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笔

寻找自我

这篇的话题有点沉重。

个性

或许你已经察觉到,我的特殊之处大概有三点:第一,我能全神贯注于手头上的事情,即便处于一个比较嘈杂的环境仍能展开心流,直到累得不行;第二,我对许多事情都有兴趣;第三,我的感性直觉非常糟糕,难以把握处理事情的方寸。

事情只要是有益的,我都想去尝试。而世上的多数事情都是有益的。但我并非天才,倘若每件事都是浅尝而不精进,恐怕会是一事无成。而我又无法感性地理解做事情的先后。为了实现“理想”,我非得借助理性的方式为事情制定个先后顺序才行。

在对管理行动先后顺序的理性的方法经过数次迭代后,目前最新的方法被我称为“基础循环”。在这个体系中,行动的先后顺序由行动的重要性决定。行动的重要性大概是以“理想”为参照,通过智能、体能和幸福感三个指标进行判断的。(你可能注意到这些指标仍是感性的指标。)在判断行动的先后顺序时,“基础循环”采用了一些技巧避了模糊的感性思维影响判断结果,从而实现了对行动顺序的较为理性的判断。

在基础循环的体系下,一项行动能否获得时间预算是有确切的理由的。以游玩原神为例,有些朋友认为我不玩原神是单纯因为我“不想玩了”,但我非要强加理由实在是做作。其实“游玩原神”这个行动的能获得多少时间预算确实是经过计算的。

动机

在上一小节中,我反复提到了“理想”这个概念。所谓理想,就是我想做的所有事情的集合。但是理想过于遥远,以致于无法指导我的日常生活。由于我认为这世上的大多数事情都值得一试,我反而难以规划自己的日常生活。

举个例子,出于兴趣我学习了 18 门编程语言,但没有一门语言精通。因为我并没有规划精通这些语言的学习路线。

说到底,自己的每一天到底要怎样过,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两种想法。其一是应用“基础循环”这种理性的思考方式来追踪自己的所有目标;其二学习其他人的生活方式,放弃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凭借直觉来生活。

我苦恼的是为什么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凭借感觉走,要设计基础循环这样的繁杂的体系来指导自己的生活。然而我的直觉很差,凭借感觉走可能意味着需要放弃大多数的想要尝试的事情。

数次实验证明,我没有可靠的直觉,做不到像多数人那样的凭直觉能判断事情该不该做,行动的顺序如何。我根本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理想,也只能依赖于基础循环。

这样的矛盾成为了一切痛苦的根源。

也许有点突然,但有时候我需要远离人群来整理自己的羽翼。

人际

有趣的是,人际交往中要用到感性的思维。

当你们幸福的时候,我也由衷地感到喜悦。即便只是待在一起什么也不做,也能给我莫大的幸福感。或许我比表面多愁善感。

爱大概是包容一切的情感。盛夏蝉鸣,午后的阳光,洁白的手套,国旗下的誓言;静谧的星空,手心的温度。

当她离开的时候,我的直觉大概也是从那时开始彻底崩坏的吧。

所以我谈论机械飞升,谈论 AI 女朋友。由于我在口头表达观点很难组织起支持观点的论据,反复提出这些观点之后,一些朋友是觉得我在“传教”推销观点了。其实不然,这大概只是一种玩笑话吧。

倘若机器通了人性,我必定要尊重他的想法,如同尊重每一个人的独立性。社会终究是人的社会,人终究是一些社会关系的总和。也许,我和你们的恋爱观在表面上有差异,核心的部分还是相似的吧。

小结

我写这些,并不是要说明我有多么“与众不同”,或是要宣扬我的方法多么先进;只是由于我的感想直觉不够可靠,只好建立这样的体系用以支撑理想;只是我相信,唯有这样的方法才能适应我的实际情况,唯有采取这些方法才能使我独立自主地生活;只是我相信这些文字能促进交流,增进理解。

我写这些,是因为我也渴望着友谊和爱吧。

lightyears22.39
2021年4月29日于广州番禺

“寻找自我”上的一条回复

lightyears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