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己亥#47 | “危机心流”行动与紧急状态宣告

在PHASE@2方法的阶段部署要求下,在11月17日周日晚和周一早上的透视和预测中,发现现阶段在PaperStack、尚未开始的人工智能大作业和现有课程任务的围攻下,学业整体上处于比较危险的状态,或许即将没有“安全序列”了。因此上一阶段的“信源复用”阶段行动结束并开始“危机心流”阶段行动。

“危机”一词取自时下正在进行的《明日方舟》活动“危机合约”。“心流”意在传达一种专注于目前的任务,泰然自若的状态。

“危机心流”同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执行PHASE方法以来第一次进入紧急状态。在“危机心流”阶段行动期间,全面暂停探索活动和其他与解除紧急状态诱因无关的行动。估算紧急状态至少持续4周,但不会超过6周。进入紧急状态需要11月25日一天进行调整。

目前实行紧急状态的情绪高昂,脑内BGM对应《文明》中战争刚刚开始时的恢弘音乐。保守估计,紧急状态中的心理氛围与高二后半段的黑暗时期相似,且看这些年来心理素质有没有成长吧。


上周在博客上写到了骑士的宣言。目前,我所认为的骑士与我过去的朴素的世界观相差最明显的之处是:骑士相比朴素的人需要遵循更多的指引并按更严格的守则来行事,以追求一种超越朴素的人的优雅状态。这是我个人的追求。


11月17日周日晚上看了鸭田志一原作的《青春猪头不会梦见兔女郎学姐》的剧场版《青春猪头不会梦见怀春少女》。轻小说的名字通常特别长,且常常用意不明。关于《青春猪头》这部作品的标题,我确实没有看懂,甚至直到TV动画完结的时候也没有看懂。TV动画完结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残念。直到在B站补完了剧场版之后我才明白鸭田在这个标题下埋的伏笔。鸭田讲故事的能力真的太好。梓川咲太作为校园四霸之一,可以载入轻小说的历史名册了。

11月17日周日晚上,我在网络上提前得知了《果然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有问题。》的大结局。渡航果然没有走开放路线,在渡航笔下,比企谷八幡果然“选择”了雪之下雪乃。其实按照渡航的人设,(虽然我是团子的支持者,)比企谷八幡和雪之下雪乃之间的情感也确实比由比滨结衣的联系要强许多。比企谷和雪之下才是同一路人。渡航的人设非常成功,摆脱了一些日轻中的人物的刻板形象。按照wangfujian的说法,《春物》中的人物很难时在其他日轻中找到异时空同位体。

周日亦补完了《花开伊吕波》(为什么在B站伊吕波是敏感词汇呢?),有机会再展开吧。

和国蕴在兰苑就餐时偶尔看到了电影频道正在放映的电影《太行山上》,周末时就补完了这部史诗电影(不是同名的电视剧)。剧本是很不错的,或许该说在《建国大业》上能够发现一点《太行山上》的影子。可惜或是由于技术上的限制,演出效果有点尴尬。历史正剧我是喜欢看的。看完《太行山上》后还刷到一部《我的特一营》。这部湖南卫视出品的电视剧完全就是搞笑担当了,看了10分钟便放弃了。军旅之中哪有如此儿戏?

周六去哥哥家玩的时候拿到了AMD的CPU860K,这块CPU算是传奇了。我哥的这块CPU从我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用了,一直用到Win10的时代,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算力不足的情况。同是AMD的CPU,为什么我的联想1070就如此一般呢?查阅资料发现当年860K确实是一块神仙级别的CPU,把AMD的高性价比发挥到了极致。这周和上周为我哥电脑重装了Win10系统,命名为Dragon-860K。我哥家的显示器有点问题,于是我在1070上用远程桌面连接来连接到860K,这样周末去我哥家玩的时候也可以获得充足的算力了。


周日回家时想着醒来之后开始代码工作,但是醒来之后竟然在家里遭遇了数月一次的停电。从家母处得知这还是计划内停电。真是难得。但我还是使用笔记本的一点电量做了一点工作。

在计算机网络实验课程上接触了Packet Tracer,思科的网络仿真软件做得真好。

周三发现了学校内的新天地,和几度已度在学校的梅苑食堂三楼吃羊肉泡馍。15块钱一碗,份量足够。虽然汤已经滚开了但是泡馍比较厚,没有熟透的样子,羊肉也有点骚气。

本周正式开展了PaperStack的编码工作,编码是还是遇到了在详细设计中没有考虑到的问题。详细设计阶段是摸着石头过河,对应用底层的框架还不熟悉,设计出的类不够接地气。这个问题,完成编码任务取得经验之后应该能比较好地解决。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希望使用接近4周的时间完成包括前后端在内的编码工作。浪费了一点时间在reviewdog上,而且还没有取得满意的成果。

英雄联盟本赛季也结束了,wangfujian将英雄联盟卸载掉了。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开发工作应该会有充足的算力支持。明日方舟企鹅物流的剧情相当精彩,但可惜进入紧急状态之后探索方向要暂停了。

因为广告而放弃了讯飞输入法,改用GBoard。

删繁就简,词不达意。

11月17日至11月23日

分类
生活记

己亥#46 | 骑士与Sunshine Girl

本周五回家啦~今天周六的时候吃掉了外婆的大餐一顿,撒娇让妈妈买了两磅重的蛋糕在晚饭后吃。今天中午和晚上,我是真的感受到了饱腹感。关键是回到家里之后还有点心吃,嗝。┗|`O′|┛ 嗷~~

关于本次标题内的第一个要素:“骑士”。可能是受到《帝国时代Ⅱ》的影响,我从小一直很憧憬骑士这个意象。尽管学了高中历史后发觉真实的骑士离我的想象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但(现代修正后的)骑士精神我很推崇。我发现我的一些行动方针不能再建立在朴素的价值观上了,把那些在《lightyears.md》里的优雅的行动方针命名为“骑士精神”吧。

遵循比平常人更严格的指引,秉持骑士优雅,践行骑士精神。 
我在此起誓,我将遵循骑士精神的指引,永不违背骑士的誓言。

《lightyears.md》骑士精神小节

昨天2019年11月15日时,我宣誓不会违背自己定下的誓言。关于“骑士精神”小节的细节,我想,当我准备好向世界宣告的时候,我会放到博客上的。

标题的另一部分,《Sunshine Girl》其实是moumoon的一首歌,听了就会让人的心情变好,周三和现在都在循环呢。moumoon女神范!

本周内的重大成就是完成了5000字毛概社会调查报告《中国游戏产业调查报告》、8080字UML课程《系统设计文档》以及1800字向本校棠棣文学社的投稿。最后敲键盘的时候手臂真的有些痛,脖子也挺酸的。原来程序员容易得颈椎病的传言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由于新PHASE的优越性,本周已经渐渐恢复了在游戏方面的探索。(《BangDream》和《明日方舟》,我也有在很努力地玩哦~)

话说周末的时候在家里下载了全民K歌,唱了《广东爱情故事》和《去年夏天》。发现虽然我的音色真的不好听,但是软件似乎蛮喜欢我的声音的,至少它判定我的音准为S级别。我唱的第一次得分竟然超过我哥了。┭┮﹏┭┮ 但我明明五音不全的呀,想不通想不通。

分类
生活记

己亥#45续 | 肯德基与明日方舟

本篇用于补完己亥#45

分类
生活记

最后的见面

这是一篇投稿我校文学社创作比赛的文章。我编辑了3个半小时左右,生产有组织的和有一定质量的文字的速度还是很慢。 这1800个字真是艰难,已经是我写作能力的极限了。

我本来打算虚构一篇小说投稿我校文学社的短篇小说创作比赛,但鬼使神差,竟然在自己身上取材,最后凭借记忆写出了8月31日那天事件的一个记录。

在日记里我没有留下8月31日事情经过的记录,只在日记的最后写了关于如何处理与陈的关系的结论。因此写作是完全是凭借记忆进行的。关于那天的记忆,现在所有的细节已经变得暧昧了,但基本事实应该是正确的。虽说是小说比赛的投稿,但也可以视为传记吧。

我曾给这篇文章拟题《无法观测的未来》、《禁止观测》,最终还是使用了《最后的见面》这个最符合文章内容的标题。

分类
生活记

己亥#45 | Remaster of Time

博客上已搁笔许久。

开启博客的后台,上一篇周记#35定格在草稿状态已经过去两个月有余。现在距离上一篇正式发表的周记#30(《今后的发展方向》)已经过去了将近3个月。而今天,我正式宣告,周记的光荣传统就要重开啦。 伴随着周记的复活,日记也渐渐要重新振作啦。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滴答清单每隔一周都会孜孜不倦地提醒我要准备一周总结。但这几个月由于超大的任务量和旧PHASE方法的一些缺陷,我陷入了信息爆炸之中。连周记这种在PHASE中极为重要的元素都被当成一般的日常忽略掉了。直到上周因为《战双》测试而触发的PHASE改革才让我有余裕停下来进行这些平凡的日常。

我明白的,最宝贵的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Fate/Stay Nignt: Heaven’s Feel》中的卫宫士郎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用来介绍本周的日常吧。

自习室中心的学习策略

首先介绍校园策略上最为重要的变更:从寝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到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其实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本该在大一战胜自我对学习的恐惧时便应当乘胜追击持续推广的,但当时因为缺乏移动生产力而被迫回到寝室中心策略。并且这个坏习惯持续至今。

其实让我下定决心的是操作系统作业三。当时我在寝室写作业,寝室的环境比较嘈杂而难以集中注意力。我还尝试着边写作业边聊天,算是是我注意力不集中的巅峰时刻吧。周四上课前和几度已度对答案,发现自己的数据错得惨不忍睹,几乎都是栽在了四则运算上。痛定思痛,我决心做一点改变。

回头看看华附的寝室策略,“你不应该在寝室学习,寝室应当是交流和休息的地方。”现在不得不让我信服。

五室一站的公共WiFi和嘿嘿嘿的surface为我自习室中心的策略提供了契机,我才得以能做出这样重大的变化。

策略变革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如果需要用数字来衡量:变更策略后生产力至少提升了两倍,专注能力回到100%,恢复到了高一前期的水平。

告别雪国计划

前段时间启动了雪国计划,专用于应dangosky的邀请准备北京字节跳动的面试。当时在图书馆借了一本Go语言,一本面试题集。但是这两本书晾在书架上都没机会翻开,只好在检查进度的某个周五让几度已度帮忙还回图书馆了。雪国计划就此失败。

即使使用了新PHASE方法,大三上的任务压力依然严峻,目前只能先专注于做好眼下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面试什么的,还是看看下学期有没有机会再说吧。

新的行动纲要名为“信源复用”。(话说信源没有复用的说法吧,真是中二到了极点。)

开始编写PHASE软件

本周一正式展开了PHASE软件的编写,本是无心插柳,但目前的进展异常顺利。探索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JS有一些比Python还好用的命令行工具。顺着pm2摸到了blessed,这个JS端的ncurses,可惜原作者没有继续活跃地开发下去。还有figlet和yargs等一众有趣的package。最重要的收获是TypeORM。它使用Decorator来定义对象关系映射的方式让我见识到了TS的优雅。

目前从生态环境来说,JS的生态应该是我所见过的所有编程语言中生态最好的。NPM这恐怖的生态自然不必说,TypeScript确实补上了JS过度灵活的问题。只是对于新人来说,搭建框架探索的过程未免有点不太友好。

看了几篇关于this绑定的文章,看来我对JS的理解是不够的。但是TypeScript帮忙做了一些语法糖,恰好使我的代码能用。巧了。

每天保证一点进度,乐观地估计开发还会顺利地进行下去。


时候不早了,时针已经从 Ⅻ 偏向Ⅱ,请容我在此搁笔。未尽事宜,留待下周再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