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天使在人间

事情往往不会朝着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这是常事。针对一些出乎预料的情况,我们往往会做几个预案,以免被生活打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果事情的发展甚至超出了预案的范围,那当事人的心情可能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我喜欢一个妹子的事情是在一次宿舍夜聊中透露出来的,这我的室友豹、帅、威三人是知道的。在他们的怂恿下我加了妹子的微信,而且简单聊了几句,感觉还不错。

今天是平安夜,但是我的情绪并没有那么平安。

前几天我决定在平安夜给我喜欢的妹子搞点活动。 为什么要搞活动呢,因为我觉得好像是该搞一搞活动了,好像隔个三五天搞一点活动还是应该的。上次进行的一些小动作应该是在冬至(周二)那天。为什么是在平安夜(周五)呢?其实我自己是不怎么过平安夜和圣诞节的,不过好像平安夜和圣诞节在学校里还是挺火的,是一个搞活动的机会。平安夜我估计不适合搞活动,因为平安夜好像是关系比较亲密的恋人才会进行的活动,而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其实现在都不应该是“我们”,而是我单方面地喜欢她。)所以就决定是平安夜了。

具体搞什么活动呢?我首先想到的是送礼物。其实事后据阿斌分析,其实我们这个程度,最好还是简单说一句圣诞快乐就好。毕竟感情还是要慢慢培养的。当时阿威也警告我说送礼物似乎不太合适。但是,我可能是脑子一热就犯贱,决定送礼物。而且我觉得苹果太土,不想送苹果。但是我自己又拿不定主意要送什么礼物。一开始我决定送一个朴素的瑞士的巧克力,但是帅强烈建议我不要送这种看起来的很廉价的东西。(我完全没发现这个东西有问题呀,是不是我和大家思考的角度都不一样。)我又请了 corhow 等人帮忙参谋参谋,corhow 提示我可以送香薰或者一些有礼物包装的东西。但是现在时间太紧了,在网上购物应该来不及了。最后,我在阿威的帮助下,我在本地市场好特卖购买了蒸汽眼罩。在阿斌的坚持下,我还买了苹果。

好家伙,隔天就是平安夜了,我硬是没有睡着。有效睡眠时间好像只有三个小时。不过,我想,即便是我睡眠质量充足,第二天送礼物的时候就会犯二。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临时决定,把妹子约出来的一起吃个晚饭。因为之前一直发愁送礼物的时机。我不太想单独见面送,因为这样要把妹子叫出来,就挺尴尬。所以当时决定在课间送,但是这样妹子要先去吃饭再回宿舍,带着礼物袋子去吃饭有点不方便。欸,但是如果约出来吃饭,就可以吃完饭气氛正好的时候把礼物送出去,而且妹子拿到礼物就可以直接回去不会不方便。而且,即便没有把妹子请出来吃饭,起码也可以让她收下礼物。计划通。哎,现在一想,约出来吃饭不是比送礼物更离谱吗,我到底是怎么想到的。离谱啊离谱啊,完全失去正常的判断力了。

以上都是计划和准备阶段的事情,平安夜这天到了。这天我们上午有课。第一节课,复杂网络。我八点十五分左右到达课室。按常理说,她应该会在上课前到达。但离谱的是,万年坐校车迟到老师竟然在上课前十分钟到了课室。按正常的出勤率,上课铃响起时课室应该坐满了人。意外的是,当天的出勤率非常低,上课时只来了不到一半的人。意外的是,上课铃响之后她还没到。我只好放弃在课室后方的观察阵地,回到课室第一排的常规座位。第一次交谈的机会就这样错失了。

复杂网络课是没有课间的——没有机会。但是早上第一节大课和第二节大课之间有个 20 分钟的大课间,足够我们转移课室和进行交谈了。但意外的是,复杂网络竟然拖了足足十分钟才下课。转移教室的时候,其实她有一阵子是单独行动,这本来是交谈的好时机。事后回忆,这确实是最好的机会了。但是,我怂了,抱着礼物袋子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往前走了。关键的时刻,我又怂了。

在第二节大课算法课上课前,我总算是跟她谈上话了,表明了请她出来吃饭的想法。不过,意外的是,她说她们约定了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晚上出去玩但还没有最终确定。而我,没有把礼物送出去。随后,我坐在妹子的前一排,度过了一个坐立难安的算法课。随之而来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其实是极蠢的主意),约中午不就可以了?下课了,我想她表达了不然就约中午的想法吧。她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我说没有没有。我们又聊了两句,我说要不然还是改天吧。她说改天吧。她离开课室了,而我,还是没有把礼物送出去。

这还不是最窒息的操作。中午我决定要把礼物送出去。就在微信上问她想不想要苹果。其实当时最难受的是妹子微信回复说那多不好意思,苹果还是你自己留着吃吧。我知道她是以一种轻松的语气在说这句话的。但是当晚我从河边散步回来,看到楼下竟然一个社团的人都能互相送圣诞节礼物。一想到妹子可能收到了“(从我角度考虑)关系更浅”的人的礼物,就挺难受……简直是被自己的操作气哭了。实话说,这并不是很难受,但就是有点难受,尤其是打开圣诞苹果盒子吃掉苹果,并且拆开自己包装的眼罩分给帮忙参谋的友人们的时候,想起当初自己搞礼物包装还搞了两个小时的时候,真是哭笑不得。

感觉自己的心意完全没有传达到,或者说传达到了但是又有种奇妙的莫名的被拒绝的意思吧。

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对方的感受。但是,考虑得太多就相当于其实没有任何考虑。因为考虑得太多,都不知道哪一种是对的。

反思一下,自己还是挺窝囊的。最终结果,也在情理之中。其实都是自己作的。不送礼物说句圣诞快乐不就挺好;送礼物不请出来吃饭不就挺好;妹子单独行动的时候别怂上去交谈不久挺好;直接把礼物挂在门上不就挺好。非得要作,真是离谱。

目前我自己的问题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容易把天聊死这一点,还有在妹子面前特别怂这一点。感觉他们专硕的班长西瓜皮战士就很强,话题很多,跟妹子的交流也很流畅。其实他们在课堂上交流的时候,我确实是有一点难受。也只能哭诉自己的愚钝了。

哎,以后再找找机会吧。而且一定要头脑冷静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