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41 | 秋日的吟游诗

提瓦特大陆众生奔忙:行商运货,骑士巡街,农人耕作,连神秘的占星术师也会困于生活。——哦,不过吟游诗人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做。

《原神》全蒙德最好的吟游诗人

时间之矢自它被射出之后就不曾停止飞行。最近,我意识到在过去的思考中,我常常忽视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自我。过去,我把“没有自我”、“没有自己特别想做的东西”当成是我自己的特质。在过去的将近二十一年的生活中,(除开高二和高三的热恋中的异常状态,)我整体处于低欲望的状态。

我把这种低欲望的原因归结为在物质和人际关系等方面的满足。物质的充足使我远离死亡。而我的核心人际关系,比如家人和朋友一直都很稳定。因此,在生活上我别无所求,安安稳稳地度过每一天。孩童时期的主要活动,除了玩,就是学习。在学习上,我性格安静,有些内向,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又继承了父母优秀的基因,还得益于稳定有爱的家庭环境,即使没有任何人对我有所期待,我的学习成绩还是名列前茅。“足够了。”对于未来,我没有任何执念或欲望,甚至也缺乏对未知的渴求。

没有任务,我就什么都不做,也许有点玩世不恭。但随着生活变得丰富和多元,自主支配的时间变多,不去思考,随心而行的做法开始出现问题。是的,在几乎完全自由的成年人的世界,我几乎不能抓住时间之砂,使它发挥应有的价值。成年之后的多数时间,我都在无所事事。我也无法保持单纯,循着某个人对我的期待前进,因为周围的声音变得嘈杂,这些声音指明的方向不能分辨对错,甚至相互矛盾,有的还无所谓对错。

在这样的世界里,我过得快乐,但不充实。

没有欲望,意味着自由。完全的自由,对于一个没有自我的人来说,也许是最大的不自由。因此,我需要重拾起“自我”的概念。人是最珍贵的资源,而我要重新捡起的正是“自己”这个最珍贵的资源。

因此,我先要分辨出目前实际生活中的行动,哪些是建立在明确的渴望中的,而又有哪些只是随波逐流的想法。然后,我需要建立对一些东西的渴望,并让这种渴望驱动着我前进。

在前几篇的文章中,我写到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做好 DayPrimer 时间分析工具。我还整理了目前的一些其他欲望。这些欲望应该能驱动我完成这个十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