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原来我不能喝酒啊

地球上确实有些人是不能喝酒的,比如我。要么我对 Rio 的配方过猛,要么我就是对酒精过敏。总之,星期一晚上喝了桃子味的 Rio 之后浑身难受,室友说我的脸全红了。哎呀,我喝啤酒就不会有事。(难道说啤酒其实不是酒,或者说啤酒其实没有酒精。)感觉我的身体要是再灵敏一点,可以去当个酒精显性剂。

又到一年毕业季,我们欢送组里的学长毕业。我们和学长聚餐;还有和导师在大学名厨聚餐;和学长拍了毕业照,背景是大学的湖畔和钟楼;我们还给学长送花了。

组里面的研三的学长只有一位,明年的话就是三位,再下一年就是我们了。连同本科留在学校的四年,我已经在学校呆了五年了。(宅)去年毕业季,想到九月份还要留在学校读书,根本没有毕业的感觉。可能疫情也是一个原因吧。

Akane 在做了,进度比较慢,目前完成了插件系统的初步建设;Dapao 的区块链的项目也还刚刚起步,目前除了区块链以外的所有环境都已准备妥当。工程方面的话难免会进行一些重复造轮子的工作。目前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科研上面。不过科研的话,都只是学习了一些零碎的知识,暂时还没有什么好分享的。(躺平了大半年🤣,好吧,躺了快一年噜。争取下期或者下下期给大家带来一个用强化学习玩俄罗斯方块的 paper。)

虽然方法论写了很多,但是完整地实践起来却是在这三两天才做到的。不过,方法论 run 起来了,这总可以说是一件好事吧。根据以往的经验,方法论能不能持续运行下去,在七天、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节点,往往会遇到最艰难的挑战。但我这次好像真的可以挺过去。

这期有点匆忙呢,是利用早上起来的一点时间写的。米娜桑下期见。ヾ(≧▽≦*)o

lightyears

PS. 因为换手机之后没有安装 Tick,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是多少岁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