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下一场最高虚构的雪

时隔一年,键盘输入的技巧已经有些生疏了。

我并非天生的作家,对写作也并非热情饱满,但对遗忘的恐惧和不安最终仍促使我回来敲下这些文字。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沿着时间的单向箭头遗失了不少记忆。对于生活中的人和事,我的记忆本来就浅,近几年来记忆力又出现了明显的衰退。因此,我渐渐开始害怕也许某一天我会忘记重要的人和事。因此,我将重新开始记录我的生活。假使某天我真的失去了记忆,希望我能从这些材料中找回三五个瞬间吧。

最近,我开始逼迫自己写一些评论或小说之类的东西。评论的创作主要是希望自己阅读或观看一些东西后能把些许感悟凝聚成想法留存下来。写小说果然还是太强人所难了,我现在还驾驭不了复杂的情节,只能写些小短篇。

这篇日志的标题是我从大学室友推荐我读的一本书的中借来的。具体是哪一位室友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 Monree、几度已度或是团子他们三位中的一位吧。幸而通过写日志固定住了记忆,现在我至少能记住那本书的标题了。

lightyears22.9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