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开场白就来谈谈自己

欢迎访问青锋博客!

我是 lightyears,现在是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四年级在读。这是我的博客——青锋。

前一段时间我把博客的服务器从阿里云迁移到了 Vultr 东京。迁移前后机器的性能指标差不多,但 Vultr 的价格翻了一倍,网络延迟还从 6ms 提到了 200ms;不过,青锋终于有了不受限制的网络带宽。受益于吞吐量的提升,网站的访问速度比在阿里云 1Mbps 带宽的时期快了不少。

在“新博客”的第一篇文章里,且让我总结一下自己的个性吧。

关于我自己

如果现实世界是一款卡牌游戏,我的卡面上一定会有以下几条:

  1. 对手头上的事情有浓厚的兴趣,可以高度集中于正在做的事情,甚至可以在很吵闹的地方展开心流,直到耗尽所有精力。
  2. 对世界上的大多数事情充满好奇心。
  3. 对需要长时间才能见效的事比较拖延。如果没有行动计划,很难朝着某个看上去比较长远的目标持之以恒地推进,推进途中容易被其他事情吸引。
  4. 一旦没有行动计划,往往会任性地进行各种尝试,直到撞上明显的障碍。必须及时制定行动计划和按计划行动,否则在相对自由导致的混乱发展中难以感到幸福。
  5. 具有较强的正义感,对自己正在做的和应该做的事情有是非观。
  6. 行动计划失利后有负罪感,尤其是与别人进行合作时。
  7. 需要定期心理维护,否则难以感到幸福。
  8. 期望被认可和表扬,认为忠诚和责任心是最重要的品质之一。
  9. 尊重他人,会崇拜被多数人认可、能力很强或是正面品质突出的人物。
  10. 在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无可厚非的问题上自己的观点不强,容易被其他人影响。有时会为了其他人改变自己的行动计划和长远规划。如不加以注意,已有的行动计划很容易被其他人打乱或破坏。
  11. 在重要事情的态度上比较坚决。会以坚决的行动捍卫自己的观点,这有时候表现为用实际行动与自身的怠惰相对抗,也有时候会导致难以听取其他人的意见。

这十一条是按照个性的表里顺序排列的。如果你认识现实中的我,也许你也会认为这些简单的规则就是我的形象的真实写照吧。

关于内心的矛盾和抗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总是在与自身的脆弱和惰性相抗争。最近一段时间,我刚刚从颓废的学习状态中脱离出来。我认为总结自己的个性是认识自己和认识世界的重要的一环。我不敢说我已经完全认清了自己,与自身消极一面的斗争也将进行下去。

(. ❛ ᴗ ❛.)

2021年4月3日于广州番禺


关于“青锋”

青锋这个名字源自康有为诗作《出都留别诸公》的尾联“抚剑长号归去也”。

虽然最开始时 blog.qfstudio.net 这个域名是为了青锋工作室的三个人准备的。不过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实际在用,这个博客就成了我的个人博客了。ヾ(≧▽≦*)o

天龙作骑万灵从, 独立飞来缥缈峰。
怀抱芳馨兰一握, 纵横宙合雾千重。
眼中战国成争鹿, 海内人才孰卧龙?
抚剑长号归去也, 千山风雨啸青锋!
分类
生活记 随笔

辛丑#4 | 小小世界的终结

死亡的方式只有一种,生活的方式却有很多。

也许我用谎言编织今夜的梦魇;也许我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理由,但尽管非我所愿,人事的激烈碰撞还在。灼热的痛苦宣言,此处并非长眠之地。

愿我辞久远行的心灵在家园的永恒摇篮中得以宽慰。

分类
日志 生活记

辛丑#1 | 已知答案的自问自答

“大概有那么半年没有干正经的事情了。”大学四年所剩无几,浑浑噩噩的生活是否已经接近尽头呢?最近,我开始担忧自己能怎否顺利地完成毕业设计。目前,毕业设计的进度为零。在通过游戏和电影来逃避之后,差不多该正面地面对它了吧。

逃离正轨去体验不同的生活虽然也很精彩,但却无法被自己认同。我只能遵循方法论进行正确的生活。这不过是已经知道答案的自问自答而已。

分类
生活记

庚子#43 | Reset

今天终于闲得下来做一点自我总结。在医院排队就诊的时候,我写下了这些文字。

读研究生,做学问,这是我从前未曾设想过的道路。那么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呢?如果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走一步看一步就不可避免地会回到四年前进入本科学习的状态。

简单地回顾自己的十五年来的学习经历。我觉得还是小学的时光最为纯粹。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需要懂,学习的时候也最为开心,烦恼大概就是夜晚睡觉的时候要把头埋到被子里,避免被想象中的鬼抓走。我并不觉得我书读得有多好,我只是踏实地完成了学校的先生们布置的任务而已。初中在私校免费读了三年书,也因此背上免费生的压力,学习的动机不是那么纯粹了。高中有幸到省会读书,这里有全省最优秀的同学和最出色的老师。他们真的很优秀,而我 trademark 连作业都做不完。人的眼界有高低,我不能认可自己为那所学校的毕业生。

大一的时候,许是年少轻狂,出于挑战芸几“弱校不能出人才”的想法,我尝试过加入 ACM 校队,取得了非常有限的成绩。但在大一下因为觉得竞赛不务正业,影响常规课程的学习,精神压力很大,退出了集训队伍。不过,大二往后,虽然绩点虚高,但我自觉没有沉浸到课程的学习中去,而且长期以毕业之后参加工作作为目标的我,居然在工程方面上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小时候想着快速长大,想象中自己能够活出自己的风采。仔细一想,这二十载的光阴不过是“遵从师嘱”活在了别人的言语中。我很普通,又不那么普通。我很特别,也不是那么特别。我是个普通人,又要去找寻自己的迢迢天命。我不喜欢与人竞争,然而读书的机会和保研的机会却是自己和别人竞争而争取来的。在面对感情问题的时候,“听说不改变就会厌倦,可是改变的话,又有人说你变了。”我从不曾设想自己应该得到一份怎样的工作,但在面临的就业的选择时,也不得不将薪资条件与人比较,满足家人的想法……如果应将诸如此类的问题归结到一个原因,那便是我“没有自我”。没有自我的我倾向于崇拜生活中遇到的人物。但我所敬仰的人物仅仅是停留于崇拜的程度,我不会将我自己的问题诉之于人。

当我站在人类的知识的边缘的时候,没有领路的人,我是否会迷失在这四下无人的旷野之中呢?我很清楚,我必须成为自己的英雄,而不能依赖于自己身边的人。为了避免硕士毕业失意,必须认真考虑这三年的计划。首当其冲应该建立的就是“自我”的概念。虽然我“没有自我”,但我也并非完全无欲无求。对于一些事情,我抱有值得欣慰的热情。前一段时间,我在建立自我概念的方面进行了一点努力:我收集了自己的想法,确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还给这些目标排了序。关于如何支配自己的时间,我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了。此外,我还建立了执行行动时的原则方法


今年年初看《Sagrada Reset》,而现在我也有了凝固时间的机会。相同的学校,熟悉的校园,不一样的三年,我写出负责的解法吗?


Reset:今天是实践理想生活的第 0 天。

分类
生活记

庚子#41 | 秋日的吟游诗

提瓦特大陆众生奔忙:行商运货,骑士巡街,农人耕作,连神秘的占星术师也会困于生活。——哦,不过吟游诗人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做。

《原神》全蒙德最好的吟游诗人

时间之矢自它被射出之后就不曾停止飞行。最近,我意识到在过去的思考中,我常常忽视了相当重要的一部分——自我。过去,我把“没有自我”、“没有自己特别想做的东西”当成是我自己的特质。在过去的将近二十一年的生活中,(除开高二和高三的热恋中的异常状态,)我整体处于低欲望的状态。

我把这种低欲望的原因归结为在物质和人际关系等方面的满足。物质的充足使我远离死亡。而我的核心人际关系,比如家人和朋友一直都很稳定。因此,在生活上我别无所求,安安稳稳地度过每一天。孩童时期的主要活动,除了玩,就是学习。在学习上,我性格安静,有些内向,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又继承了父母优秀的基因,还得益于稳定有爱的家庭环境,即使没有任何人对我有所期待,我的学习成绩还是名列前茅。“足够了。”对于未来,我没有任何执念或欲望,甚至也缺乏对未知的渴求。

没有任务,我就什么都不做,也许有点玩世不恭。但随着生活变得丰富和多元,自主支配的时间变多,不去思考,随心而行的做法开始出现问题。是的,在几乎完全自由的成年人的世界,我几乎不能抓住时间之砂,使它发挥应有的价值。成年之后的多数时间,我都在无所事事。我也无法保持单纯,循着某个人对我的期待前进,因为周围的声音变得嘈杂,这些声音指明的方向不能分辨对错,甚至相互矛盾,有的还无所谓对错。

在这样的世界里,我过得快乐,但不充实。

没有欲望,意味着自由。完全的自由,对于一个没有自我的人来说,也许是最大的不自由。因此,我需要重拾起“自我”的概念。人是最珍贵的资源,而我要重新捡起的正是“自己”这个最珍贵的资源。

因此,我先要分辨出目前实际生活中的行动,哪些是建立在明确的渴望中的,而又有哪些只是随波逐流的想法。然后,我需要建立对一些东西的渴望,并让这种渴望驱动着我前进。

在前几篇的文章中,我写到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做好 DayPrimer 时间分析工具。我还整理了目前的一些其他欲望。这些欲望应该能驱动我完成这个十月了。

分类
生活记

庚子#33 | 注定是没有终点的旅途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厦门六中合唱团《夜空中最亮的星》

有一段时间没有写博客了。本想着随性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周记无缘无故地中断,自我审视也随之暂停。博客记录中断的这两个月好,好似无事发生却也发生了一些也许一辈子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经历的事情。

7 月底实习的公司发生了一些魔幻事件,“我人都傻了哦”。这件事情还尚未尘埃落定,因此详情不便写到博客上。这段迷茫的时间里偶然读了 shuminLau 先生的文章,恢复了继续前进的勇气。

暗い森 雫の音
暗暗的森林 水滴的声音

澄ませば聞こえてくる
若是认真倾听 就会传入耳畔

Flower Flower 《秋》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朝着想象中的轨迹发展下去。换句话说,我们处在一段没有终点的旅途上。这段路程可长可短,当我们将某处认定为终点时,我们的故事也会在此结束。昨天的终点,兴许也会成为今天的新的起跑线。

我们甚至不需要认定一个方向——道路就在脚下四面八方地延伸出来,而无论哪一条都看不见终点。稍微认真地思考一下,编程对于我来说到底是什么呢?不仅仅是兴趣使然的一项技能,也是赖以生存的能力,或许也是实现理想的工具吧。

我知道这样一个地方
让所有探险者都心生向往

它的怀抱散发淡淡的香
好像雨后森林的芬芳

厦门六中合唱团《有没有那样一个地方》

没有终点,就一如既往地前进吧。

分类
随笔

做极客,发光热

经历了求职一系列魔幻事件后,我发现在内心深处,我缺乏对事业的绝对的热情。连生命都不成被视为最重要的东西的我,在无限的行动的平衡和循环之中也丢失了对其他人类来说——或者是对于成为黑客来说最必要的东西——“在一瞬之间燃烧的热情”。

高并发、分布式的架构,我难道做不到吗?看 Linux 的源码,给 TypeORM 做贡献。这很难吗?我做不到吗?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困难。只要我有想法,这些小小的障碍是可以跨越的。但是,我竟然从来没有想这样做的想法。

在这两年里,我发觉自己很少主动学习一种的新的技术。同学请我帮忙调试 bug 或者询问我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时,我才会“被动”地学习一点新的东西。自己目前的主力语言 TypeScript 也是在帮助同学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学习的。

在两年平淡无奇的学校生活中,我几乎忘记了自己进入广州大学的初心。在看《New Game》的过程中,我才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选择了广州大学。想起自己在大学的起点,我“不惜选择”名气差一点的学校,也要进入计算机相关的专业,甚至在计算机科学和软件工程专业二者之间选择了软件工程。我是完全冲着“编写一款伟大的软件”才来到广州大学的。在《New Game》里,我印象最深的情节是千穗自学编程,用 C++ 编写了一个横版过关游戏。这个情节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因为我在大学期间除了编写玩具项目,还没有做出一个符合水准的软件。或者说,我从潜意识里,否决了自己的做出伟大作品的想法。

仔细地想一想,对于我来说,要自己做出一款游戏是完全有可能的。我自己也确实有做一款游戏的想法,但为什么自己的想法完全没有进行实践呢。那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想法自己是有能力做游戏的。或者说,在潜意识里,我认为自己没有能力。

我不像一个顶尖的技术人员那样厉害,但至少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技术人员。那么,这些日常的工作,我也一定能够做到。

从根本的思考方式上来说,我希望出现一位可以带着我乘风破浪的英雄。但这样的英雄不会从天而降。尽管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生活中的小事,但我总是采用被动的行动方式,食堂排队在同学的后面就好;宵夜买跟朋友相同的;叫室友带一份随机的早餐;三个人一起走路,我也是走在两个人的后面。

在处理小事的时候这样,在处理大事的过程中,我更希望一位英雄来帮助我做决定。我没有足够的样本观察,但我猜测,多数人在人生活中的重大决定,都是由自己来做出的吧。

我习惯了跟在别人后面。如果前面没有人,我就留在原地等待。

这也许是我“没有想法”的原因。在自我介绍的时,我也只有简单的三两句话。或许“自我”这个词对于我来说过于奢侈。

但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在《三月的狮子》里我看见我不熟悉的将棋职业选手的故事。我仰慕着来自远方的熠熠星光,却不曾想自己也可以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散发光热。

最近经历的这些事情终归是一些好事,因为它让我看清了我与真正的黑客们的距离,也让我明白,那些我所不敢想象的技术,我并非无法达成。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酝酿已久的行动辅助软件 DayPrimer 完成。——进行实际的行动来落实自己的这次思考的内容。

所以,来做一番事情吧。

“将我浑身淋透的雨呀,一定会成为某个人的新生之雨吧。”

分类
生活记 随笔

青春的休止符

本文情绪强烈,可能引起读者不适。本文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分类
青锋

欸,我把数据找回来了

今天,因为固定存储器剩余空间不足,对 Windows 的硬盘分区进行了整理。在某个路径意外发现了在 2019 年的维护日志中提到的一起数据丢失的事故中丢失的数据,全部数据(主要是 2017 全年和 2018 年初的博客图片)都找回来了。

丢失数据是不可能的,只是偶尔忘记把数据保存到哪儿了。

用了 Android 以后就习惯将内存和外存一并交给操作系统和软件管理了。总结一下这次事件的教训:在日常操作中也要有意识地保持外存的整齐有序,并及时释放不必要占用的存储空间。

分类
随笔

我为何开始写作

一直以来我甘于做一个读者。这并非是我不情愿拿起笔,只是内心空洞,实在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表达。如果说现时情形有所改变,多半要归功于自己写日记的习惯吧。

从我高三那年,我开始在为知笔记上写日记。此前我只是在笔记本上断断续续地留下过不少生活记录。那时是17年的4月,我一下子买了3年为知笔记的会员,开始比较规律地记录自己。自高二以来的那段时间,我正在遭遇着迄今为止不算短的人生中最大的困难,而在高三这样的困难发展到顶峰,写写日记成了排遣苦闷的心情的一种方法。正式进入大学之后,日记彻底地成为了我的日常。

目前为止,我写的最多的体裁仍是日记。我的记忆是暧昧的。在挂历的轮替中,记忆中的事物或渐渐模糊,或在原本的面貌上被赋予更多的形状和色彩,在不知不觉中被歪曲成另一种真实。而通过每天固定留下的文字,我能找回当时的我。日记能帮我在平凡的生活中剪下日常的碎片,让我发现生活的不平凡;它能提供反思今日的契机,又能在未来某处批判自己时提供辩词。这是我进行“写作”的原动力。

也许是从大二那年开始,除了日记以外,我开始进行一些别的尝试。比如提前半个小时进入教室,在草稿纸上用三言两语刻画自己的想法。又比如,我开始比以往更频繁地更新自己的博客。大二到大三的零零散散的尝试最终不太成功,首当其冲的拦路虎是:我书写的速度跟不上我的思维的漂移。

我高中的语文老师曾告诫我们:“思维就像是‘气体’,而语音是‘液体’,文字是‘固体’。”气体飞逝后无处可寻,只有将气体凝华为固体,思想才得以保留。我试图通过加快我的写字速度的方法追赶即将逸散的思维,但不得要领,字反而越写越歪。

既然手写的方式行不通,那就干脆电子化吧。遗憾的是我键盘输入的速度不佳。我只能使用拼音输入法,而且习惯打全拼,因此我的打字的速度其实并不比写字的速度快多少,全神贯注也就勉勉强强能够到50wpm的一般人水平。为了提升速度,我好几次有了学习五笔输入法的念头,但恐惧使用五笔形成生产力前的大量练习时间,没有付诸行动。尽管我知道语音输入才是未来,但我不想用语音输入——我倾向于保持安静。况且,在大学拥挤的生活环境中使用语音输入恐怕会打扰别人。

让我下定决心要破解输入能力的障碍和尝试“真正的写作”的是《文学少女》这本轻小说。看到野村美月笔下的作家如何用文字传达情意后,我萌发了强烈的写作意愿:既然野村美月可以写出这样的作品,那我也可以。如果说,三四年前开始的日记是为我自己而写,那么从此之后的一些文字,可以尝试为我和我的读者而写。

近期,在练习了小鹤双拼输入法之后,我的输入能力终于有了飞跃。双拼的节奏感让我体验到打字时飞扬感。输入的速度跟上了思维的速度,输入技术的革新彻底破除了写作的技术性障碍。

在表达自我的热情的驱使下,既然书写的障碍已经不复存在了,写作就成为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空凭热情恐难持久,还需要一个目标来鞭策自己。考虑以一个星期为周期,每天能写上一个小时,按每小时两千字计算,再给一点的修改润色的时间,一周应该可以产出一万字左右。这个中规中矩的字数目标,对于刚刚起步的我应该刚好合适。

最后,感谢你的读到这篇文章的最末尾。希望在我的下一篇文章《苍穹巡游》中还能再见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