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戊戌#25 | 察

事实证明我并没有开始注意自己的身体,身体恢复之后就恢复到了从前暴饮暴食的生活状态。

重新整理了滴答清单一周的工作,按照开展的线程去追踪工作进度。每天需要完成的工作有很多,因而也给我带来了一种充实的感觉。虽然有时候并不像安排好的那样子去在某一天做某一样事情,不过坚持投入时间还是让我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时间浪费。

这里正式反对一个观点。“有的人在20岁的时候已经死了,只是年轻替他们抵了一命。”这个观点竟然比我还要消极,真是无可救药。我们始终可以朝最终理想的目标前进,只是速度的快慢不同罢了。困难常常试图击打我们,但如果保持一种坚强的心态,或者只需要一种I do not care的心态,苦难过后会变得坚强的吧。

另外,看见的常常不是事实;观点会被偏见左右。同理心的发展有时候不需要切身体会,类似的经历就已经足够。

“戊戌#25 | 察”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