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随笔

从一次物理实验中想到的

故事的背景是在上周五进行的密里根油滴实验中,我没有按照该实验收集数据的一般流程,物理实验指导老师李涵评价如是“这个数据你绝对算不出来”,“(对实验室维护老师)这个学生完全理解错误了实验”。面对这样的评价我保持沉默。

首先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总结一下从这个实验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首先是适时评估自己的情绪。如果客观的遭遇确实造成了主观情绪的波动,如果在集体中,应该主动提出独处的要求,以期降低情绪化造成的对他人造成的负面影响。在此次的事件中这方面初始处理(和几度已度同路离开实验室)还是可以的,后来在路上偶遇李涵老师和其他两位同学之后的处理并不得当(仍然打算坚持和几度已度同路,即和李涵老师和其他同学同路行走),在人群中自顾地流露出自己的情绪(并未完全脱离集体),并在后续引发了Xiaokai(与本次事件无直接相关的同学)就此事件的询问,这让我觉得更难受了。理智正确的处理方案应该是发现李涵老师的同路后离开脱离群体。

综上得出第一点,情绪化之后不要浪费时间,找个地方自己呆着去。如有必要,应该寻求朋友的帮助。如有必要,极端化后释放情绪。情绪化后应当及时总结,周记不愁没有内容。

我觉得如果有必要我应该哭一场,泪水是涤荡心灵的液体,但是在学校这种公共场合缺乏私密的环境,寝室内人来人往。没有时空上的机会让我哭一次,也只好作罢。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明白,“爱哭的人并不是软弱,只是把内心中柔软的一面暴露于人。”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容易哭的人,也斗胆说自己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岁月真是可怕,我今年都已经20岁,但内心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脆弱?柔软?)。

第二点是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的能力。密里根油滴实验(准确来说是我们进行的验证实验)需要收集两个原始数据,一是平行极板间的电压、另一个是带电油滴在电场中下降一定距离花费的时间。实验装置我们提供了便利,只要使用实验装置测定以上两个变量就可以直接求出因变量油滴所带的电荷。基于我的实验装置的计时按钮不够灵敏,存在较大误差,我使用手机计时(虽然没有按钮没有触感反馈也是引入了很大误差),因而也无法直接从实验装置中得出因变量油滴所带的电荷量。我认为该因变量可以通过公式计算得出,因为该公式中所有的条件实验室均已给出。在我两次尝试解释我的观点时,李涵老师两次否认我的观点,并认为我“绝对算不出来”,此时我保持了沉默。如果我坚持解释,或许结果会有所不同。应该提升自己表述自身观点的能力。

对于表达能力的提升,平日里写作博客和创作小说的大纲是比较重要的练习途径。

第三点是挑战权威的勇气。李涵老师学识渊博,但并非绝对正确。在此次事件上,我坚持用公式得到的结果应该与机器给出的结果相同。利用公式的计算有点困难,并且存在陷阱,但并非不可能。(听到“绝对”,“完全不可能”这样的量词的时候,言语难以形容我当时的震惊,甚至后续的情绪化是以震惊开始而以质疑结束)推广一下就是如果自己的观点有充分的理由,即使所谓权威并不认可这样的观点。

第四点是面对世俗的勇气,或者说面对自己内心的勇气。从理智的角度出发,我不认为重做实验是一种失败,甚至否认一切的“失败”是“失败”;尽管情绪化时对于“失败”的感觉会漫延于心。理应从不断的总结与试错中提升能力。

第五点是充分建立关于未来的预案,预设各种可能的后果。对于此次的实验就是,充分地进行实验的预习和理论的推导。

第六点,不要带着有色眼睛看人。我觉得这是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由于主观的客观的各种情感,比如学历的差距等等,往往会过于消极地或积极地预设对方形象和行为模式。在以后的人生路上练习消减这种偏见,并尝试将偏差从交互中修正吧。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