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见面

这是一篇投稿我校文学社创作比赛的文章。我编辑了3个半小时左右,生产有组织的和有一定质量的文字的速度还是很慢。 这1800个字真是艰难,已经是我写作能力的极限了。

我本来打算虚构一篇小说投稿我校文学社的短篇小说创作比赛,但鬼使神差,竟然在自己身上取材,最后凭借记忆写出了8月31日那天事件的一个记录。

在日记里我没有留下8月31日事情经过的记录,只在日记的最后写了关于如何处理与陈的关系的结论。因此写作是完全是凭借记忆进行的。关于那天的记忆,现在所有的细节已经变得暧昧了,但基本事实应该是正确的。虽说是小说比赛的投稿,但也可以视为传记吧。

我曾给这篇文章拟题《无法观测的未来》、《禁止观测》,最终还是使用了《最后的见面》这个最符合文章内容的标题。

继续阅读“最后的见面”

己亥#45 | Remaster of Time

博客上已搁笔许久。

开启博客的后台,上一篇周记#35定格在草稿状态已经过去两个月有余。现在距离上一篇正式发表的周记#30(《今后的发展方向》)已经过去了将近3个月。而今天,我正式宣告,周记的光荣传统就要重开啦。 伴随着周记的复活,日记也渐渐要重新振作啦。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滴答清单每隔一周都会孜孜不倦地提醒我要准备一周总结。但这几个月由于超大的任务量和旧PHASE方法的一些缺陷,我陷入了信息爆炸之中。连周记这种在PHASE中极为重要的元素都被当成一般的日常忽略掉了。直到上周因为《战双》测试而触发的PHASE改革才让我有余裕停下来进行这些平凡的日常。

我明白的,最宝贵的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

《Fate/Stay Nignt: Heaven’s Feel》中的卫宫士郎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用来介绍本周的日常吧。

自习室中心的学习策略

首先介绍校园策略上最为重要的变更:从寝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到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其实以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本该在大一战胜自我对学习的恐惧时便应当乘胜追击持续推广的,但当时因为缺乏移动生产力而被迫回到寝室中心策略。并且这个坏习惯持续至今。

其实让我下定决心的是操作系统作业三。当时我在寝室写作业,寝室的环境比较嘈杂而难以集中注意力。我还尝试着边写作业边聊天,算是是我注意力不集中的巅峰时刻吧。周四上课前和几度已度对答案,发现自己的数据错得惨不忍睹,几乎都是栽在了四则运算上。痛定思痛,我决心做一点改变。

回头看看华附的寝室策略,“你不应该在寝室学习,寝室应当是交流和休息的地方。”现在不得不让我信服。

五室一站的公共WiFi和嘿嘿嘿的surface为我自习室中心的策略提供了契机,我才得以能做出这样重大的变化。

策略变革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如果需要用数字来衡量:变更策略后生产力至少提升了两倍,专注能力回到100%,恢复到了高一前期的水平。

告别雪国计划

前段时间启动了雪国计划,专用于应dangosky的邀请准备北京字节跳动的面试。当时在图书馆借了一本Go语言,一本面试题集。但是这两本书晾在书架上都没机会翻开,只好在检查进度的某个周五让几度已度帮忙还回图书馆了。雪国计划就此失败。

即使使用了新PHASE方法,大三上的任务压力依然严峻,目前只能先专注于做好眼下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面试什么的,还是看看下学期有没有机会再说吧。

新的行动纲要名为“信源复用”。(话说信源没有复用的说法吧,真是中二到了极点。)

开始编写PHASE软件

本周一正式展开了PHASE软件的编写,本是无心插柳,但目前的进展异常顺利。探索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JS有一些比Python还好用的命令行工具。顺着pm2摸到了blessed,这个JS端的ncurses,可惜原作者没有继续活跃地开发下去。还有figlet和yargs等一众有趣的package。最重要的收获是TypeORM。它使用Decorator来定义对象关系映射的方式让我见识到了TS的优雅。

目前从生态环境来说,JS的生态应该是我所见过的所有编程语言中生态最好的。NPM这恐怖的生态自然不必说,TypeScript确实补上了JS过度灵活的问题。只是对于新人来说,搭建框架探索的过程未免有点不太友好。

看了几篇关于this绑定的文章,看来我对JS的理解是不够的。但是TypeScript帮忙做了一些语法糖,恰好使我的代码能用。巧了。

每天保证一点进度,乐观地估计开发还会顺利地进行下去。


时候不早了,时针已经从 Ⅻ 偏向Ⅱ,请容我在此搁笔。未尽事宜,留待下周再叙。

幕间:旧PHASE方法下的一幕失却

《战双帕米尔》三测关服公告

我确实希望自己的不要停止对世界的探索,不过在时间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任务之间的确实也很无奈。或许是因为旧PHASE方法的缺陷,我错过了整整一个《战双帕米什》的公测。整个公测期间,虽然设置了公测任务提醒,但总是Skip to Next Occurence,所以投入到公测的时间也就仅仅只有初次登陆的30分钟而已,连序章都没有打通。

这一星期行动执行率,暴露了旧PHASE方法以及行动时间测算上存在的问题。今天开始新PHASE方法的实验。新PAHSE方法强调行动的三层组织结构、原子行动的原子性以优化行动时间的估算和分配机制。

Jugendliche kämpfen!

10月16日至10月23日

lightyears-1070上的软件更新

lightyears-1070笔记本上的软件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作为重要的移动生产力工具,为了摆脱对室友电脑的依赖,我决定在今天对笔记本上的软件进行整理和升级。

但在更新软件之前,先禁用掉Broadcom 802.11n的网卡。这张卡好像从物理上还是驱动上“坏掉了”,导致Windows经常绿屏。

软件变更的内容如下:

  1. 卸载Maya 2017,仅保留Maya 2016。(毕竟Maya 2017自安装之后却没有使用过了,虽然是AutoDesk提供的学生用正版软件。)
  2. 卸载Visual Studio 2017,安装Visual Studio 2019并登录和配置。
  3. 卸载.NET Core SDK。
  4. 卸载Java*,转而使用OpenJDK。

现代化Windows平台上的g++编译套件

直觉上有一段时间没有在V1070笔记本电脑上使用G++编写过程序了。

自己刚刚入门C++的时候,正是使用在V1070上使用G++编写的Hello。当年尚在探索工具链的时候,曾经使用过MinGW和mingw_w64;后来在其他电脑上配置C++环境的时候,接触了msys2。现在认为msys2才是提供了最合适的工具链。忙里偷闲,事不宜迟,现在更新一下V1070上的工具链吧。

$ Get-Command g++
C:\Complier\mingw64\bin\g++.exe

第一个先移除Mingw64吧。

移除Mingw_w64时的屏幕截图

接下来是Cygwin。

$ Remove-Item -Recurse "C:/cygwin64"

使用MinGW Installation Manager卸载软件。

清理干净PATH。

最后再用Choco安装上新的msys2。

$ choco install msys2

结果网络太慢,安装失败了(lll¬ω¬)

第二次尝试的时候,msys2本体安装成功了,但是似乎因为网络原因gcc等工具链都没有down下来。因此需要手动配置gcc。

$ cd "C:/tools/msys2/" && ./msys2.exe
$ pacman -Syu gcc
# 按提示重复检查更新数次,在算力一般的电脑上面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吧。

添加%MSYS2_HOME%/usr/bin目录到PATH变量,然后通过g++ --version验证g++的版本。

编译“Hello, world”程序并通过。

大二后半段看过的动漫

包括在校期间和暑假前半段看过的动漫包括下面几部:

  • 《文豪野犬》第一季、第二季和第三季
  • 《LoveLive: School Idol Project》第一季和第二季
  • 《凉宫春日的犹豫》2009版,以及剧场版《凉宫春日的消失》
  • 《游戏人生》,以及剧场版《游戏人生:零》
  • FSN剧场版《天之杯:迷失之蝶》
  • 《科学的一方通行》

其中想要在绘画的风格上模仿的:

  • 《BangDream!》第一季和第二季
  • 《轻音少女》第一季、第二季和剧场版
  • 《冰菓》
  • 《Cop Craft》
  • 《刀剑神域》第一季、第二季和第三季Alicization的前半部分
  • 《幻想与灰的格林姆迦尔》
  • Fate《魔眼收集列车》
  • 《Angel Beats!》
  • 《上低音号》
  • 《白箱》
  • 《小林家的龙女仆》
  • 《珈百璃的堕落》
  • 《女高中生的无用日常》

己亥#16 | 命定悖论

命定悖论是科幻小说中的一个命题,描述历史事实不会被时间旅行中所作出的改变而受影响。“改变历史的做法,不论企图与否,都会引致历史所‘命定’的结果,而非做出之外的改变。”

标题与正文无关。(可还行(lll¬ω¬)

写日记的时候想到,或者说理解了一个观点:“不要着急定义自己。”

这里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不要着急着用某一种具体形象的行为规范来约束自己,而应该是认同某一个派别的思想,或者说认同某些思维方式的组合,仅仅是使用框架而非应用细则。让自己在受到引导的前提下得到足够的空间来探索和发展。

会想起高三时和班主任的一次谈话。我对她说:“我觉得有一个词完美地形容了我的性格:适应不良型完美主义。”她说,“不要那么轻易地给自己打标签。”这里或许是要告诫我,不要因此约束力自己的思考方式,导致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

“定义自己”,如果理解为通过指定详细的规则来约束自己。那么做不到定义自己。我试图把自己“定义”为一种开放包容的结构,将自己整理为一些思想的开放的集合,而不是某一种固定的形象。没有谁能够做到100%的理解,即使是比起谷八幡的真物、瓦肯人的通灵术都不能做到。

第二层意思,不要轻易给自己打标签,不要轻易就认为自己是怎样的人。仍然是回归到认识自我的问题。认识自我并不简单,或许认识别人也不容易。毕竟我们没有瓦肯人的“My mind to your mind”。我们的逻辑“定义”的目的不应该是阻碍自己的发展或者说停滞自己的变化。而是从永恒的发展中抓取暂时的静止的自我特征。

所谓定义是要抓住事物的本质特征,这也是马基的观点。

上面是为了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做出的一点努力吧。

继续阅读“己亥#16 | 命定悖论”

己亥#15 | Alone is not Lonely.

Alone is not lonely. (好吧我知道这个句子的语法存在问题。

喜欢《我的青春物语果然有问题。》,从动画中看到了自己与比企谷八幡的一点点相似之处。或许以后有空的时候会买小说来读。

餐后散步真是一件好事,乘着微凉的晚风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漫游,没有什么比远离人群更加惬意的事情了。

Journal April 7, 2019(Sunday)

不过离开寝室的实验算是失败了,传统的课室环境对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并不友好。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我还是对寝室的计算机设备有严重的依赖,况且我的移动设备还有算力和电源问题。虽然光年第零准则提出,“工程师总是时刻准备着在任何工作条件下进行工作。“转文科专业的话,或许离开人群会容易些。不过,是不是很难想象学习社会科学的人要“远离人群”呢?

选择离开人群有很多原因。表面的原因是我生来就是一个内向的人。更深层次的原因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有人说:“一个人走得很快,一群人走得很远。”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这个道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自觉现在也还没到需要走得远的阶段。

上一个阶段中我买了隔音耳罩,但使用的机会不多。一是耳罩实在是太热了,二十祭出这样的宝具其实有点过分/(ㄒoㄒ)/~~。

总之,戴上耳机我也并非在听歌,耳机等覆盖在信息接收器官上的附件更多的只是一种信号,表明“请不要因为日常来打扰我”。

如果单从这篇文章中读者可能会猜测我大学寝室的氛围可能并不融洽。但其实不是,寝室里的氛围,于我的观察非常和谐。只是我想从这种氛围中脱离出来而已。寝室里虽然有我因价值观和处世态度而不喜欢的人,但即使是对这样的“不喜欢”的人,正是因为察觉到了潜在的冲突,我甚至对全体寝室成员保持了近似生疏的礼节。

“远离人群”,正是我的处世之道。某种程度上与比企谷有些相似。

“以寝室为中心”将被写入第16周的行动大纲。


周日跟wangfujian难得地玩了《帝国时代Ⅱ》。我们的两场比赛能够做到与中等难度电脑2v2而不败。

尝试洗冷水澡。冷水澡或许可以锻炼我的意志,并让我保持清醒的头脑。

本周还重构了爱情观,并且开始调整饮食和作息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