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11 | Aggresive Schedule

记忆中的周日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假如人的记忆只能维持7天,在没有日记的情况下,是不是就会陷入周而复始的循环呢。读着7天前的日记,记忆里情绪渐渐鲜活,连那一刻的悸动也复现在屏幕前。

周一正式开始按照学校的课程表上课。那天晚上我搭建了用于记录嵌入式系统课程的网站,并给课程胡乱地起了“ESiT”的名字,希望能以此记录下学习的过程和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并能帮助到一起学习这门课程的其他同学。矛盾的是,我期待着与他人建立联系,又畏惧着自己的弱小与傲慢。

这个课程记录网站使用Hexo静态博客引擎,主题基于iCalm,并进行了一点修改。建立网站的当晚,我向iCalm主题的作者nameoverflow提交了一个PR,这是我的第一个向社区里完全陌生的人提交的PR。不过在提交PR之后的短短十分钟之内,我就发现自己的PR内容跟之前一个closed PR基本重复。(lll¬ω¬)以后自己提交PR前要先看一下issues和pull requests(包括closed的部分)。

周一维护了青锋云,把内核和软件包都升级了一遍,整理了第三方的软件包。金老师的课程确实让我兴奋了起来,课程的任务也逼迫我去尝试之前浅尝辄止的内容。目前为止,金老师提到的东西还在我的认知范围内。

周二远程施法帮助几度已渡安装了Ubuntu,这是最充实的一天之一。

这星期我看到winnerwinter开始用Arch发行版,我也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安装了Arch。

初步体验下来,Arch还真是折腾,屏幕背光就折腾了几个小时,后续事情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星期。估计要形成生产力我还要折腾几个月吧。

起初我还担心Broadcom无线驱动的问题,但目前看来这块网卡在Linux上运行比Windows还要稳定,至少没有因故宕机过,难道我之前关于硬件坏掉了的想法是错误的?KDE装了,但发现基础服务都没跑起来,但还是先拆掉把。

接下来的计划是把先前胡乱打的包统统拆掉;调整一下tty的字体,文泉驿有用武之地了。

这样下来,我是不是可以自己做个发行版?[\滑稽]

我期望着体验团队合作的感觉,并渴望在团队合作中成长。周六时加入了monree的语料库企划,小异也在项目组中。测试网站正在紧张筹备中。前期打算以闭源方式进行开发。

我的漫画《恶魔之谜》还躺在快递的总仓库没有寄回发件人那里。,,ԾㅂԾ,,


It’s hard to balance your life, but it worth trying at least.

2020年3月8日至3月1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