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是己亥年的第48个星期。本周迎来了PHASE方法@2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危机警戒状态”。

所谓的危机警戒状态,主要是在一段时间内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个或者几个目标上,而停止安排无关目标的行动。周一和周二进入危机警戒状态时,我感受到压力水平回到了高三的水准,但专注力并没有相应地提升。反而由于过高的压力,进行活动的积极性下降了不少,心境开始出现波动。

Yellow Alert

11/25 主动陷入

11/26 斗志高昂 23:25 轻微焦虑 【原因】估期不足,情绪泛滥 00:00 已镇压✔

11/27 14:58 水果激励 睡眠补充 23时许 正式进入危机状态

11/28 16:18 与室友聊天 备受鼓舞 斗志高昂

11/29 秩序崩溃并退出危机警戒状态

“危机心流”行动日志

在上面的危机状态日志中显示,我不断采取各种激励措施,暗示此时心境已经进入不稳定状态。11月29日行动秩序完全崩坏,最终考虑退出危机警戒状态。

危机警戒状态“集中力量”做事情的初衷是正确的,但执行的过程中伴随的副作用是极高的压力水平、心境波动和下降的行动效率。从这点看来,进入危机警戒状态弊大于利。另外,在危机警戒状态中,除与解除危机警戒状态相关的目标能够分配到执行的时间外,包括“探索”在内的其他目标根本没有获得执行时间的机会。这从本质上说,是违背“探索世界”的核心原则的。

PHASE方法应该采用更好的“阶段部署”来规避进入危险的状态,而不应该采用强制性的危机警戒状态来解除危机。

关于“危机”,这是一个与认知相关的问题。事情做不完的境况确实是存在的,但与其关注于危机本身,进入某种“危机警戒状态”自乱阵脚,更应该关注的是解除危机的手段,即应该使用更好的阶段部署方式,有序地安排行动的时间,使智力和体力得到充分地发挥。

综上所述,我决定删除PHASE方法的“危机警戒状态”条目。


随着危机警戒状态的解除,本周开始看PA青春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樱花任务》以及黑桐谷歌录制的小岛秀夫的游戏《死亡搁浅》。中途体验了明日公司的《人力资源机器》和B站出品的文字冒险游戏《妄想破绽》,以及关于中国警察的纪录片《保卫解放西》。

本周也重新开始了阅读和写作上的尝试。

好的,就这样开启新的一周吧。


特色图像为グリーン@3日目南ヨ_46a的作品crow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