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我为何开始写作

一直以来我甘于做一个读者。这并非是我不情愿拿起笔,只是内心空洞,实在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表达。如果说现时情形有所改变,多半要归功于自己写日记的习惯吧。

从我高三那年,我开始在为知笔记上写日记。此前我只是在笔记本上断断续续地留下过不少生活记录。那时是17年的4月,我一下子买了3年为知笔记的会员,开始比较规律地记录自己。自高二以来的那段时间,我正在遭遇着迄今为止不算短的人生中最大的困难,而在高三这样的困难发展到顶峰,写写日记成了排遣苦闷的心情的一种方法。正式进入大学之后,日记彻底地成为了我的日常。

目前为止,我写的最多的体裁仍是日记。我的记忆是暧昧的。在挂历的轮替中,记忆中的事物或渐渐模糊,或在原本的面貌上被赋予更多的形状和色彩,在不知不觉中被歪曲成另一种真实。而通过每天固定留下的文字,我能找回当时的我。日记能帮我在平凡的生活中剪下日常的碎片,让我发现生活的不平凡;它能提供反思今日的契机,又能在未来某处批判自己时提供辩词。这是我进行“写作”的原动力。

也许是从大二那年开始,除了日记以外,我开始进行一些别的尝试。比如提前半个小时进入教室,在草稿纸上用三言两语刻画自己的想法。又比如,我开始比以往更频繁地更新自己的博客。大二到大三的零零散散的尝试最终不太成功,首当其冲的拦路虎是:我书写的速度跟不上我的思维的漂移。

我高中的语文老师曾告诫我们:“思维就像是‘气体’,而语音是‘液体’,文字是‘固体’。”气体飞逝后无处可寻,只有将气体凝华为固体,思想才得以保留。我试图通过加快我的写字速度的方法追赶即将逸散的思维,但不得要领,字反而越写越歪。

既然手写的方式行不通,那就干脆电子化吧。遗憾的是我键盘输入的速度不佳。我只能使用拼音输入法,而且习惯打全拼,因此我的打字的速度其实并不比写字的速度快多少,全神贯注也就勉勉强强能够到50wpm的一般人水平。为了提升速度,我好几次有了学习五笔输入法的念头,但恐惧使用五笔形成生产力前的大量练习时间,没有付诸行动。尽管我知道语音输入才是未来,但我不想用语音输入——我倾向于保持安静。况且,在大学拥挤的生活环境中使用语音输入恐怕会打扰别人。

让我下定决心要破解输入能力的障碍和尝试“真正的写作”的是《文学少女》这本轻小说。看到野村美月笔下的作家如何用文字传达情意后,我萌发了强烈的写作意愿:既然野村美月可以写出这样的作品,那我也可以。如果说,三四年前开始的日记是为我自己而写,那么从此之后的一些文字,可以尝试为我和我的读者而写。

近期,在练习了小鹤双拼输入法之后,我的输入能力终于有了飞跃。双拼的节奏感让我体验到打字时飞扬感。输入的速度跟上了思维的速度,输入技术的革新彻底破除了写作的技术性障碍。

在表达自我的热情的驱使下,既然书写的障碍已经不复存在了,写作就成为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空凭热情恐难持久,还需要一个目标来鞭策自己。考虑以一个星期为周期,每天能写上一个小时,按每小时两千字计算,再给一点的修改润色的时间,一周应该可以产出一万字左右。这个中规中矩的字数目标,对于刚刚起步的我应该刚好合适。

最后,感谢你的读到这篇文章的最末尾。希望在我的下一篇文章《苍穹巡游》中还能再见到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