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退役

不知道该怀着怎样的心情来面对自己的当前的状态和准备退役。西安是我的第一场ICPC赛事,也很可能是我以集训队成员身份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西安赛之后,在西梦找到一个水平与我相当的队员替代我之后,我将正式退役。

首先对张为老师还有西梦的队友们、以及对我有所期待的朋友说声对不起。

在经历了一个多学期的尝试之后,我发现自己仍然不能接受多数空闲时间需要花费在竞赛上面的时间安排,并且受到学科学习的压力,以及自己作为一名程序员对通用知识的渴望。经过慎重的考虑,我最终决定在未来选择正确的时候离开ICPC的赛场。

短短半年之间的ICPC竞赛,从最基础的A+B问题到更难度的A+B问题,在基地里面,在赛场上认识了许多好朋友。最近每个周二的练习赛,每个周五西梦的组队赛,最近在基地里面听闻的,时不时过来吐槽人事的张为老师的说法,学长投育碧简历的消息,帽子学长关于面试实习的三言两语,马嘉良学长时不时的开怀大笑(还有学长吐槽“小马哥的超级盐水”,“马嘉凉”),李立基学长A题结束之后表示“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交过作业”,成为我练习打字速度动力的徐苏Dalao的键盘声,拥有正确数据同时保持沉默的浩晖Dalao(没错那场CF我永远记得),声称“我一题都没做,都是他们做的”的广大RanKONE梓宁Dalao,身边甩手就是一套键盘“X题过了”的学悦Dalao,随手给你塞公式的浩宇Dalao,未能成功组队的欣煜和新颖,决定退役的大炮和珂豪,意志坚定必成大事的泽锴……你们的故事都是我的珍贵回忆。那场华工校赛最后180分钟的无奈,那个斗地主协会拿到华工赛银奖的时刻,PAT天梯赛上的挥汗如雨,那场曾经旁听一队训练的CF,那场喝着魔爪、浩宇吃着外卖进行的周赛,广工新生赛和浩晖的第一次交流,新生赛侥幸夺冠的时刻,广大校赛输给李立基学长输给自己的瞬间……这些经历体验一次就已经足够。这段经历虽然短暂,也必然是我人生履历上一抹明亮的色彩。

退役,离开集训队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我们都有各自的故事去书写。祝西梦越来越好,愿大家在选择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分类
生活记

戊戌#15 | 成熟,退役,等待和希望

周二,欣煜问我什么是“成熟”。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高中毕业之后经过一年多的思考,我想,成熟的同义词或许就是独立吧。独立,有自己的生活,对世界有自己的看法,不受他人影响。对成熟的人来说,恋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需要“迁就”或是“改变”。独立、成熟、有担当,这些词汇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分类
生活记

戊戌#14 | “日食三餐,夜寝一隅”

前天晚上的Educational CodeForces Round 41,在基地遇见了斗地主协会的徐苏、浩珲还有梓宁。他们用“不能告诉你的”秘密小号开团练习,我和在宿舍的浩宇单杀。

浩宇表示题目其实不难,一旦读懂就能做了。我对前3题表示此结论+1。斗地主协会的三人越来越顺利了。莫名地有一种感觉,三只莫古利,徐苏是老大,安排训练总是她。清明假期头两天,协会每天都安排了训练呀,他们真努力。

当晚的CF很开心,究竟为什么这么开心其实不清楚。但是没有周赛那种“非赢不可”的压力。之前一直在想面对比赛的心态应该是什么。责任、义务?对荣耀的渴求?赢了好像理所当然不会有多开心,输了就很难受。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把成败看得很重。可能是小时候争强好胜从没(认)输过,还是因为高中时候输得太多?或者是因为曾经抱着一种非赢不可的心态去谈一场艰难的恋爱?

昨天看到微信上面的一则推送,标题是“日食三餐,夜寝一隅。”取自一名出自清华的县委书记返校的演讲。突然很喜欢这句话。自己对幸福的定义是不是可以简单一点,只需要日食三餐,夜宿一隅。对于某一件事情,比如竞赛,过于执迷的时候,可能就会失去当下的快乐。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现在自己的局,可能跟区联考前的邱诚一样,陷在了绝对的输赢之中。

很喜欢当晚好朋友聚在一起编程序的感觉。所以接下来的任何事情,学习也好竞赛也好,以提高自己的能力为目标就好,分数输赢名次就慢慢放下吧。那些都不重要,只要自己是在努力地提高自己就好。尤其该好好珍惜,跟朋友们的这段时间。


一段时间前更改了站点的索引策略,建议搜索引擎不要索引本站。

从前因为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故事的人,想通过写博客留下自己的故事。但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我现在理解了芸妈说过的,“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我就是我,是独一无二的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