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4 | 务贵有恒,事须有常

时节如流。我在屏幕前一成不变的荧光中迎来了庚子年的第4个星期。

不过,日子也并非真的一成不变。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虽仍是盘踞在家中,但不同以往地离开房间,将餐厅作为自己的据点。将14英寸的笔记本摆放在4人入座的圆形餐桌上,电源线悬吊在地面上方20厘米处,一头连接着笔记本的电源插口,另一头插在厨房里的插座上。我家的客厅和餐厅是连在一起的,“玄关”就在我所坐的位置的对面。妈妈若是回家了,我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使用电脑时,在客厅里活动的妈妈也能感知我的存在。我试图通过这样的形式,增加我和家里人相处的时间。我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明年毕业我再离开家的时候,或许与长辈们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

玩移动游戏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有打开过手机或电脑上的游戏;写作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打开过文字编辑软件;阅读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Kindle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灰尘。但我觉得这样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相对的,时间统筹的周期可以变得更长,以一周的视角来管理时间和安排行动,使每个行动都能获得足够长度的时间从而充分地实现目标。现在我每天的日常就是晨间日记、晚间日记和强时限的每日学习强国和广州大学的“经典诵读”小程序任务。日常行动变少,这些日常行动本身能在一天内安排到合适的时间段得到执行,而不会推迟到第二天。

Phase软件改名为DayPrimer,时间管理方法仍暂定名为PHASE。DayPrimer这个名字来源于上个学期洗澡后想到的软件中文“日引”。目前确定了CLI(Blessed)和Desktop(Electron)两条开发方向,公共的部分放在Core。但是代码如何复用我还没有想好。我果然还是放不下Blessed,美丽的命令行界面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春节临近,迎春花市摆了起来。今年是我和年长我十岁的表哥带着他的小女儿逛花市。十多年前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某一年的春节表哥带着我玩《大航海时代4:威力加强版》。(我真是对这个“威力加强版”记忆尤新。)人类成年以后身体就不会再成长了,或许不需要再过十年,后辈的身高就可以追上我了。哎呀,又到了感叹岁月如歌的时候吗?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

春节探亲自然也少不了,今年的春节我家在香港过。我们出门乘坐动车到深圳,然后从福田口岸过关到香港。在高铁动车和深圳的地铁上,许多人因为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而戴上了口罩。香港这时候戴口罩的人并不多,但今年的年味确实不比往年了。因为预防病毒,过年的时候我们在家里也没怎么出门。香港无线电视台正好引进了《庆余年》,我们就在家里看电视,几天就把第一季48集看完了。偶然得知《余庆年》的作者猫腻和《将夜》的作者是同一人,正好今年《将夜2》在网络上开始播出,我们看完《庆余年》后开时就看《将夜1》。

本周出发去香港前看了《重启咲良田》这一部番剧。我特别喜欢这部番剧,因此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但我又不想过度剧透,因此只能简单介绍一下。

《重启咲良田》原著为轻小说;动画版在2017年由David Production制作。从数据上讲,《重启》算是比较冷门的番剧。作品属于青春校园题材,讲述一群拥有超能力的高中生的故事。作品亮点其一在于角色有趣的能力,其二是持有不同能力的角色之间不同观点的冲突。动画的特色是静止画面较多,剧情主要依靠人物间的对话撑开。主要角色的配音员包括悠木碧(曾为《哥特萝莉探案集》里的维多利加、《谭雅战记》里的谭雅配音)以及花泽香菜。(欣赏悠木碧起伏的性感声线实为看番的一大乐趣。)不过,看番更深一层的乐趣则应当来源于观众自己对剧情的思考和理解。换言之,这确实是需要关掉弹幕并静静地思考的番剧。

2020年1月19日至1月2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