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18 | 驶向黎明的摆渡船

五一调休,这星期从周日开始要连续经历两次周一。金政哲老师的课程首当其冲。

前辈们指出的坑非要自己踩一遍懂得回头。这方面已经吃过两回亏了,第一是在组网技术课程上,第二次是在嵌入式系统课程上。这两次同样都是安装软件的问题。

踏实的探索精神并非不好,只是希望自己应当能从前辈的经验中学习。在保证完成的前提之下再进行探索。

这里也暴露了间接的经验是否应该采信的问题。间接经验的采信,要根据行动的性质和经验的性质的而定。除了前文述及的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应该采信前辈们的经验之谈外,经验的性质还包含两方面:其一是信源,其二是信息本身。前辈们的经验有充足的理由去相信,毕竟经验是他们通过实践或经过他们验证的渠道得来的。信息本身又包含着可用和不可用的矛盾,需要批判地进行采信,不能全部采信或全部不采信。

如何避免间接经验的以讹传讹呢?这是探索和验证阶段的任务或责任。进入这一阶段的标志是自己已经对当前的科目有了基本的认识。不应该在需要经验指导的前期尝试验证工作。

除了今天的软件问题之外,我在VMWare 4.2.24中,将高版本的VMWare 6创建的虚拟机与当前版本的创建的虚拟机共用一个虚拟硬盘。当删除当前版本的虚拟机时,在管理程序给出确切的“不会移除共用虚拟硬盘”的确认删除提示后,我确认删除了虚拟机,但管理程序将两个虚拟机共用的虚拟硬盘也一并删除了。这应该是当前版本VMWare的bug。未能在Changlog中发现此bug的修复信息,或许是高低版本兼容问题。

以后在类似特殊环境下删除数据时需要谨慎对待。所幸该虚拟硬盘上没有重要的数据。这次意外的删除事件倒是缓解了硬盘空间不足的危机。


号外号外,《公主连结R》团队战5月7日开启。工会对角色的配伍、等级和Rank等等都有明确的要求。这到底是玩游戏还是上班?(笑)电子竞技不容小觑。

看完了《太空无垠》共4季。这场略悲观的太空奥德赛,从第一季起就显示出与《星际迷航》系列所不同的未来观:人类阵营内部的分裂、贫富两极分化、6000人竞争一个工作岗位的大失业、福利国家。绝大多数人在底层过着无意义的生活。马克思的理想——人人自由的社会——未能实现,人类局促于太阳系,社会的形态未能比21世纪有所进步。

周四与当时明月通话,我们聊到了biubiu。看明月哥最近频繁转发的微博抽奖内容,实话说我有点担心他的感情状态。这样真的好吗??

帮妈妈的同事从网络上下载经典老歌时才意识到版权时代真的来临了:现在很难从网络上找到盗版歌曲。所幸,网易云上有不少80后和90后爱听的歌曲。下载的歌曲不少是是网易云音乐的私有格式(.ncm),可以用ncmdump转换为mp3格式。

修了RSSHub微信公众号路由中的图片显示后订阅了LinuxCN。

最近打算赶在CentOS 7的生命周期结束之前,将青锋云切换到Ubuntu 18.04 LTS。青锋使用CentOS已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感谢为CentOS贡献的开发者们。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试,尽管一些影响时间分配的因素已经逐渐被定位和排除,但理想的时间分配状态还遥不可及。为了给十六等程权重时间分配方法争取一点优势,从明天开始将起床时间提前半个小时,将睡眠时间减少到7.5个小时。

2020年4月26日至5月2日

“庚子#18 | 驶向黎明的摆渡船”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