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己亥#16 | 命定悖论

命定悖论是科幻小说中的一个命题,描述历史事实不会被时间旅行中所作出的改变而受影响。“改变历史的做法,不论企图与否,都会引致历史所‘命定’的结果,而非做出之外的改变。”

标题与正文无关。(可还行(lll¬ω¬)

写日记的时候想到,或者说理解了一个观点:“不要着急定义自己。”

这里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不要着急着用某一种具体形象的行为规范来约束自己,而应该是认同某一个派别的思想,或者说认同某些思维方式的组合,仅仅是使用框架而非应用细则。让自己在受到引导的前提下得到足够的空间来探索和发展。

会想起高三时和班主任的一次谈话。我对她说:“我觉得有一个词完美地形容了我的性格:适应不良型完美主义。”她说,“不要那么轻易地给自己打标签。”这里或许是要告诫我,不要因此约束力自己的思考方式,导致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

“定义自己”,如果理解为通过指定详细的规则来约束自己。那么做不到定义自己。我试图把自己“定义”为一种开放包容的结构,将自己整理为一些思想的开放的集合,而不是某一种固定的形象。没有谁能够做到100%的理解,即使是比起谷八幡的真物、瓦肯人的通灵术都不能做到。

第二层意思,不要轻易给自己打标签,不要轻易就认为自己是怎样的人。仍然是回归到认识自我的问题。认识自我并不简单,或许认识别人也不容易。毕竟我们没有瓦肯人的“My mind to your mind”。我们的逻辑“定义”的目的不应该是阻碍自己的发展或者说停滞自己的变化。而是从永恒的发展中抓取暂时的静止的自我特征。

所谓定义是要抓住事物的本质特征,这也是马基的观点。

上面是为了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做出的一点努力吧。

多少次我独自站在人生的路口,

来去都无人和我挥手。

路转过千层弯,

感觉还是没有尽头。

金志文《绝不呼救》

4月14日是Will的生日。往年这个时候要给他去一封邮件庆祝。今年的情况有点例外,这个星期一直在折腾机器学习Caffe在Windows下的安装,还没来得及写信,只好暂时在这里祝福Happy Birthday,Will。?

周二的马克思基本原理概论课程上老师稍微讨论了966。她的观点是,在996工作制度下,员工们的生产和再生产,aka,谈恋爱结婚生小孩等等是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的。

这大概就是我需要保持一个人的灵活性的原因,毕竟将来我可能需要007,在工作之外的美好事情上,可怜的没时间没精力。

最近一个星期尝试帮同学安装机器学习框架Caffe未果。Caffe框架的编译过程让我认识到两件事情。其一,更新自己的环境固然很好,但仍然要保持对先前环境的兼容性。因为许多软件,特别是使用C++编写的软件,并不一定符合最新的标准,或者说在不一定能够在最新的环境下编译通过,尤其是跨屏的软件。作为一名立志成为全站工作人员的学生,应该具备有这样的觉悟。

“庸俗的教育制度生产庸俗的学生。”期望通过加强控制来提升学生品质是不正确的。

而在广州大学,我所认为正确的,反而带上了理想主义的色彩。我的设想反而因为虚无缥缈而给人带去理想主义的色彩。其一,课堂应当足够开放。学生应当充足的选课的自由和决定以何种方式参与课堂的自由。但广大似乎正在走向另一个极端,即通过强制手段将学生限制在课堂内。

只是在一个团队里,总得有一个人来背负罪名。

看《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时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本周尝试在知识体系的复习环节上进行方法的重大革新。复习环节上的漏洞自高中以来就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一个星期以来,提出了依托notebook和code-sandbox进行滚动复习的策略,但是没有很好地执行。究其原因,正是没有充分地时间来进行这个环节。我愈发地认识到,在我有限的任务处理能力中,时间与任务的冲突将会愈演愈烈,最终会使得体系的贯彻带来不可跨越的障碍。出路应该是将温故知新的环节提高到Medium级别,并固定一个时间执行,结合暗时间的利用推进。

Just do it,开始做某件事情总是困难的,何况这是一件自高中以来一直有待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因此得到解决,那么我的体系就基本完备了。

重温了《微博江湖》和《声之形》。很惊讶的是Will购买了《声之形》的蓝光碟。

5月13日补:我还是没能来得及给Will送上生日祝福,并且干净利落地忘记了5月12日是母亲节的事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