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连载

暗红 Episode 0

序幕

极光岛坐落在这个亚热带国家的心脏位置,岛屿四面环水,犹如一枚溏心蛋撒在大陆上。岛屿上四季如春,木棉花常开不败。岛屿和这个国家的首都城市仅有一水之隔。古时候这里曾是宫闱禁地,国家现代化之后,这座岛屿也得到了开发,岛屿上建有完善的生活和教学设施,设有 6 所大学和一所大学的附属中学,现在作为国家的教育中心使用。

极光岛与外界的交通一是依靠渡轮。从早上 5 钟开始到晚上 10 点钟,渡轮每半小时一趟。夜里渡轮停运。渡轮之外还可以走高速公路。岛屿南北两端是国家首都高速公路的接入点,每到上下学的通勤时间,这条公路就会变得异常繁忙。

南江大学附属中学占据着极光岛的西北角。附属中学是这个国家的顶尖中学之一,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学校面向全国招生,只有参加统一考试并取得名次的学生才能进入这所中学就读。学校设有初中部和高中部,全校师生共有六千余人。初中部和高中部各有独栋宿舍楼,但共用操场、食堂、礼堂和其他教学设施。高中部每个年级一共八个班级,每个班级有 40 名学生左右。学校学生共有常服、礼服两套校服。常服有春冬夏两种款式,冬季穿长裤,夏季穿短裤。穿常服时允许学生搭配一些自己的其他衣物。礼服采用西式设计,男生穿长裤,女生为裙装。

故事的舞台已经设置好,接下来是该演员登场了。

Episode 0 凶弹

枪击案发地点的南江大学附属中学禁止任何车辆入内。我将警车附中附近的车位时,执法记录终端上显示的时间是 14:02。

我下车朝中学校门走去,南江的五月俨然已是夏天。在正门前淅淅沥沥的树影下,我发现了我的搭档老梁。他身穿刑侦的便衣,正在与校门的保安交谈。现在正是学生通勤上学的时间,但中学的校门现在被学校的保安严密地保守住,似乎所有试图进入学校的学生将被劝返。

我走到老梁的跟前向他打了个招呼,老梁也向我点头示意。我和老梁同属刑侦科。虽然我将称呼我的这位同事为老梁,但他只是比我早三两年入职。老梁办案时沉默寡言,但他非常热爱他的刑侦工作。在我看来,他是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相比于他,我在目前的职位上只是得过且过而已。

由于我和老梁都身穿便服,我向守在校门保安出示了我的证件,保安才愿意将我们放入校门。从进入校门的那一刻起,我和老梁不约而同地启动了别在各自胸前的执法记录仪。

附中的绿化覆盖率很高,太阳的热情被挡在树荫之外,行道树撑开绿伞筛落一地树荫。午后的校园内没有师生的踪迹。我和老梁走向案发地点所在的教学区域。我和老梁作为刑警,这些年来我们进入过各种各样的案发现场,但这种保密的情形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我们被召集时,上级只通知了地点,没有透漏一点召集我们的理由。

我们走向案发现场所在的主教学楼,主教学楼的上下楼梯已经有警察把关。在出示我们的证件之后,我们才得以进入,并被告知王警司正在三楼的多媒体会议室等待我们。王警司和老梁室同期,现在是我和老梁的刑侦小组的直接上司。看来在直接探索案发现场前,我和老梁还需要去一趟会议室。

在三楼的会议室里,我们见到了王警司和技术科的小张。诺大的会议室里只有我们四个人。房间的窗帘已经全部拉上,投影屏幕上赫然印着“五二九枪案”几个蓝字。看得出来,老梁对这个标题也很是吃惊。

坐在正对门位置的王警司招呼我和老梁坐下。“大家都是熟人了,见面的客气话就免了吧。”王警司开门见山地说道,“这次上级领导指示我督办附属中学这个案子,并要求这个案子,从立案侦查到直至最后要全程保密。”王警司提到保密的时候特意盯着我和老梁顿了顿。一般的刑事案件,即使不强调保密原则,侦办的过程也是严格保密的。但王警司还是特意强调了这点,看来即使案件有了调查结果,也不能向社会公开。

王警司顿了顿,继续说道:“一周之后就是高考了,目前还在正常上课的只有高三年级的学生。现在学校以供电设备故障为由暂停了下午的教学,但今天晚上前必须恢复正常教学秩序。因此,你们勘察案发现场的时间只有一个下午。”我心想,迅速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想必也是保密工作的要求吧。

“小张,由你介绍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吧。”王警司转头向小张说,于是小张点头接下了话茬。“两位刑侦,今天中午,我们身处的校园内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第一案发现场在主教学楼 4 楼的高三 3 班教室。中午 12 点 16 分,一位姓名为陈茉的女学生使用自制的枪械向一名男学生射击了两发子弹。该男生胸部、腹部中弹,并无生命危险,目前还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此前,嫌疑人在学校的通用技术实验室利用 3D 打印机打印并组装了使用的枪械。”

小张敲了两下键盘,通用技术实验室的监控录像出现在了会议室的投影屏幕上,画面左上角显示的时间戳是 11 时 58 分。画面中,一名身穿学校制服裙的学生——想必她就是嫌疑人陈茉——站在通用技术的工作台前。工作台上一个快递盒子大小的机器正不断运转着。机器上的吊臂沿着滑轨移动的同时不断吐出塑料,机器底座上的塑料不断被新喷吐出来的一层层的塑料所覆盖,新的塑料冷却定型之后,又被更新的塑料所覆盖。随着机器的运转,材料的厚度不断增加,一把袖珍手枪的弹匣部件初现雏形。

我和老梁见到这幕场景都十分惊讶,我的从警生涯中还没有见过 3D 打印出来的塑料枪械部件。小张对我们解释道:“传统的枪械制造需要逐个制造枪械部件,然后将各个枪械部件安照合适的顺序拼装在一起才能得到一把可能正常使用的枪械。而 3D 打印的枪械则不需要组装枪械的步骤,只需要在打印出来的枪机上安装上金属材质的撞针,并且装上弹匣就能正常使用。只是,塑料材质的枪械性能并不可靠,枪管在发射三两发子弹后,膛线就会被磨平,射击的精确程度就会大大降低。陈茉现在打印的弹匣部分,接下来她还会打印主要的枪机部分。”画面中,陈茉从打印机的底座上取下了打印好的弹匣,刚刚停下的打印机又恢复了工作,看来枪机的打印已经开始了。陈茉随后从制服裙的口袋中掏出数枚子弹,把它们在工作台上一字排开,并逐个压入弹夹。“一共有 8 枚子弹吗?”老梁在我身旁的座位上喃喃道。

不一会儿,打印机的工作完成了。陈茉拿起枪械,在合适的部分安装上撞针和弹匣。从打印部件到组装完成枪械的整个过程在 3 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这个速度即使在警队中也不算慢。从枪械的外形上看,这把枪似乎没有抛壳机构,子弹被击发时会带上子弹壳一起飞行,这限制了枪械的杀伤能力,但在近距离下的威慑能力不能小觑。陈茉将组装完成的枪械藏在校服裙的口袋里,随后离开了通用技术实验室。在实验室的监控视频中,没有看到她将子弹上膛的动作。

“查看部署在交通关键位置的摄像头的监控记录,我们还原了陈茉的移动轨迹。”小张补充说道,“通用技术实验室位于学校实验楼 4 层。陈茉离开这里后,径前往学校的主教学楼 4 楼高三 3 班的课室。”会议室的投影屏幕中显示出陈茉的移动路线上的摄像头捕捉到的她的身影。一路上,她将右手放在校服裙的口袋里,可能是在护着那把袖珍的手枪,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起伏。“6 分钟后,也就是 12 点 06 分,陈茉回到了高三 3 班的教室。监控录像显示,这时候教室里除了陈茉以外,没有其他的学生。”陈茉安静地坐教室的靠门边第 4 列第 3 排的位置上,这可能是她的座位。即便是在没有人的座位上,陈茉也没有将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这到底是谨慎还是紧张呢?”老梁皱起眉头。

12 时 15 分,监控的画面上有了变化。一名男生从后门进入课室,径直向教室内的第 2 条过道——正是陈茉的座位邻接的过道——并在第 5 排的位置坐下,开始在课桌的抽屉内翻找东西。“此时走进教室的男生的姓名是谢钦安,他是此次枪击事件中中枪的一方。”小张在对照几页纸质资料后对我们解释道,“目前没有任何资料显示谢钦安与陈茉在同学身份之外的任何交集。”监控画面显示,谢钦安在进入课室之后开始在自己的课桌内翻找资料,一会儿他从抽屉内找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

监视画面中陈茉背对着监视摄像机,但从谢钦安的反应看,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在谢坐下的之后进行了一些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谢从座位上的站起来,侧身走到座位旁的过道上,嘴上像是在说什么。陈将右手伸出裙外。谢此时看到陈的右手上的手枪,神情似乎有些慌张,但他并没有转身逃跑或呼救。陈茉缓缓地抬起右手,随后伸直手臂,使枪械的直指谢钦安。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三五步,在这个距离下,即便是使用枪械的新手也能准确地命中目标。在陈举枪时,谢钦安反而镇定了下来,他的双手始终垂在身体两侧。他并没有与陈对话,只是似乎目不转睛地盯着陈看。在陈茉举枪的第五秒,她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入了谢钦安的左胸并留在他的身体里。从画面上看,子弹造成的切口很小,从切口中没有喷溅出多少血液。谢钦安在中枪之后身体向后躺倒在了地面上。陈茉这时候进行了第二次射击,子弹打入了受害人的腹部。陈茉随机将枪藏在裙子里,从前门离开了教室。按来时的路原路返回,离开了主教学楼。

“陈茉离开主教学楼后就在学校的监控视频系统中消失了,我们尚未弄清楚她的下落。按时间推断,她有可能已经离开了极光岛。”小张补充道,“上级已经组织人力在各个交通要道布控,即便她已经离开了极光岛,也不可能走得太远。”

谢钦安倒地之后,这间教室就再没有学生出入。监控画面显示,直至下午一点四十五分,最先到达教室准备上下午的课程的一名同学才发现了倒在地上的谢钦安。“最先发现谢钦安的学生名叫管小虎。他在两分钟后选择了报警,并拨打了急救电话。据管小虎说,当时他看到谢钦安倒在地上吃了一惊,以为他正在躺在地上睡觉,走近一看才发现他浑身是血。无论他怎么呼喊,谢钦安都没有回应,他才赶紧用手机报警。”小张补充说道,他看了看面前的电脑屏幕,继续补充道,“现在是下午两点十五分,谢钦安目前刚刚送到省医院进行抢救,医生说他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小张转向警司,表示情况他已经说明完了。

警司盯着我和老梁两个人说道:“现在情况大概就是这些。你们的任务就是的尽快定位开枪打人的陈茉。另外,还要调查清楚陈茉的开枪打人的动机。极光岛从未发生过性质如此恶劣的案件。此案案情重大,你们必须尽快破案。小梁老梁,必要时你们可以直接指挥岛上的所有警力。极光岛外的警察同仁也会为你的提供帮助的。”

我和老梁领命之后不敢怠慢。商讨一阵之后,我们决定分头进行调查。老梁负责调查谢钦安和陈茉的同学,排查谢陈二人的社会关系。我则到陈茉打印枪械配件的通用技术实验室进行调查。

和老梁告别后,我朝学校的实验楼走去。现在正是学生前往教室准备上课的时间,但是硕大的校园里,只有黑白相间的警戒线和负责警戒的员警。听同事说,住校的学生现在正安排留在宿舍区域,只有与涉案两人熟识的同学被请出宿舍楼参与警方的调查。

主教学楼和实验楼的出入口都设有安全摄像头。要绕开摄像头出入这两栋建筑似乎是不太可能的。通用技术实验室就在实验楼的三楼。这个房间现在已经被警察严密地境界起来。守在实验室门前的员警看见我来了,向我敬了个礼并让出了通道。我询问这名员警,在我之前是否有其他人进入过这间实验室。员警回答道:“在我接到警司命令封锁此处之后,并没有其他人进入过这里。”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辛苦了,随即打开门进入了实验室。

正如在监控画面中所看到,实验室的中央摆放着一台大型的 3D 打印机。我戴上手套,开始研究起这台打印机的参数。根据打印机上的铭牌,这台打印机能绘制橡胶和金属两种材料的模型,并且精度达到了0.001毫米。在打印机旁整齐地叠放着打印机使用的橡胶耗材和金属耗材。金属耗材价格不菲,但实验室对金属耗材的管理似乎相当随意。打印机旁贴着打印机的使用说明。说明上写道,“只需要提前报备,每个学生都能打印自己做的 3D 模型。”

为了查明打印机是否还留有陈茉打印模型的历史记录信息,我开始操作起打印机的屏幕。果然,陈茉的模型信息还留在打印机上。我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警务终端接在打印机上,将陈茉的模型复制到终端上。并使用终端上的 3D 软件对模型进行评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