分类
生活记

庚子#33 | 注定是没有终点的旅途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厦门六中合唱团《夜空中最亮的星》

有一段时间没有写博客了。本想着随性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周记无缘无故地中断,自我审视也随之暂停。博客记录中断的这两个月好,好似无事发生却也发生了一些也许一辈子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经历的事情。

7 月底实习的公司发生了一些魔幻事件,“我人都傻了哦”。这件事情还尚未尘埃落定,因此详情不便写到博客上。这段迷茫的时间里偶然读了 shuminLau 先生的文章,恢复了继续前进的勇气。

暗い森 雫の音
暗暗的森林 水滴的声音

澄ませば聞こえてくる
若是认真倾听 就会传入耳畔

Flower Flower 《秋》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朝着想象中的轨迹发展下去。换句话说,我们处在一段没有终点的旅途上。这段路程可长可短,当我们将某处认定为终点时,我们的故事也会在此结束。昨天的终点,兴许也会成为今天的新的起跑线。

我们甚至不需要认定一个方向——道路就在脚下四面八方地延伸出来,而无论哪一条都看不见终点。稍微认真地思考一下,编程对于我来说到底是什么呢?不仅仅是兴趣使然的一项技能,也是赖以生存的能力,或许也是实现理想的工具吧。

我知道这样一个地方
让所有探险者都心生向往

它的怀抱散发淡淡的香
好像雨后森林的芬芳

厦门六中合唱团《有没有那样一个地方》

没有终点,就一如既往地前进吧。

分类
随笔

做极客,发光热

经历了求职一系列魔幻事件后,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缺乏对事业的绝对的热情。连生命都不成被视为最重要的东西的我,在无限的行动的平衡和循环之中也丢失了对其他人类来说——或者是对于成为黑客来说最必要的东西——“在一瞬之间燃烧的热情”。

高并发、分布式的架构,我难道做不到吗?看 Linux 的源码,给 TypeORM 做贡献。这很难吗?我做不到吗?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困难。只要我有想法,这些小小的障碍是可以跨越的。但是,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这样做的想法。

在这两年里,我发觉自己很少主动学习一种的新的技术。同学请我帮忙调试 bug 或者询问我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时,我才会“被动”地学习一点新的东西。自己目前的主力语言 TypeScript 也是在帮助同学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学习的。

在两年平淡无奇的学校生活中,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进入广州大学的初心。在看《New Game》的过程中,我才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选择了广州大学。想起自己在大学的起点,我“不惜选择”名气差一点的学校,也要进入计算机相关的专业,甚至在计算机科学和软件工程专业二者之间选择了软件工程。我是完全冲着“编写一款伟大的软件”才来到广州大学的。在《New Game》里,我印象最深的情节是千穗自学编程,用 C++ 编写了一个横版过关游戏。这个情节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因为我在大学期间除了编写玩具项目,还没有做出一个符合水准的软件。或者说,我从潜意识里,否决了自己的做出伟大作品的想法。

仔细地想一想,对于我来说,要自己做出一款游戏是完全有可能的。我自己也确实有做一款游戏的想法,但为什么自己的想法完全没有进行实践呢。那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想法自己是有能力做游戏的。或者说,在潜意识里,我认为自己没有能力。

我不像一个顶尖的技术人员那样厉害,但至少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技术人员。那么,这些日常的工作,我也一定能够做到。

从根本的思考方式上来说,我希望出现一位可以带着我乘风破浪的英雄。但这样的英雄不会从天而降。尽管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生活中的小事,但我总是采用被动的行动方式,食堂排队在同学的后面就好;宵夜买跟朋友相同的;叫室友带一份随机的早餐;三个人一起走路,我也是走在两个人的后面。

在处理小事的时候这样,在处理大事的过程中,我更希望一位英雄来帮助我做决定。我没有足够的样本观察,但我猜测,多数人在人生活中的重大决定,都是由自己来做出的吧。

我习惯了跟在别人后面。如果前面没有人,我就留在原地等待。

这也许是我“没有想法”的原因。在自我介绍的时,我也只有简单的三两句话。或许“自我”这个词对于我来说过于奢侈。

但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在《三月的狮子》里我看见我不熟悉的将棋职业选手的故事。我仰慕着来自远方的熠熠星光,却不曾想自己也可以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散发光热。

最近经历的这些事情终归是一些好事,因为它让我看清了我与真正的黑客们的距离,也让我明白,那些我所不敢想象的技术,我并非无法达成。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酝酿已久的行动辅助软件 DayPrimer 完成。——进行实际的行动来落实自己的这次思考的内容。

所以,来做一番事情吧。

“将我浑身淋透的雨呀,一定会成为某个人的新生之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