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纹章》的新粉丝

《火焰纹章》系列游戏历史悠久,在策略型角色扮演(SRPG)或者战棋游戏领域久负盛名。但由于该系列的游戏主要在任天堂的掌机(3DS、GBA等)上发行,而我苦于一直没有入手掌机,也就无从领略它的魅力了。

直到最近,我才借助模拟器游玩了该系列在任天堂 Switch 平台上发行的首部作品《火焰纹章:风花雪月》。《风花雪月》实在是太好玩了,玩的时候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在浅尝《风华雪月》后,我又马不停蹄地开始游玩今年发行的《火焰纹章 Engage》。

虽说我是一个在 Switch 时代才接触火纹的人,并没有玩过 3DS 平台上的火纹,更不要说 DS、GBA 和红白机上的更早期的火纹了;不过,我也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时代的火焰之纹章。

算起来,《火焰纹章》是我“认真玩”的第一个战棋游戏。虽然《英雄无敌》系列游戏我也有玩,但那仅仅停留在简单玩玩的程度。对于大热门《英雄无敌V》,我也只是以普通难度通关了游戏中的部分战役而已。而且我完全就是全凭感觉在玩《英雄无敌V》,游戏中的数值设计我完全没搞清楚。🤣

我觉得是《风花雪月》和《Engage》中的难度递进使得我开始研究游戏中的各项数值设定,并对这些数值有了自己的理解。

在《风花雪月》中,我选择了以普通难度进行游玩。在第一章,我打了一场遭遇战提高了队伍中角色的等级,但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了:由于这场遭遇战把等级的雪球滚起来了,主线的战斗变得过于顺利,再加上可以几乎无限制地悔棋重来,我直到最后通关都没有遭遇多少策略上的压力。于是在《Engage》中,在普通、困难和超难三个难度中,我选择了以超难难度进行游玩,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事后发现,超难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凭借认真的思考、不断的尝试还有对 AI 行为(bug)的理解以及 DLC 的加持(强力道具大大降低游戏难度),即使是我这样的非核心玩家也可以通关超难难度。(虽然现在还没通关,或者说是陷入了瓶颈,不过我有充分的信心通关。)

在游玩过程中,我发现在《火焰纹章》中学到一些游戏机制也可以转化为实用的人生道理。

比如在《风花雪月》中,玩家扮演的角色是士官学校的老师。老师有一项任务是对学生进行指导。一周目的时候,我完全按照学生的自己的意愿和爱好对他们进行培养。到即将通关的时候,我发现这种培养模式完全行不通。有些学生是真的不懂得开发自己的天赋,不满足转职到合理的高级职业的要求,充分地浪费了自己的才干。如果不是难度低,我估计这个成长情况根本无法通关。作为一个指导者,真的是有义务去指导和帮助那些视野不够开阔、不够了解自己的长处或者是在职业选择上朝三暮四的学生。

联想到自己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父辈和亲友的劝诫想必是出自于他们自身的经历,仔细地参考这些意见往往会给自己带来裨益。不过,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在生活上绕一段远路。毕竟游戏的终点可以不是通关,而生活的终点也可以不止一个。

在人生旅途中的某些时候,我们是初次来到一个荒岛。这里没有其他人能给我们意见,于是我们必须充分地考察环境,仔细地思考并做出每一个决定。游戏里失败了可以悔棋,但对于人生的每一个决定,我们都必须百分之百地承受它给我们带来的后果。无论这样的结果好坏。所以对于生活的不确定性,我们要做完整的充分的预案,保证自己在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被运气来个当头一棒。

好像有点扯远了。总之,我是想说《火焰纹章》真的给我打开了一个战棋游戏的新世界。我乐于沉浸其中,也计划在未来游玩更多相似的游戏。现在的小目标就是先把《Engage》以超难模式通关吧。😉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