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己亥#4 | 编译原理、初探Fate和一种爱情观

这个星期开始着手学习《编译原理》,看到了编译原理里面提到的“正规表达式”。(虽然这个术语的现代翻译应该是“正则表达式”吧。)在这一点上越发理解到学术界与业界的不同。对于原理性质的知识,教材上讲述得更为细致,总结得更为清晰;看教材这段时间的收获感觉比过去没看书自学的收获要多很多。(也可能是自学时看的材料比极少吧。)

大学还是珍惜这样学习的机会吧。


这个星期里大量接触了Fate世界的作品,包括06年的动画《Fate/Stay Night》、动画《Fate/Zero》和Fate系列始祖PC游戏《Fate/Stay Night》。还看了型月世界的《幻想嘉年华》这种彩蛋作品。(正作时间线上的FSN的ubw线的TV动画和hf线的剧场版都还没有看。)简单了解型月世界的话这样子就差不多了。嗯,大概了解了大一在ACM训练时看到的那段关于Excalibur的传说。

偏爱像魔法禁书目录和Fate这样世界观比较大的作品,一言难尽。

在06版的FSN士郎和Saber中看到一种爱情观,“爱她便是要爱她的全部,维护她的尊严和荣耀。”。这一篇FSN的长评写得很清晰。

相比于FSN,前传性质的《Fate/Zero》才更是成年人的浪漫。虚渊玄并非浪得虚名。

关于Fate多重结局这一点,创造的力量真是无穷的。如果不同意作者的写法,自己创造一个出来便是。

我已经中了“王毒”。


这个星期在听的一首歌FLOWER的《白雪姬》,是一首基调悲伤的歌曲。

逢いたい逢わない 逢えば私はまた
あなたに抱いてほしくなるでしょ

Flower《白雪姬》歌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