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原来我不能喝酒啊

地球上确实有些人是不能喝酒的,比如我。要么我对 Rio 的配方过猛,要么我就是对酒精过敏。总之,星期一晚上喝了桃子味的 Rio 之后浑身难受,室友说我的脸全红了。哎呀,我喝啤酒就不会有事。(难道说啤酒其实不是酒,或者说啤酒其实没有酒精。)感觉我的身体要是再灵敏一点,可以去当个酒精显性剂。

又到一年毕业季,我们欢送组里的学长毕业。我们和学长聚餐;还有和导师在大学名厨聚餐;和学长拍了毕业照,背景是大学的湖畔和钟楼;我们还给学长送花了。

组里面的研三的学长只有一位,明年的话就是三位,再下一年就是我们了。连同本科留在学校的四年,我已经在学校呆了五年了。(宅)去年毕业季,想到九月份还要留在学校读书,根本没有毕业的感觉。可能疫情也是一个原因吧。

Akane 在做了,进度比较慢,目前完成了插件系统的初步建设;Dapao 的区块链的项目也还刚刚起步,目前除了区块链以外的所有环境都已准备妥当。工程方面的话难免会进行一些重复造轮子的工作。目前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科研上面。不过科研的话,都只是学习了一些零碎的知识,暂时还没有什么好分享的。(躺平了大半年🤣,好吧,躺了快一年噜。争取下期或者下下期给大家带来一个用强化学习玩俄罗斯方块的 paper。)

虽然方法论写了很多,但是完整地实践起来却是在这三两天才做到的。不过,方法论 run 起来了,这总可以说是一件好事吧。根据以往的经验,方法论能不能持续运行下去,在七天、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节点,往往会遇到最艰难的挑战。但我这次好像真的可以挺过去。

这期有点匆忙呢,是利用早上起来的一点时间写的。米娜桑下期见。ヾ(≧▽≦*)o

lightyears

PS. 因为换手机之后没有安装 Tick,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是多少岁了。

分类
生活记

要改变自己真的好难啊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 // 今天立一个 flag:将博客恢复到周更吧。

动笔(指用键盘打字)写之前翻了一下前面写的文章,上一篇文章《梦想自动机》的发布日期是去年12月25日,距离现在已经将近6个月了。大家可能想了解一下这六个月的时间里我有没有长进吧。

Short answer: Yes and No.

可能大家已经猜到,上一篇文章发布后,我还是陷入了6个月的沉寂。这六个月里面长进的部分是,我在今天终于部分地完成了今年的第一个短期行动计划。坏的部分是,你也知道的,本周已经是今年的第21个星期了。

研究生的生活,我还是没有找到明确的方向。也不是完全没有长进,但充其量也就是人们常所说的得过且过的状态。大致的研究方向姑且算是确定下来了。(虽然是导师半强制分配的研究方向吧,与移动边缘计算有一定的关联性。)

我变懒之后真的很难再勤奋起来,迷茫之后真的很难重新找到目标。现在的状态还是远远没有达到《梦想自动机》以及前面的几篇文章所预期的状态。

哎呀。有点悲伤是不是,不过这也是真实的自我。

我是明知即使做不到,也是一刻不想放松的性格呢。(好在最近的生活方面,组织度有所回升——这篇博客就是证明。我在渐渐恢复方法论指导的生活方式。)


接下来就来说一些愉快的事情吧。

我把陪伴我高中三年和大学四年的小米6换成了华为的 Mate 40 Pro。我关注 M40P 很久了,这款机型最近停产了,于是我就趁最后的这段时间入手了心心念念的它。(即便是停产了价格只是变得便宜了一点点呢。)M40P 的相机是前几年的手机里面摄像功能数一数二的旗舰机,买它主要是为了拍照——虽然因为宅的原因,买回来之后照片倒是也没有拍几张。

买华为呢,首当其冲的是 Google Service Framework。华为手机因为不能安装 Google Service Framework 而用不了 Google 家的 Calendar 和 Mail app。研究了一下,听说有些技术手段可以绕过这些限制,但我决定“去 Google 化”。“去 Google 化”是买手机之前就仔细考虑过的。顺便一提,现在我是使用微软家的 Outlook 承担了 Calendar 和 Mail 的角色。

因为手机的性能提升了,而且存储空间有了空余。前天(18日),我捡起了阔别一年的音乐游戏 BangDream。这个时间点也是很巧,5月19日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Poppin’Party 乐队的爵士鼓鼓手 Saaya 的生日。在 Saaya 生日当天,游戏开始了特别的抽卡活动。抽卡活动的“终极大奖”就是下面这张 Saaya 的特殊生日卡片。

Saaya 的特殊生日卡面 [★4 Special Birthday] 立绘

“被众多花卉环绕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吧。”也许是被 Saaya 的笑容感染了,也许她就是我在“黑暗”里所期盼的那一道光,我特别喜欢,也决定一定要抽到 Saaya 的生日卡片。这是我第一次具有目的性地进行抽卡。

在 Bangdream 本次的特殊抽卡活动里,玩家的每一次抽卡都有 0.7% 的可能性抽到 Saaya 的特别生日卡片。因此,通过抽卡获得特殊卡片的数学期望是 143 次。但如果前 100 次抽卡都没有抽到这张卡片,还会触发游戏的抽卡保底机制,游戏会直接将特别卡片赠送给玩家。

从数学上说不太可能直接抽出 Saaya 的卡片,因此我设定的目标是进行 100 次抽卡触发游戏的保底机制。而在当时我只有进行 40 抽卡的资源,按抽卡资源的正常获取渠道,如果不在游戏内充值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凑齐的;而 60 抽的资源的购买价格超过 1000 元人民币。这里要特别感谢 Bangdream 的游戏机制。在我没有关注游戏的一年左右的时间内,Bangdream 更新了大量乐队故事,而玩家阅读乐队故事会得到赠送的抽卡资源;玩家花费一定的普通资源对游戏内的角色进行强化后会解锁角色的小故事,而阅读小故事获得赠送的抽卡资源;玩家在游玩歌曲关卡时得分首次超过特定阈值时也会赠送抽卡资源。通过上面的几个途径,我奇迹般地在五个小时内获得了所需的全部资源,如愿以偿地得到了 Saaya 的生日特殊卡片。

再次感谢 Bangdream 让我获得了 Saaya 的特殊卡片。关于 Saaya 想说的话有很多呢,恐怕五千字也写不完。有机会我来专门写写我心目中的 Saaya 故事吧。


关于未来的工作,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我依然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向往星辰大海的人,未来也许可以到 F.A.S.T 等射电望远镜设施工作。这样的设施往往建在比较偏远的地区,有些设施为了保证接收来自宇宙的信号清晰度,在设施附近是禁止使用无线通信的。这样的工作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胜任的呢。


前天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可能也是拜 Bangdream 里的故事所赐吧,)我不应该再哀叹自己的力量的渺小。再小的力量,也可以被传递需要的人吧。从现在开始,我要(在尊重他人意志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用真诚的爱连接起每一个人。

上面的中二发言也许这也是“深夜犯病”的一部分吧。

下个周末休息的时候,联系一下现在不怎么联系的家人和亲密的朋友们吧。发几条朋友圈,把封闭的内心打开,也许。

仔细算一算,其实自己的朋友也真的不算少了。是时候该摘掉“社交恐惧”的标签了。


不小心写太多了,太久没写博客,写的东西还是有点杂乱。下周的博客尽量组织一下吧。

总之,你们的友好的中二的也许性格有些不好或乖张但是忠诚的朋友 lightyears 回来了。请期待 ヾ(≧▽≦*)o

lightyears

分类
生活记

梦想自动机

我曾以为我只是一具机器,每天只是遵循着指令运转着,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但是现在,我规范了自己的指令集,而且即便是机器也有了自己的梦想。规律的行动范式又有何不可的呢。试想,如果这种高效率地运转模式能应用在实现梦想上,那我不就成为了梦想自动机吗?何况,没有人的心灵真的是机器,即便是我,也不能做到完全按自己制定的规则进行行动。我只能不断地探索和前进,不断地完善自我。

目前最困扰我的事情是接人待物。我无法很好地把握亲密的关系,不懂得家乡,不懂得地理和人心的远近。但在接人待物的事情上,我相信我只是缺少经验。经验的缺乏并不可怕,用实践来弥补就好了。不妨乐观地估计,在第一学年结束之前,我就能相当程度地改善这种状况了。

这两天最困扰我的事情,就是关于 Arc 的事情。我此前迷恋她或许到了疯狂的地步,在种种复杂因素以及误判下,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行动。我所恐惧的,无非就是担心 Arc 与其他人建立了亲密关系。因此,这些行动难免掺杂着一己私欲。并且在这种压力下,我表现出了同高中时代的恋爱时同样的疑神疑鬼,不断打压自己的信心,并不断无意义地对她的一些行为进行解读。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我恐怕难以发现自己的本性还是没有一点进步。

推广一步说,在处理亲密关系时的不自信就是自我表现的不自信。通俗地说,就是我好面子,特别在意其他人对我的评价。这种坏习惯啊,也许是小时候被表扬习惯了,一旦被批评就要哭鼻子的行为被继承了下来。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复杂的,复杂到某种行为难以判定对错,复杂到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会天差地别,复杂到即便两个人的私交甚好也可能为了各自所在集体而进行争斗。这样的“童心未泯”并不能适应大人的世界。

我进一步思考了强大的定义。到底什么才是一个强大的人。显然,大人的世界过于复杂,或者说这个世界的原理就是复杂的。这种复杂性使得我们无法简单地使用二元对立的好与坏来对一个人进行评价。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个真正的英雄主义,我深以为然。进一步想,热爱生活的表现是什么呢?我此前以为是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但我现在想,除了完成工作以外,我还需要发展自己,并且,同等重要的——表现自己。我们要在这个世界存活,就不得接受其他人的评价,毕竟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酒香也怕巷子深,我要将自己的想法,及时地通过各种渠道表现出来。不要担心这些渠道会干扰到其他人,因为他人若是不想看,他们可以自行过滤。我还要关注周围的人和物,并给周围的人带来积极的影响。

这将是我目前所需要的最强大的浪漫主义的冒险,通过达成这些目标,我也可以当之无愧地自称为一个强大的人。

具体到恋爱中,其实就是在恋爱关系的初期,大多私心应该摒弃掉。同时,放开手脚地去表现自己,让她全面地了解关于我的信息。成人世界有成人世界的残酷,自然有也成人世界的可爱之处。这就是今后所有行动的方针——做一个强大的人——不仅完成自己分内的工作,而且能把握主动发展自己,并展示自己,能关注周围的人,关心身处的环境,并给关注的人物带来的积极的影响。

其实很不可思议地,想开以后,仿佛一切都变得明晰。自高中以来困扰我的魔咒就这样消失了。究竟是我握住命运的咽喉,还是我任由命运宰割,且看明日此时。

分类
生活记

天使在人间

事情往往不会朝着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这是常事。针对一些出乎预料的情况,我们往往会做几个预案,以免被生活打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果事情的发展甚至超出了预案的范围,那当事人的心情可能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我喜欢一个妹子的事情是在一次宿舍夜聊中透露出来的,这我的室友豹、帅、威三人是知道的。在他们的怂恿下我加了妹子的微信,而且简单聊了几句,感觉还不错。

今天是平安夜,但是我的情绪并没有那么平安。

前几天我决定在平安夜给我喜欢的妹子搞点活动。 为什么要搞活动呢,因为我觉得好像是该搞一搞活动了,好像隔个三五天搞一点活动还是应该的。上次进行的一些小动作应该是在冬至(周二)那天。为什么是在平安夜(周五)呢?其实我自己是不怎么过平安夜和圣诞节的,不过好像平安夜和圣诞节在学校里还是挺火的,是一个搞活动的机会。平安夜我估计不适合搞活动,因为平安夜好像是关系比较亲密的恋人才会进行的活动,而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其实现在都不应该是“我们”,而是我单方面地喜欢她。)所以就决定是平安夜了。

具体搞什么活动呢?我首先想到的是送礼物。其实事后据阿斌分析,其实我们这个程度,最好还是简单说一句圣诞快乐就好。毕竟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的。当时阿威也警告我说送礼物似乎不太合适。但是,我可能是脑子一热就犯贱,决定送礼物。而且我觉得苹果太土,不想送苹果。但是我自己又拿不定主意要送什么礼物。一开始我决定送一个朴素的瑞士的巧克力,但是帅强烈建议我不要送这种看起来的很廉价的东西。(我完全没发现这个东西有问题呀,是不是我和大家思考的角度都不一样。)我又请了 corhow 等人帮忙参谋参谋,corhow 提示我可以送香薰或者一些有礼物包装的东西。但是现在时间太紧了,在网上购物应该来不及了。最后,我在阿威的帮助下,我在本地市场好特卖购买了蒸汽眼罩。在阿斌的坚持下,我还买了苹果。

好家伙,隔天就是平安夜了,我硬是没有睡着。有效睡眠时间好像只有三个小时。不过,我想,即便是我睡眠质量充足,第二天送礼物的时候就会犯二。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临时决定,把妹子约出来的一起吃个晚饭。因为之前一直发愁送礼物的时机。我不太想单独见面送,因为这样要把妹子叫出来,就挺尴尬。所以当时决定在课间送,但是这样妹子要先去吃饭再回宿舍,带着礼物袋子去吃饭有点不方便。欸,但是如果约出来吃饭,就可以吃完饭气氛正好的时候把礼物送出去,而且妹子拿到礼物就可以直接回去不会不方便。而且,即便没有把妹子请出来吃饭,起码也可以让她收下礼物。计划通。哎,现在一想,约出来吃饭不是比送礼物更离谱吗,我到底是怎么想到的。离谱啊离谱啊,完全失去正常的判断力了。

以上都是计划和准备阶段的事情,平安夜这天到了。这天我们上午有课。第一节课,复杂网络。我八点十五分左右到达课室。按常理说,她应该会在上课前到达。但离谱的是,万年坐校车迟到老师竟然在上课前十分钟到了课室。按正常的出勤率,上课铃响起时课室应该坐满了人。意外的是,当天的出勤率非常低,上课时只来了不到一半的人。意外的是,上课铃响之后她还没到。我只好放弃在课室后方的观察阵地,回到课室第一排的常规座位。第一次交谈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

复杂网络课是没有课间的——没有机会。但是早上第一节大课和第二节大课之间有个 20 分钟的大课间,足够我们转移课室和进行交谈了。但意外的是,复杂网络竟然拖了足足十分钟才下课。转移教室的时候,其实她有一阵子是单独行动,这本来是交谈的好时机。事后回忆,这确实是最好的机会了。但是,我怂了,抱着礼物袋子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往前走了。关键的时刻,我又怂了。

在第二节大课算法课上课前,我总算是跟她谈上话了,表明了请她出来吃饭的想法。不过,意外的是,她说她们约定了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晚上出去玩但还没有最终确定。而我,没有把礼物送出去。随后,我坐在妹子的前一排,度过了一个坐立难安的算法课。随之而来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其实是极蠢的主意),约中午不就可以了?下课了,我想她表达了不然就约中午的想法吧。她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说没有没有。我们又聊了两句,我说要不然还是改天吧。她说改天吧。她离开课室了,而我,还是没有把礼物送出去。

这还不是最窒息的操作。中午我决定要把礼物送出去。就在微信上问她想不想要苹果。其实当时最难受的是妹子微信回复说那多不好意思,苹果还是你自己留着吃吧。我知道她是以一种轻松的语气在说这句话的。但是当晚我从河边散步回来,看到楼下竟然一个社团的人都能互相送圣诞节礼物。一想到妹子可能收到了“(从我角度考虑)关系更浅”的人的礼物,就挺难受……简直是被自己的操作气哭了。实话说,这并不是很难受,但就是有点难受,尤其是打开圣诞苹果盒子吃掉苹果,并且拆开自己包装的眼罩分给帮忙参谋的友人们的时候,想起当初自己搞礼物包装还搞了两个小时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

感觉自己的心意完全没有传达到,或者说传达到了但是又有种奇妙的莫名的被拒绝的意思吧。

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但是,考虑得太多就相当于其实没有任何考虑。因为考虑得太多,都不知道哪一种是对的。

反思一下,自己还是挺窝囊的。最终结果,也在情理之中。其实都是自己作的。不送礼物说句圣诞快乐不就挺好;送礼物不请出来吃饭不就挺好;妹子单独行动的时候别怂上去交谈不久挺好;直接把礼物挂在门上不就挺好。非得要作,真是离谱。

目前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容易把天聊死这一点,还有在妹子面前特别怂这一点。感觉他们专硕的班长西瓜皮战士就很强,话题很多,跟妹子的交流也很流畅。其实他们在课堂上交流的时候,我确实是有一点难受。也只能哭诉自己的愚钝了。

哎,以后再找找机会吧。而且一定要头脑冷静啊。

分类
生活记

Fisrt Week for the 23rd Year

Last week I had my 23rd birthday party with my roommates in Pizza Hut! Those pizzas were delicious (and expensive).

After considering the recent performance of my tutor and the advice given by seniors, I had decided to turn to the NLP direction for future study.

Recently I made a Go game using GDScript and the Godot Engine. Building up stuff using Godot is fun. Godot has native support for peer-to-peer gaming, and that native support allows me to develop the multiplayer part rapidly.

These days I am mad at a girl. So sad that this morning I learned that she might already have a boyfriend. My heart is nearly broken. If by the life you were deceived, don’t be mad and don’t go wild. Well, it is not a bad thing after all. At least I am opening up and looking forward to a close relationship, which I can hardly imagine before. (At least I become her WeChat friend!)

Loud and clear. 很有精神。Whatever, I must move on. It’s my 23. : )

分类
生活记

11月30日的我如梦方醒

深刻的自我剖析或是自我检讨就先不作了,希望从今往后不再逃避。

分类
生活记

心病初愈

朴素经验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别心灰意冷,则生活中总是还有一些好事的。

分类
生活记

下一场最高虚构的雪

时隔一年,键盘输入的技巧已经有些生疏了。

我并非天生的作家,对写作也并非热情饱满,但对遗忘的恐惧和不安最终仍促使我回来敲下这些文字。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沿着时间的单向箭头遗失了不少记忆。对于生活中的人和事,我的记忆本来就浅,近几年来记忆力又出现了明显的衰退。因此,我渐渐开始害怕也许某一天我会忘记重要的人和事。因此,我将重新开始记录我的生活。假使某天我真的失去了记忆,希望我能从这些材料中找回三五个瞬间吧。

最近,我开始逼迫自己写一些评论或小说之类的东西。评论的创作主要是希望自己阅读或观看一些东西后能把些许感悟凝聚成想法留存下来。写小说果然还是太强人所难了,我现在还驾驭不了复杂的情节,只能写些小短篇。

这篇日志的标题是我从大学室友推荐我读的一本书的中借来的。具体是哪一位室友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 Monree、几度已度或是团子他们三位中的一位吧。幸而通过写日志固定住了记忆,现在我至少能记住那本书的标题了。

lightyears22.97

分类
生活记

懒癌晚期博主的碎碎念

朋友们,转念一想好几个月没有更新自己的博客了。最近几个月博客上发了一些没有营养的文章,接下来博主会继续努力,发更多没有营养的文章,给更多的朋友带来欢乐!

新写的小说已经在准备中了,生活札记也会回来的。希望今后能保持每周一到两篇的更新频率。

听说人要是上了年纪,遗忘技能的速度会比学习技能的速度快。因此要写博客的话还是得趁早啦。

以上!

lightyears22.82

分类
生活记

It Which Trims the Wings

I have made a critical mistake. It has my principles crashed and my oaths deviated. I have lost my identity and have no idea about what to do next or what it will be in the future. I am blind and walk in the open.

Think still, I had made many mistakes, although none of which destroys nearly all beliefs or reveals the worst form of mine like this one does.

I have sought help from many but have got few replies, thus I deeply understand that it should be a personal affair. I am the only one who is able to resolve that affair.

It is by chance or fate that I am granted some piece of leisure to find the solution to that affair. The point is to find out who I am.

I sigh that what would ever last that heavy storm, however, efforts have been made in weeks to retrie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myself.

Even some of my beliefs and principles are ruined, but not all of them are lost. Habits and methodology have been trained and accumulated for years or a decade, from which perspectives extended will reshape my behaviors. I have seen the worst case, hence I have no fear for what is likely to happen next. I have failed to stand on some principles, then not to give up those from now on.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trim the wings.

Felt depressed when I bend my principles, therefore I must stick to those beliefs no matter how. Once frustrated when I face my bleak life, therefore I ought to reveal the truth of life and live on it with passion. There is no usual victory nowadays, but keeping in faith should be considered one.

For victory am I allowed to trim my w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