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志

消磨时间的幼稚病分析

以拖延、丧失目标和漫无目的为显著表现的,在自觉和不自觉的过程中消磨时间的幼稚病,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病因:


首要的病因是自己人生的目标并不明确。一个在生活上漫无目标的人是不是具有自我毁灭的倾向,是不是随时可能倒向虚无主义?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第一个病因的解药是明确自己人生的命题。人生目标的命题的另一个表述是探索宇宙存在的意义。就目前我对宇宙的认识来说,恐怕在我可以认知的宇宙系统的范畴内探索宇宙本身存在的意义是不太可能的——可能要在“宇宙之外”才能找到宇宙存在的意义了。但这并不是说我要倒向虚无主义。一种实用的观点是关注自己和周围环境,关注自己种群的命运。关于这一主题,在十九世纪末方兴未艾的社会运动中,无数的仁人志士已经为我指明了道路。

关于我人生意义的部分,经过历来的探索,在我关于世界观中的笔记中已经表述的比较清楚了,在年表中也有充分的表达。


次要的病因在于控制力的低下。控制力低下的表现就是对自己或对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事物缺乏评价的标准,并失去对细节的掌握。

次要的病因的解决方案就是提高控制力,对这些重要的事情形成自己的看法,特别是对形成对细节的掌控。


病因其三在于我的怠惰、软弱与妥协。即便是确立了方法论和精神,在执行上却是怠惰的,甚至拖延不去执行。要解决这个问题,重要的是形成习惯,“从现在开始做起”。


最后,来自外在压力所造成的,一种短视的恶性循环。这就要求我将目光放置得尽可能的长远一点,在与环境的对抗改良自己。

在调适压力的过程中,容易陷入“隔离环境,否定一切,推倒重来”的误区。而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我无法与息息相关的环境真正隔离;也正是过去的所有造就了现在我的一切,从而不可能切断与过去的联系。因此,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温地调节与环境的关系,利用好已有的条件,“从现在开始做起”。


真正解决了这些问题,我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鉴于我的懒惰、软弱而又自视甚高,这样的斗争可能会反复地、长时间地持续下去。

我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