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50#51#52 | 泥潭般的三周是对骑士的试炼

己亥年的最后的三个星期也一点都不平静,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50 | PaperStack

#49刚刚看完《恶魔之谜》后,在#50末要提交软件工程作业和面向对象设计与分析的作业,这两个课程的大作业是由我主要设计的PaperStack。PaperStack进入编码阶段许久,尽管每周都推进一点编码阶段的工作,奈何要完成PaperStack就好比要在帝国时代Ⅱ修建世界奇观,工程量太大。#49刚刚建立的日常制度,到#50的周二重温了《恶魔之谜》和《黑组Party》,周三《樱花任务🌸》完结,周四开始“安排加量的PPS工作”,周五疯狂赶工,周六整天赶工,声称要“在破晓之前等待黎明”,周日“向夜晚借几点钟”,一直做到#51的周一下午毛概课前……日常制度维持到周三就崩坏了。(有趣的是周二我还觉得日常制度进行得很好。)直到周二下午正式将PPS阶段性完结,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宿舍了,“走出寝室之后,我想赞美太阳,赞美脚下柔软而坚实的土地,连这带有一点霉味的空气都如此可爱”。就像是完成几千字稿件的那个星期,双臂发疼,手指僵硬,误码率高。那几天的恐怖情形,若非亲身经历是难以体会的。

本学期PaperStack引发了我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诸如:

  • 如何在一个团队中协调工作进度,而不仅仅只是“孤军奋战”。
  • 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无法完成的工作”,以及如何调节工作进度。

关于PaperStack,起初我自己的想法是“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并且项目涉及的范围太广;项目语言使用TypeScript,不希望大家在学习新的语言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另外项目使用Git进行代码协作;而大家使用Git的经验不足……种种原因,在项目后端代码的编写上主要由我来进行。直到最后一个星期赶工的时段我才发现,这些理所应当的程序逻辑,要使用编程语言的文法书写出来也并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若是缺少了DangoSky和MonreeStudio在前端界面和用户界面的设计等方面的工作,而这些重要的事情完全由我一个人来进行,那么我或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来完成。(或许永远都无法完成。)

这次任务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度的,团队的协调配合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要懂得借助他人的力量来完成工作。


关于“无法完成的工作”,前一段时间我否定了“危机心流”行动和紧急状态;而现在的我,在经历PaperStack的工作量危机后,需要重新思考否定掉紧急状态的想法是否合理。

在一些时间分配比较紧急情况下,确实需要用到类似于“紧急状态”的方式来协助调整目标。此种情形下,若将多数资源集中到亟需实现的目标上,确实会使日常受到极大的影响。自新PHASE改革以来,日常行动作为“梦想的阶梯”般的存在,我已经充分地认识到了它的重要。

虽是如此,人首先应当立足于现实,梦想的实现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缺乏现实基础的梦想是不可能达成的,因为梦想的实现过程是一个将理想坍缩到现实的过程。

虽是如此,人首先应当立足于现实,梦想的实现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缺乏现实基础的梦想是不可能达成的,因为梦想的实现过程是一个将理想的光景拉近到现实的过程。若是没有现实基础,即使达成了也会迅速崩坏的,就像#50的日常制度的崩坏一样。

因此,PHASE方法中新增了一项“专注部署”,允许在一定的条件下,将多数资源向特定目标倾斜,包括暂停日常和改期探索以获取更多的资源。从#51的实践看来,专注部署在目标资源需求量巨大的时期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此外,本周PHASE还强调了“再部署”阶段。

顺带一提,#50的周六,那个接近要“向夜晚借几点钟”的日子恰好是我的生日。这个生日因为工期问题从早到晚写代码,算是史上第一个具有重大教育意义的生日吧(苦笑)。本周决定买《恶魔之谜》的原作漫画,这是我购买的第一部纸质漫画,也是继Bilibili大会员以来,在ACGN领域上的第二笔开销。

#51 | 人工智能大作业

#50的高工作量延续到了#51。实际上,#50的PPS在本周二才算是完成了。周三时从图书馆借了《代码本色》,并正式开始制作人工智能大作业。我们小组的人工智能大作业由我、DangoSky和几度已渡和一只东永共同完成,主题是“使用细胞自动机模拟简单的生态系统”。主题初定的时候我设想让团子做一个前端,用于演示生态系统中生产者和消费者分布的动态变化,但是工期不足,最后不得不取消。本次作业过程中也是第一次尝试使用LaTeX做学校的作业。在做人工智能的大作业的同时也再次尝到了在课室里学习的甜头,课室里面的学习可以保持极高的专注程度。“避免腐坏和堕落的方式就是离开寝室,到教室里面去。”,我如是想。

此外,使用台式电脑帮助Joye完成了人工智能大作业的计算。周三是战双特别行动的最后一天。周三还有一段小插曲:在Steam上和wangfujian买了帝国时代Ⅱ决定版,但是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还是无法联机,似乎因为决定版或者说Xbox Live没有在中国国内开设服务器,于是向Steam申请了退款。

关于自身性格的一点反思

长久的岁月以来,我一直强调个人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对家庭应有的责任,强调成员对于小组的责任,强调个人作为社会的成员对社负有的责任。但我竟然忘记了责任产生的本源。直到我进行积极心理学期末测试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将“爱”放置在十种正面情绪之首。承担责任是爱的形式,而爱是包括负责任在内的种种行动的本质。

当我决意要尝试向世界输出能量的时候,我忘记了输出能量应该源于自己对世界的爱。反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也缺少对爱的认识和表达。

比如,我不喜欢寝室的学习环境了。不喜欢寝室的环境是因为不能认同寝室里浮躁的氛围,以及室友关于一些关于现世身边人物的议论和在特定问题上的看法。因为这样那样的举动,我对一些人出现了反感甚至是厌恶的情绪。但是,“厌恶”是情绪的不正确表达,因为这种情绪使得对某人在某件事上的态度或观点的反对被提升为对人的厌恶,继而诱发对此人其他举动的反感,同时一昧地“忍让”为日后埋下了冲突的根源。相对的,就某件事情表达明确的“反对”意见才是正确的表达情绪的方式。

之所以会产生厌恶的情绪,正是因为我“忘记了”人要爱自己,要爱自己的生活,也要爱与自己相处的人。要转变自己的想法,先爱他人。从爱的立场上出发,设法将自己的爱传递给他人。仅仅是“有爱”是不够的,作为骑士要更进一步地,设法将爱“传递”给对方。

大一学习新入学的时候,我作为寝室长曾经给每位同学办过一次生日庆祝。大二开始之后就是大家零星地组织活动了。有机会的话,下学期也应该继续筹备这样的集体活动。

最后思考的结论是,应当为自己长期以来阴晴不定的性格树立一条骑士的性格准绳:“爱自己并坚定自我;于事积极思考;爱他人并传递爱”。

如果自己已经破坏掉了某些东西,那么就要用实际的行动去弥补它。若是平常的生活中没有爱,那就去创造它。这将是一场长久的与自己内心地懦弱、阴暗或黑暗面进行的斗争,但我确信最终的胜利是显然的。我将认清自身与此世间全部的恶,并热爱自己与身边的一切。

#52 | 今年最后的作业与期末复习阶段

本周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掉本年最后一个需要提交的作业——操作系统课程设计之后,正式进入到期末复习的阶段。

今年CF的Goodbye 2019定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星期日,由于临近期末的复习, 似乎今年我要缺席这场盛宴了。但让我高兴的是PHASE工作得很好。并且,我还保持着我骑士的誓言。

回头望望,这泥潭般的三周我竟然平安无事地度过了,真是一个奇迹。多睡一点,用于犒赏连日的劳作。料峭的寒冬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决定在庚子年开一个好头。来年的第一周见!


今年的年终总结定在1月4日至1月5日。稍微翻了去年的年终总结,当时立下的flags现在倒了一地。DangoSky去年留言说,感觉2019年“会是不一样的一年”,而今年的我仍然不急不缓地走在自己确定的道路上。I’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