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梦想自动机

我曾以为我只是一具机器,每天只是遵循着指令运转着,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但是现在,我规范了自己的指令集,而且即便是机器也有了自己的梦想。规律的行动范式又有何不可的呢。试想,如果这种高效率地运转模式能应用在实现梦想上,那我不就成为了梦想自动机吗?何况,没有人的心灵真的是机器,即便是我,也不能做到完全按自己制定的规则进行行动。我只能不断地探索和前进,不断地完善自我。

目前最困扰我的事情是接人待物。我无法很好地把握亲密的关系,不懂得家乡,不懂得地理和人心的远近。但在接人待物的事情上,我相信我只是缺少经验。经验的缺乏并不可怕,用实践来弥补就好了。不妨乐观地估计,在第一学年结束之前,我就能相当程度地改善这种状况了。

这两天最困扰我的事情,就是关于 Arc 的事情。我此前迷恋她或许到了疯狂的地步,在种种复杂因素以及误判下,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行动。我所恐惧的,无非就是担心 Arc 与其他人建立了亲密关系。因此,这些行动难免掺杂着一己私欲。并且在这种压力下,我表现出了同高中时代的恋爱时同样的疑神疑鬼,不断打压自己的信心,并不断无意义地对她的一些行为进行解读。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我恐怕难以发现自己的本性还是没有一点进步。

推广一步说,在处理亲密关系时的不自信就是自我表现的不自信。通俗地说,就是我好面子,特别在意其他人对我的评价。这种坏习惯啊,也许是小时候被表扬习惯了,一旦被批评就要哭鼻子的行为被继承了下来。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复杂的,复杂到某种行为难以判定对错,复杂到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会天差地别,复杂到即便两个人的私交甚好也可能为了各自所在集体而进行争斗。这样的“童心未泯”并不能适应大人的世界。

我进一步思考了强大的定义。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强大的人。显然,大人的世界过于复杂,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原理就是复杂的。这种复杂性使得我们无法简单地使用二元对立的好与坏来对一个人进行评价。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真正的英雄主义,我深以为然。进一步想,热爱生活的表现是什么呢?我此前以为是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但我现在想,除了完成工作以外,我还需要发展自己,并且,同等重要的——表现自己。我们要在这个世界存活,就不得接受其他人的评价,毕竟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酒香也怕巷子深,我要将自己的想法,及时地通过各种渠道表现出来。不要担心这些渠道会干扰到其他人,因为他人若是不想看,他们可以自行过滤。我还要关注周围的人和物,并给周围的人带来积极的影响。

这将是我目前所需要的最强大的浪漫主义的冒险,通过达成这些目标,我也可以当之无愧地自称为一个强大的人。

具体到恋爱中,其实就是在恋爱关系的初期,大多私心应该摒弃掉。同时,放开手脚地去表现自己,让她全面地了解关于我的信息。成人世界有成人世界的残酷,自然有也成人世界的可爱之处。这就是今后所有行动的方针——做一个强大的人——不仅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而且能把握主动发展自己,并展示自己,能关注周围的人,关心身处的环境,并给关注的人物带来的积极的影响。

其实很不可思议地,想开以后,仿佛一切都变得明晰。自高中以来困扰我的魔咒就这样消失了。究竟是我握住命运的咽喉,还是我任由命运宰割,且看明日此时。

分类
生活记

天使在人间

事情往往不会朝着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这是常事。针对一些出乎预料的情况,我们往往会做几个预案,以免被生活打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果事情的发展甚至超出了预案的范围,那当事人的心情可能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我喜欢一个妹子的事情是在一次宿舍夜聊中透露出来的,这我的室友豹、帅、威三人是知道的。在他们的怂恿下我加了妹子的微信,而且简单聊了几句,感觉还不错。

今天是平安夜,但是我的情绪并没有那么平安。

前几天我决定在平安夜给我喜欢的妹子搞点活动。 为什么要搞活动呢,因为我觉得好像是该搞一搞活动了,好像隔个三五天搞一点活动还是应该的。上次进行的一些小动作应该是在冬至(周二)那天。为什么是在平安夜(周五)呢?其实我自己是不怎么过平安夜和圣诞节的,不过好像平安夜和圣诞节在学校里还是挺火的,是一个搞活动的机会。平安夜我估计不适合搞活动,因为平安夜好像是关系比较亲密的恋人才会进行的活动,而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其实现在都不应该是“我们”,而是我单方面地喜欢她。)所以就决定是平安夜了。

具体搞什么活动呢?我首先想到的是送礼物。其实事后据阿斌分析,其实我们这个程度,最好还是简单说一句圣诞快乐就好。毕竟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的。当时阿威也警告我说送礼物似乎不太合适。但是,我可能是脑子一热就犯贱,决定送礼物。而且我觉得苹果太土,不想送苹果。但是我自己又拿不定主意要送什么礼物。一开始我决定送一个朴素的瑞士的巧克力,但是帅强烈建议我不要送这种看起来的很廉价的东西。(我完全没发现这个东西有问题呀,是不是我和大家思考的角度都不一样。)我又请了 corhow 等人帮忙参谋参谋,corhow 提示我可以送香薰或者一些有礼物包装的东西。但是现在时间太紧了,在网上购物应该来不及了。最后,我在阿威的帮助下,我在本地市场好特卖购买了蒸汽眼罩。在阿斌的坚持下,我还买了苹果。

好家伙,隔天就是平安夜了,我硬是没有睡着。有效睡眠时间好像只有三个小时。不过,我想,即便是我睡眠质量充足,第二天送礼物的时候就会犯二。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临时决定,把妹子约出来的一起吃个晚饭。因为之前一直发愁送礼物的时机。我不太想单独见面送,因为这样要把妹子叫出来,就挺尴尬。所以当时决定在课间送,但是这样妹子要先去吃饭再回宿舍,带着礼物袋子去吃饭有点不方便。欸,但是如果约出来吃饭,就可以吃完饭气氛正好的时候把礼物送出去,而且妹子拿到礼物就可以直接回去不会不方便。而且,即便没有把妹子请出来吃饭,起码也可以让她收下礼物。计划通。哎,现在一想,约出来吃饭不是比送礼物更离谱吗,我到底是怎么想到的。离谱啊离谱啊,完全失去正常的判断力了。

以上都是计划和准备阶段的事情,平安夜这天到了。这天我们上午有课。第一节课,复杂网络。我八点十五分左右到达课室。按常理说,她应该会在上课前到达。但离谱的是,万年坐校车迟到老师竟然在上课前十分钟到了课室。按正常的出勤率,上课铃响起时课室应该坐满了人。意外的是,当天的出勤率非常低,上课时只来了不到一半的人。意外的是,上课铃响之后她还没到。我只好放弃在课室后方的观察阵地,回到课室第一排的常规座位。第一次交谈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

复杂网络课是没有课间的——没有机会。但是早上第一节大课和第二节大课之间有个 20 分钟的大课间,足够我们转移课室和进行交谈了。但意外的是,复杂网络竟然拖了足足十分钟才下课。转移教室的时候,其实她有一阵子是单独行动,这本来是交谈的好时机。事后回忆,这确实是最好的机会了。但是,我怂了,抱着礼物袋子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往前走了。关键的时刻,我又怂了。

在第二节大课算法课上课前,我总算是跟她谈上话了,表明了请她出来吃饭的想法。不过,意外的是,她说她们约定了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晚上出去玩但还没有最终确定。而我,没有把礼物送出去。随后,我坐在妹子的前一排,度过了一个坐立难安的算法课。随之而来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其实是极蠢的主意),约中午不就可以了?下课了,我想她表达了不然就约中午的想法吧。她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说没有没有。我们又聊了两句,我说要不然还是改天吧。她说改天吧。她离开课室了,而我,还是没有把礼物送出去。

这还不是最窒息的操作。中午我决定要把礼物送出去。就在微信上问她想不想要苹果。其实当时最难受的是妹子微信回复说那多不好意思,苹果还是你自己留着吃吧。我知道她是以一种轻松的语气在说这句话的。但是当晚我从河边散步回来,看到楼下竟然一个社团的人都能互相送圣诞节礼物。一想到妹子可能收到了“(从我角度考虑)关系更浅”的人的礼物,就挺难受……简直是被自己的操作气哭了。实话说,这并不是很难受,但就是有点难受,尤其是打开圣诞苹果盒子吃掉苹果,并且拆开自己包装的眼罩分给帮忙参谋的友人们的时候,想起当初自己搞礼物包装还搞了两个小时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

感觉自己的心意完全没有传达到,或者说传达到了但是又有种奇妙的莫名的被拒绝的意思吧。

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但是,考虑得太多就相当于其实没有任何考虑。因为考虑得太多,都不知道哪一种是对的。

反思一下,自己还是挺窝囊的。最终结果,也在情理之中。其实都是自己作的。不送礼物说句圣诞快乐不就挺好;送礼物不请出来吃饭不就挺好;妹子单独行动的时候别怂上去交谈不久挺好;直接把礼物挂在门上不就挺好。非得要作,真是离谱。

目前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容易把天聊死这一点,还有在妹子面前特别怂这一点。感觉他们专硕的班长西瓜皮战士就很强,话题很多,跟妹子的交流也很流畅。其实他们在课堂上交流的时候,我确实是有一点难受。也只能哭诉自己的愚钝了。

哎,以后再找找机会吧。而且一定要头脑冷静啊。

分类
生活记

Fisrt Week for the 23rd Year

Last week I had my 23rd birthday party with my roommates in Pizza Hut! Those pizzas were delicious (and expensive).

After considering the recent performance of my tutor and the advice given by seniors, I had decided to turn to the NLP direction for future study.

Recently I made a Go game using GDScript and the Godot Engine. Building up stuff using Godot is fun. Godot has native support for peer-to-peer gaming, and that native support allows me to develop the multiplayer part rapidly.

These days I am mad at a girl. So sad that this morning I learned that she might already have a boyfriend. My heart is nearly broken. If by the life you were deceived, don’t be mad and don’t go wild. Well, it is not a bad thing after all. At least I am opening up and looking forward to a close relationship, which I can hardly imagine before. (At least I become her WeChat friend!)

Loud and clear. 很有精神。Whatever, I must move on. It’s my 2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