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戊戌#13 | 迎面吹来四月的风

人的成长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感觉我的成长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有幸的是,自己总是在成长,至少没有后退,自己也和大家一起成长。四月份就要来了,可能一部分是因为基地里的空调开到22度,感觉四月的风还没有一点夏天的气息。迎面吹来的四月的风,带来了四月份新的挑战。

4月7日,我和浩宇还有学悦去参加华南理工大学的校赛。4月10日是广州大学的校赛,据说校赛会很难,因为“历史上没有如此简单的新生赛”。接踵而来的是五月份的西安邀请赛。

来自西安的邀请

西安邀请赛给我带来的挑战几乎麻烦一样多。因为组织的话说变就变,以及消息传递上的一些误差,导致最初组队的时候引发了许多麻烦的事情。直接结果是16、15级的学长直接间接地找一遍,然后跟张为老师通电话。1个小时的电话之后,误会消除,愿望落空。我隐约有一种感觉,事情的发展是不可逆的,个人最佳的方式就是适应它。

不过从这一系列事情的因果始末,一些人的形象就越来越清晰了。比如马嘉良学长,事情起落中应对自如。帽子学长,越来越觉得他厉害。以及徐苏,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

波澜不惊。

在2天里的事件中,事情发展到巅峰又从云端跌落谷底,我没有观察到徐苏的心境有多大的起伏。迎接生活,迎接挑战,做好该做的事情,没有公开的抱怨,旁人看不到一点消极的迹象。这样的特点,是我没有,我身边的人也鲜有的品质。在我看来,用童话的方式来描述就是,罗曼罗兰的那句话,“有一种英雄主义,是认清生活有多艰难后去热爱它。”

生活即使不是童话式的,也应该把我自己活成童话的样子。我现在还远远不能像马嘉良学长那样收放自如,自觉没有徐苏努力,也没有她那样坚定的决心,在这件事情里面也给学长们添了很多麻烦。

事情的好的一面是,我和浩宇还有学悦组队了,作为17级的代表参加西安的比赛。我们是“西安梦游队”,a journey to the west。这个名字好像是学悦最初想出来的,说出去的时候大家也很喜欢。我感觉我们实力相近,在一起能够相互促进,共同进步。

困难的物理实验

对我来说最难的课程是物理实验课程,手残党的末日。欠缺的可能不只是纸上的理论知识,而是实打实的应用。艰难的事情是,自己连游标卡尺都用不顺手了。我想物理实验是不是敷衍就算了,但是想一想,不是自己测得的数据就是虚假的,而物理就是一门“真实的学科”。于是第4周的实验补测,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应该要尽自己的努力去把它做好。


本周,妈妈跑完了自己的第一场半程马拉松,真厉害。我线上参加了广州工业大学的校赛以及PAT的模拟赛,自己的发挥并不算好。应该恶补模拟题实现题以及IO速度。四月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