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45 | Remaster of Time

博客上已搁笔许久。

开启博客的后台,上一篇周记#35定格在草稿状态已经过去两个月有余。现在距离上一篇正式发表的周记#30(《今后的发展方向》)已经过去了将近3个月。而今天,我正式宣告,周记的光荣传统就要重开啦。 伴随着周记的复活,日记也渐渐要重新振作啦。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滴答清单每隔一周都会孜孜不倦地提醒我要准备一周总结。但这几个月由于超大的任务量和旧PHASE方法的一些缺陷,我陷入了信息爆炸之中。连周记这种在PHASE中极为重要的元素都被当成一般的日常忽略掉了。直到上周因为《战双》测试而触发的PHASE改革才让我有余裕停下来进行这些平凡的日常。

我明白的,最宝贵的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Fate/Stay Nignt: Heaven’s Feel》中的卫宫士郎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用来介绍本周的日常吧。

自习室中心的学习策略

首先介绍校园策略上最为重要的变更:从寝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到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其实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本该在大一战胜自我对学习的恐惧时便应当乘胜追击持续推广的,但当时因为缺乏移动生产力而被迫回到寝室中心策略。并且这个坏习惯持续至今。

其实让我下定决心的是操作系统作业三。当时我在寝室写作业,寝室的环境比较嘈杂而难以集中注意力。我还尝试着边写作业边聊天,算是是我注意力不集中的巅峰时刻吧。周四上课前和几度已度对答案,发现自己的数据错得惨不忍睹,几乎都是栽在了四则运算上。痛定思痛,我决心做一点改变。

回头看看华附的寝室策略,“你不应该在寝室学习,寝室应当是交流和休息的地方。”现在不得不让我信服。

五室一站的公共WiFi和嘿嘿嘿的surface为我自习室中心的策略提供了契机,我才得以能做出这样重大的变化。

策略变革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如果需要用数字来衡量:变更策略后生产力至少提升了两倍,专注能力回到100%,恢复到了高一前期的水平。

告别雪国计划

前段时间启动了雪国计划,专用于应dangosky的邀请准备北京字节跳动的面试。当时在图书馆借了一本Go语言,一本面试题集。但是这两本书晾在书架上都没机会翻开,只好在检查进度的某个周五让几度已度帮忙还回图书馆了。雪国计划就此失败。

即使使用了新PHASE方法,大三上的任务压力依然严峻,目前只能先专注于做好眼下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面试什么的,还是看看下学期有没有机会再说吧。

新的行动纲要名为“信源复用”。(话说信源没有复用的说法吧,真是中二到了极点。)

开始编写PHASE软件

本周一正式展开了PHASE软件的编写,本是无心插柳,但目前的进展异常顺利。探索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JS有一些比Python还好用的命令行工具。顺着pm2摸到了blessed,这个JS端的ncurses,可惜原作者没有继续活跃地开发下去。还有figlet和yargs等一众有趣的package。最重要的收获是TypeORM。它使用Decorator来定义对象关系映射的方式让我见识到了TS的优雅。

目前从生态环境来说,JS的生态应该是我所见过的所有编程语言中生态最好的。NPM这恐怖的生态自然不必说,TypeScript确实补上了JS过度灵活的问题。只是对于新人来说,搭建框架探索的过程未免有点不太友好。

看了几篇关于this绑定的文章,看来我对JS的理解是不够的。但是TypeScript帮忙做了一些语法糖,恰好使我的代码能用。巧了。

每天保证一点进度,乐观地估计开发还会顺利地进行下去。


时候不早了,时针已经从 Ⅻ 偏向Ⅱ,请容我在此搁笔。未尽事宜,留待下周再叙。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