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8 | DayPrimer on Sail

雨水过后,天气回暖。作息时间基本恢复到23时入睡次日7时起床的标准。

V1070的无线网卡使用时,系统时不时地蓝屏,网卡估计是彻底坏掉了。每次蓝屏都会丢失一些正在编辑的文本,对此我习以为常,丢失的数据重做一次就好了。但有次蓝屏时explorer.exe的数据丢失导致历史记录和“快速访问”栏上的这些快捷方式全部没有了,重建花了一些时间,这让我决定禁用掉这张网卡。(起初我以为这张网卡不接入网络就不会导致蓝屏。但事实证明只要这张网卡启用,Windows就很有可能蓝屏。)

禁用网卡后我使用USB桥接手机的数据给电脑。每次使用USB桥接,Windows上显示的连接到网络的序号有可能就会增加1,现在我已经连接到第65个网络了。最近,USB桥接也出现了时不时断网的情况。

最终解决方案是购买了一片USB无线网卡。吸取上次无线网卡的天线被我不小心折断后整张卡坏掉的教训,这次买了没有天线的袖珍无线网卡。因为没有天线,5GHz的信号弱了一点,但是不影响使用。得益于没有天线,网卡的体积跟无线鼠标信号接收器的体积差不多,平时可以一直插在笔记本电脑上,携带电脑移动时亦无需拆卸。遗憾的是Comfast的这块无线网卡只支持Windows操作系统。

DayPrimer基本确定了开发时使用的工具。第一版计划支持CLI和移动端,目标里程碑是两端间数据同步机制完成。使用GIMP和Inkscape进行图像处理,使用Pencil作为原型工具。开发时杜绝使用商业软件,Windows例外。

DayPrimer在第9周的开发计划是:

  1. 思考并撰写清晰的DayPrimer文档,使得即使是一名对GTD一无所知的用户也通过手册快速上手。
  2. 绘制CLI/移动端产品线框图。
  3. 修建必要的轮子。

其实我曾经在“先设计好文档再进行开发”和“先开发一部分功能再逐步完善”这两个选项之间徘徊。选择了先文档再开发的“文档驱动模式”,稍微尝试一下与以往不同的开发方法。

本周看完了《心灵链环》(又名:《恋爱随意连接》)和《银河英雄传说》,这两部都是难得的佳作。读完了《文学少女》的前六卷,“轻小说之冠”名不虚传。

2020年2月16日至2月22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7 | 抛却“骑士”的虚名?

西伯利亚寒流入侵,天气变冷了。去年11月15日,我宣誓不会背离“骑士”的誓言。我在《lightyears1998.md》中写道,我将“遵循比平常人更严格的指引,秉持骑士优雅,践行骑士精神。”在博客中,我提到“当我准备好向世界宣告的时候”,我会将我所认为的“骑士精神”登载在博客上。本周暂且来谈论骑士的概念吧。

骑士是什么?我对骑士的第一印象来源于即时战略游戏《帝国时代Ⅱ》中?城堡时代后可以在马厩中生产的兵种——轻骑兵和骑士。他们身披坚甲,手持利剑,是游戏中移动速度最快的单位。最高等级的骑士为游侠,这是原版《帝国时代》中攻击力最高的兵种,并且也是唯一能扛住一发火炮的单位。小时候我被作为战斗兵种的骑士形象所深深吸引。

在高中一年级某次的口语课上,我大概是用了“I want to be a knight, because knights are brave and kind”这一句来回答提问。后来学习了世界史,开始接触作为一种政治力量而存在的骑士概念。历史上,在马背作战上的不全是贵族“骑士”,多数人只是骑兵。高中文学社的一篇文章里有同学用“刺破无数玫瑰的长枪”指代十字军东征中的骑士,这显然有悖于正统的骑士精神。在大学接触了型月世界,接触到亚瑟王若干人等真正古典意义上的骑士,心生向往。

这几个月我有时候会想,当我使用“骑士精神”的时候,我在借用这个词汇指代怎样的原则呢?最初使用“骑士精神”的意图是将内心中的崇高概念和自己的所作所为联系在一起,督促自己按原则作为以免玷污神圣。在我的用法里,骑士精神只是作为监督概念存在,而它自身的含糊导致它不能直接作为判断行动是否合理的依据。

于是,我决定放弃使用“骑士”这个词汇,也放弃“遵循骑士精神的指引”。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地宣言:自己将不会背离在《lightyears1998.md》中写就的根本原则、核心原则、统筹方法和准绳。要采取诚实、平静和柔和的态度,以输出幸福、脑力运用和体力发挥为价值判据,践行自我意志,统筹规划并行动。


Wenku8缓存工具暂告一段落。目前实现了将小说缓存到本地功能,并未实现直接导出为EPUB格式功能。日后将尝试使用Node JS重写。

为了实现整齐的命令行界面开始整理chjj/blessed的文档。blessed作为Node JS唯一的命令行UI实现自然是(在我心中)非常重要,但文档只有一篇GitHub上的README,可读性堪忧。

家里的宽带升级到了100Mbps速率(100Mbps在三线城市竟然是最低档的速率)。Waston送我的那台水星路由器WiFi只有2.4GHz频率,现在终于要退役了。购买了华为路由器WS5200,我家也进入5GHz家庭WiFi时代。遗憾的是ISP尚未提供IPv6网络。

应网站备案的管理要求,在qfstudio.net上建立了笔记站点的镜像。随后在青锋网络全站开启了gzip压缩。以前我对启用gzip压缩不置可否,但根据Page Speed Insights的建议和实际测量的结果,gzip对text/html、text/css、application/xml和application/json以及未压缩的application/javascript的压缩率可达40%,相当可观。原来只有1Mbps的带宽对小站也是绰绰有余的。

开始观看“太空歌剧”《银河英雄传说》。据传这部剧在日本很有人气,刘慈欣和马伯庸都是此剧的粉丝。

开始阅读被誉为“轻小说之冠”的《文学少女》。

2020年2月9日至15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6 | 恋爱像是一杯草莓牛奶?

日子day by day地过去,去香港玩过之后回到家,连按时起床都成为了难题;日记step by step地记录着自己的生活,时序进入到二月份第一个完整的星期,南方的天气还不太冷。本周看不少关于恋爱的动画作品。如果要用一种字体来表达恋爱的心情的话,那一定就是这种圆圆的可爱字体:Noto Sans SC。(这种胖乎乎的字体拿来当Heading真的没问题吗?)

恋爱可是人生中的一桩大事。

《徒然喜欢你》第112话截图
出自《徒然喜欢你》第112话,“都已经是高中生了,不聊恋爱要聊什么啊?!”

周日晚上看了岩井俊二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烟花?》。这部动画让我想起了宫崎骏,也想起了高二时看宫崎骏的《千与千寻》、《龙猫》或《哈尔的移动城堡》时的迷惑。

小孩子看动画电影会觉得愉快,长大了再看电影会思考情节这样安排有何意图。宫崎骏老先生的电影我是“看不懂”的。我到底有没有看懂宫崎骏的电影呢?我觉得宫崎骏的电影就像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生活札记,并没有要表达特别明确的主题。或者像是孩童所创造的想象世界,若成人的我戴着推理的眼镜看电影,或许永远不可能预测到剧情下一步会怎样发展。巨婴的头为什么这么大?龙猫为什么要飞?龙猫的大肚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软?公交车站为什么要停靠毛茸茸?吃得太多为什么会变成猪?(等下,我好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另外,《千与千寻》真的不会吓坏小孩子吗?婴儿肥真的在高二的我身上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我以一种目标驱动的方式生活着,而宫崎骏永远出乎我的意料。

回到《烟花》本身。《烟花》的意识流蒙太奇一方面源于岩井俊二的原作,一方面要归功于新房昭之这位导演。新房昭之的代表作为《伪恋:》、《化物语》、《魔法少女小圆》、《烟花》等。理性在面对《升起的烟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这个问题时会迷路,循着感性去寻找浪漫就好。

我对岩井俊二这个名字并不感到陌生。大学某日和DangoSky看过他的上一部电影《你好,之华》,而再上一部电影则是我高中时曾借用名字来向喜欢的人告白的《情书》了。

只是当时未能理解《情书》。

周一上午试图拉着妈妈一起看的动画电影《企鹅公路》未果,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在电视机前看了这部不久前上映的电影;晚上的电影是《穿越时空的少女》,这部电影还不是现在的美型画风,像是草莓味的酸奶,别有风味。

这周开始尝试写一点小说。在半梦半醒之间构思小说的情节,然后倒下睡了一个回笼觉。刷完牙故事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坐到电脑面前打字的时候,故事情节只字不剩。我将以前写过的大多只有开头的小短篇集合起来取名“次元异象”,共有六千字,还没上学期写的软件工程说明书多。

决定配合野心买一支钢笔,在淘宝上选择了英雄1506。网上一些评论说英雄钢笔有品控问题,质量不比往昔。但是我的第一支钢笔就是英雄牌钢笔呀,斟酌之后我决定下单。

准备在网上寻找《文学少女》的资源,正在制作将wenku8.net上的小说缓存为本地内容的工具。计划是使用Python,顺便复习一下Python的语法。

2020年2月2日至2月8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5 | 新型冠状病毒

在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病的流行的影响下,大家积极响应国家防控传染病的要求,尽量减少出门,出门时佩戴口罩。有点遗憾的就是在香港的一星期我们都没有怎么出门玩。不过,即便是在有着购物之都称谓的香港,我家附近也买不到口罩了。

香港方面应民众诉求陆续关闭了口岸。我们在29日离港,离港后一天,开放口岸就只剩下一个了。再不出港或许就出不去了。笑(◕ᴗ◕✿)

入境深圳的时需要填写健康申报表。我写在表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的,这让我萌生了写钢笔字的想法。小学时候曾用过一支英雄牌钢笔,但那时因为写字力气太大导致笔尖常常戳破稿纸,并且嫌弃钢笔吸墨水太麻烦就改用中性笔了。时隔十数载,种种因素,我竟又想来折腾钢笔了。


28日我们到大榄郊野公园爬山。大榄郊野公园地界内是一片山连在一起。我们从兆康一侧进入公园,山脚下先是一段能通过汽车的柏油路。爬到一定高度,可以拐个弯进入登山径,一阶一阶的石板路从山腰缠到山顶,可供三两人并行。行至山顶后,又可通过山脊上的泥路前往另一座山的山顶。

公园最高处设有一个无线电站。登顶路线上是石阶路,石阶的高度比刚上山时的那些石板路上的要高出许多,险要处在路径一侧设有扶手,更险要处设有两侧扶手。我们登顶过程中休息数次,一路上遇见许多前来登山的市民。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那时我总算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意。登顶之后我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另一侧下山。另一侧没有预先铺设的石阶,我们要踩着前人踏出的泥径下山,路上也没有扶手可借力。下山的方向则需要通过目视确定,有时候还要借助其他登山者留下的标记。因为鞋底容易打滑,有还有右脚扭伤未愈的缘由,我有好几次一屁股坐到沙地上。原来相麻堇遭遇山难真不是作者随意交待的情节。


在港期间看完了日常番的经典《男子高中生的日常》。虽然是男高,但我比较在意的是期间发现的“文学少女”的设定。对此的好奇使我最后发现了享有盛名的轻小说《文学少女》,计划近期开始阅读。

29日离港之后结束了《神的记事本》这一部番剧。这是松岗祯丞获得新人奖的作品,也是松岗和茅野爱衣合作的一部作品。这个番剧的第一集有40分钟,我是在2019年的10月份国庆期间看的,不过看完第一集之后因为感觉不太合口味就跑去看《杀戮的天使》了。看完《神记》之后微妙的感觉一言难尽,请允许我缓缓打出一个‘?’。《神的记事本》动画的副标题是“It is the only NEET thing to do”,讲的是尼特族(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的故事。动画有一定的推理元素,但本质是日常番。完整的剧情还是该到同名的原著轻小说中找寻。

2020年的1月新番已经放送几集了,目前正在追的日常番有:《科学的超电磁炮T》、《恋爱小行星》;爱豆文化相关的番剧有:《22/7》、《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推理番:《虚构推理》、《异度侵入》;异世界卖萌番:《无限系统树》、《因为太怕痛就全点防御力了》。另外目前在看暂时无法分类的旧番:《恋爱随意链接》。

2020年1月26日至2月1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4 | 务贵有恒,事须有常

时节如流。我在屏幕前一成不变的荧光中迎来了庚子年的第4个星期。

不过,日子也并非真的一成不变。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虽仍是盘踞在家中,但不同以往地离开房间,将餐厅作为自己的据点。将14英寸的笔记本摆放在4人入座的圆形餐桌上,电源线悬吊在地面上方20厘米处,一头连接着笔记本的电源插口,另一头插在厨房里的插座上。我家的客厅和餐厅是连在一起的,“玄关”就在我所坐的位置的对面。妈妈若是回家了,我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使用电脑时,在客厅里活动的妈妈也能感知我的存在。我试图通过这样的形式,增加我和家里人相处的时间。我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明年毕业我再离开家的时候,或许与长辈们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

玩移动游戏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有打开过手机或电脑上的游戏;写作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打开过文字编辑软件;阅读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Kindle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灰尘。但我觉得这样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相对的,时间统筹的周期可以变得更长,以一周的视角来管理时间和安排行动,使每个行动都能获得足够长度的时间从而充分地实现目标。现在我每天的日常就是晨间日记、晚间日记和强时限的每日学习强国和广州大学的“经典诵读”小程序任务。日常行动变少,这些日常行动本身能在一天内安排到合适的时间段得到执行,而不会推迟到第二天。

Phase软件改名为DayPrimer,时间管理方法仍暂定名为PHASE。DayPrimer这个名字来源于上个学期洗澡后想到的软件中文“日引”。目前确定了CLI(Blessed)和Desktop(Electron)两条开发方向,公共的部分放在Core。但是代码如何复用我还没有想好。我果然还是放不下Blessed,美丽的命令行界面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春节临近,迎春花市摆了起来。今年是我和年长我十岁的表哥带着他的小女儿逛花市。十多年前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某一年的春节表哥带着我玩《大航海时代4:威力加强版》。(我真是对这个“威力加强版”记忆尤新。)人类成年以后身体就不会再成长了,或许不需要再过十年,后辈的身高就可以追上我了。哎呀,又到了感叹岁月如歌的时候吗?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

春节探亲自然也少不了,今年的春节我家在香港过。我们出门乘坐动车到深圳,然后从福田口岸过关到香港。在高铁动车和深圳的地铁上,许多人因为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而戴上了口罩。香港这时候戴口罩的人并不多,但今年的年味确实不比往年了。因为预防病毒,过年的时候我们在家里也没怎么出门。香港无线电视台正好引进了《庆余年》,我们就在家里看电视,几天就把第一季48集看完了。偶然得知《余庆年》的作者猫腻和《将夜》的作者是同一人,正好今年《将夜2》在网络上开始播出,我们看完《庆余年》后开时就看《将夜1》。

本周出发去香港前看了《重启咲良田》这一部番剧。我特别喜欢这部番剧,因此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但我又不想过度剧透,因此只能简单介绍一下。

《重启咲良田》原著为轻小说;动画版在2017年由David Production制作。从数据上讲,《重启》算是比较冷门的番剧。作品属于青春校园题材,讲述一群拥有超能力的高中生的故事。作品亮点其一在于角色有趣的能力,其二是持有不同能力的角色之间不同观点的冲突。动画的特色是静止画面较多,剧情主要依靠人物间的对话撑开。主要角色的配音员包括悠木碧(曾为《哥特萝莉探案集》里的维多利加、《谭雅战记》里的谭雅配音)以及花泽香菜。(欣赏悠木碧起伏的性感声线实为看番的一大乐趣。)不过,看番更深一层的乐趣则应当来源于观众自己对剧情的思考和理解。换言之,这确实是需要关掉弹幕并静静地思考的番剧。

2020年1月19日至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