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随笔

青春的休止符

本文情绪强烈,可能引起读者不适。本文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分类
青锋

欸,我把数据找回来了

今天,因为固定存储器剩余空间不足,对 Windows 的硬盘分区进行了整理。在某个路径意外发现了在 2019 年的维护日志中提到的一起数据丢失的事故中丢失的数据,全部数据(主要是 2017 全年和 2018 年初的博客图片)都找回来了。

丢失数据是不可能的,只是偶尔忘记把数据保存到哪儿了。

用了 Android 以后就习惯将内存和外存一并交给操作系统和软件管理了。总结一下这次事件的教训:在日常操作中也要有意识地保持外存的整齐有序,并及时释放不必要占用的存储空间。

分类
随笔

我为何开始写作

一直以来我甘于做一个读者。这并非是我不情愿拿起笔,只是内心空洞,实在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表达。如果说现时情形有所改变,多半要归功于自己写日记的习惯吧。

从我高三那年,我开始在为知笔记上写日记。此前我只是在笔记本上断断续续地留下过不少生活记录。那时是17年的4月,我一下子买了3年为知笔记的会员,开始比较规律地记录自己。自高二以来的那段时间,我正在遭遇着迄今为止不算短的人生中最大的困难,而在高三这样的困难发展到顶峰,写写日记成了排遣苦闷的心情的一种方法。正式进入大学之后,日记彻底地成为了我的日常。

目前为止,我写的最多的体裁仍是日记。我的记忆是暧昧的。在挂历的轮替中,记忆中的事物或渐渐模糊,或在原本的面貌上被赋予更多的形状和色彩,在不知不觉中被歪曲成另一种真实。而通过每天固定留下的文字,我能找回当时的我。日记能帮我在平凡的生活中剪下日常的碎片,让我发现生活的不平凡;它能提供反思今日的契机,又能在未来某处批判自己时提供辩词。这是我进行“写作”的原动力。

也许是从大二那年开始,除了日记以外,我开始进行一些别的尝试。比如提前半个小时进入教室,在草稿纸上用三言两语刻画自己的想法。又比如,我开始比以往更频繁地更新自己的博客。大二到大三的零零散散的尝试最终不太成功,首当其冲的拦路虎是:我书写的速度跟不上我的思维的漂移。

我高中的语文老师曾告诫我们:“思维就像是‘气体’,而语音是‘液体’,文字是‘固体’。”气体飞逝后无处可寻,只有将气体凝华为固体,思想才得以保留。我试图通过加快我的写字速度的方法追赶即将逸散的思维,但不得要领,字反而越写越歪。

既然手写的方式行不通,那就干脆电子化吧。遗憾的是我键盘输入的速度不佳。我只能使用拼音输入法,而且习惯打全拼,因此我的打字的速度其实并不比写字的速度快多少,全神贯注也就勉勉强强能够到50wpm的一般人水平。为了提升速度,我好几次有了学习五笔输入法的念头,但恐惧使用五笔形成生产力前的大量练习时间,没有付诸行动。尽管我知道语音输入才是未来,但我不想用语音输入——我倾向于保持安静。况且,在大学拥挤的生活环境中使用语音输入恐怕会打扰别人。

让我下定决心要破解输入能力的障碍和尝试“真正的写作”的是《文学少女》这本轻小说。看到野村美月笔下的作家如何用文字传达情意后,我萌发了强烈的写作意愿:既然野村美月可以写出这样的作品,那我也可以。如果说,三四年前开始的日记是为我自己而写,那么从此之后的一些文字,可以尝试为我和我的读者而写。

近期,在练习了小鹤双拼输入法之后,我的输入能力终于有了飞跃。双拼的节奏感让我体验到打字时飞扬感。输入的速度跟上了思维的速度,输入技术的革新彻底破除了写作的技术性障碍。

在表达自我的热情的驱使下,既然书写的障碍已经不复存在了,写作就成为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空凭热情恐难持久,还需要一个目标来鞭策自己。考虑以一个星期为周期,每天能写上一个小时,按每小时两千字计算,再给一点的修改润色的时间,一周应该可以产出一万字左右。这个中规中矩的字数目标,对于刚刚起步的我应该刚好合适。

最后,感谢你的读到这篇文章的最末尾。希望在我的下一篇文章《苍穹巡游》中还能再见到你。: )

分类
生活记

庚子#18 | 驶向黎明的摆渡船

五一调休,这星期从周日开始要连续经历两次周一。金政哲老师的课程首当其冲。

前辈们指出的坑非要自己踩一遍懂得回头。这方面已经吃过两回亏了,第一是在组网技术课程上,第二次是在嵌入式系统课程上。这两次同样都是安装软件的问题。

踏实的探索精神并非不好,只是希望自己应当能从前辈的经验中学习。在保证完成的前提之下再进行探索。

这里也暴露了间接的经验是否应该采信的问题。间接经验的采信,要根据行动的性质和经验的性质的而定。除了前文述及的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应该采信前辈们的经验之谈外,经验的性质还包含两方面:其一是信源,其二是信息本身。前辈们的经验有充足的理由去相信,毕竟经验是他们通过实践或经过他们验证的渠道得来的。信息本身又包含着可用和不可用的矛盾,需要批判地进行采信,不能全部采信或全部不采信。

如何避免间接经验的以讹传讹呢?这是探索和验证阶段的任务或责任。进入这一阶段的标志是自己已经对当前的科目有了基本的认识。不应该在需要经验指导的前期尝试验证工作。

除了今天的软件问题之外,我在VMWare 4.2.24中,将高版本的VMWare 6创建的虚拟机与当前版本的创建的虚拟机共用一个虚拟硬盘。当删除当前版本的虚拟机时,在管理程序给出确切的“不会移除共用虚拟硬盘”的确认删除提示后,我确认删除了虚拟机,但管理程序将两个虚拟机共用的虚拟硬盘也一并删除了。这应该是当前版本VMWare的bug。未能在Changlog中发现此bug的修复信息,或许是高低版本兼容问题。

以后在类似特殊环境下删除数据时需要谨慎对待。所幸该虚拟硬盘上没有重要的数据。这次意外的删除事件倒是缓解了硬盘空间不足的危机。


号外号外,《公主连结R》团队战5月7日开启。工会对角色的配伍、等级和Rank等等都有明确的要求。这到底是玩游戏还是上班?(笑)电子竞技不容小觑。

看完了《太空无垠》共4季。这场略悲观的太空奥德赛,从第一季起就显示出与《星际迷航》系列所不同的未来观:人类阵营内部的分裂、贫富两极分化、6000人竞争一个工作岗位的大失业、福利国家。绝大多数人在底层过着无意义的生活。马克思的理想——人人自由的社会——未能实现,人类局促于太阳系,社会的形态未能比21世纪有所进步。

周四与当时明月通话,我们聊到了biubiu。看明月哥最近频繁转发的微博抽奖内容,实话说我有点担心他的感情状态。这样真的好吗??

帮妈妈的同事从网络上下载经典老歌时才意识到版权时代真的来临了:现在很难从网络上找到盗版歌曲。所幸,网易云上有不少80后和90后爱听的歌曲。下载的歌曲不少是是网易云音乐的私有格式(.ncm),可以用ncmdump转换为mp3格式。

修了RSSHub微信公众号路由中的图片显示后订阅了LinuxCN。

最近打算赶在CentOS 7的生命周期结束之前,将青锋云切换到Ubuntu 18.04 LTS。青锋使用CentOS已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感谢为CentOS贡献的开发者们。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试,尽管一些影响时间分配的因素已经逐渐被定位和排除,但理想的时间分配状态还遥不可及。为了给十六等程权重时间分配方法争取一点优势,从明天开始将起床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将睡眠时间减少到7.5个小时。

2020年4月26日至5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