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14 | (Refratoring &)

是日4月7日,第15周的第一天。过去的四个星期里周记丝毫未动,而是着手对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进行重构,没有腾出时间记录自己。值此清明佳节,偷二三两光阴提笔,然而光阴已逝不可追。


前些日子,整理《人与永恒》的读书笔记的时候看到,“人是唯一能追问自身存在意义的动物。”想到《尼尔:机器纪元》的开场白:“我们被困在生与死的螺旋之间,是否有一天我们会起身反抗交给我们未解迷题的神?”

我至今没有通关NieR,也没有在视频网站看Up主的游戏视频,清楚这个作品最终要表达什么。只是听说了最终结局要通过删除玩家存档来达成的传闻。当初买NieR纯粹是因为自己“想要改善自己手残党的现状”而“一时冲动”的行为。现在看来我并不后悔购买这款游戏。虽然主线的剧情推进一直很慢,甚至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达成支线任务而尽量不去做主线任务。似乎购买了这个游戏两个学期了,但主线进度才到20%,刚刚触发“调查陷落的区域”。(不过似乎莫名其妙地把三个Pod收集全了,听过最后一个Pod本来是要到水浸都市才能通过钓鱼的方式收集的。)

最近捡到的一把四〇式战术枪真的太帅了。

然而不得不吐槽Square Enix在PC平台上的态度和销售策略。NieR的全屏问题至今都没有解决,玩家仍然是需要借助社区的力量才能有完整的全屏体验。最近在Steam平台上发售的周年版,老玩家没有一点优惠,并且周年版与经典版本冲突,已经购买经典版本的玩家需要移除旧的版本再重新购买周年版,相当于一个游戏要用原价购买两次。


近四个星期以来的主题是重构,本次的代号命名为lightyears;kernel,因为行动初期是针对核心部分的世界观进行重构的。(虽然后期重构的范围扩大到了周边意识和方法论上。)

关于重构的内容这里先按住不表吧,希望自己能够独立出一篇文章来介绍自己的改进后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这四个星期里发生的“重大事件”呢。包括我们发现Skype的实时语言翻译不错,不过真的用于跨语言交流应该还是存在障碍。在肯德基和wangfujian还有Bill Lai“暴饮暴食”,本学期的KFC之旅就算是在第11周完成了。

我想起了高中时曾经追过一段时间的Idol,Miyamoto Karin;似乎上了大学以后“追星”的行为就变得更少了。

几度已度换了新手机,小米8 SE。和他一起进行了大学以后的第二次献血,得到了一枚HelloKitty的帆布袋。

在毽球课上发现了一对情侣,好甜~

尝试写了网页自动签到脚本。

为wangfujian购买了腾讯云上的服务器。在尝试远程桌面连接时发现校园网屏蔽了3389端口,在骨干网络屏蔽端口,虽然保障了安全,但是也给我们一般用户带来了不便吧。另外还给wangfujian安利了《Fate》系列和《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wang还是挺喜欢《辉夜》这样恋爱类型的喜剧的。

寝室里一起去了KTV。

购买了耳罩打算在寝室里戴,以便于释放出一种独立的不受干扰的信号来营造独立环境。

经历了校园网更换客户端的事件,不过Linux的客户端和认证算法都没有改变,因此寝室的路由器和MiniEAP还能够继续服役。在寝室路由器上插入了USB设备来拓展储存空间,并且把Python安装在了路由器的USB上。部署了Unbound和红鱼DNS来做解析,希望网络稳定性能够提高。尤其期待“断网”的时候。为路由器配置了网络状态监测节点

在排查数据库安全性的时候发现某用户的远程登陆是不需要密码的。哎,当年还是太年轻没有在意QAQ。

读了《共产党宣言》和《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可能是因为看过《领风者》,《共产党宣言》现在能够读懂一点了;但是《家庭》还是马马虎虎吧。


负责我们数据库课程的张少宏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比较特殊的作业,“如果你来教《数据库原理》,你会怎么教学?”。想来其实教书也不不容易。在实际操作过之后,Oracle和MySQL数据库的设计上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并且数据库原理的教学并不仅仅是SQL语句,还涉及到原理性的东西,比如关系代数。如果自己来教,还真是教不好。


现在看动漫番剧得到一点启发就是不能完全通过名称来判断番剧的内容。有些番剧的名字起很好,比如《Fate/EXTRA Last Encore》,如果看过这部番剧就会体会到这个名字起得很妙。但《我的青春物语果然有问题。》,中文缩写《春物》,虽然并不是不正经的番剧,但看到这个简写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受到了惊吓。(不过我特意去查了以下,“春物”是“春日的景物”,“主人常不在,春物为谁开。”,这里应该是我联想到了某些意象吧。┭┮﹏┭┮)


最近发现了移动游戏的新天地,接触到了《Girls Frontline》、《Fate/Grand Order》和《Crossing Void》(中译:《灵境交错》)还有《Ark Nights》(《明日方舟》)这样特别合适我的作品。不过手机游戏的体制并没有适合我,或者说我还是在用单机游戏的思维去玩手机有游戏,毕竟严格地说,我连网络游戏都没有玩过,恐怕对网络游戏也不会有兴趣。为了达到整体最优的游戏效率,势必要每隔几个小时就打开游戏进行下一步的操作,这样必然对生活方式进行渗透。不过我不愿意这样。每日签到就好像是机械性地重复性地劳作,应该交给机器来完成,不过目前我也没有能力写出这样的脚本。

只好先对手机游戏说再见了。

不过,特别想说的是《明日方舟》是把游戏做成了世界观庞大的艺术品,并且有现代化的UI风格十分符合我的审美呀。虽然多数玩家吐槽前期关卡太难,不过作为硬核的塔防游戏,有点难度才有意思。

己亥#10 | 创造青春

第9周周四的时候参见了一场校内创新项目的面试,我们的HR || Boss或者说Leader有一种气场,让我觉得她是我的学姐,其实她(Leia)是与我同级的英语专业的学生。(团子表示这只是一场面试而已,又不是技术面试所以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一开始算是被Dangosky拉入这场面试中的吧。其实我对于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的背景不算了解。在面试时候听到这个项目的周期是8个月到2年时还真是受到了一点点惊吓。

面试之前我特意穿上了在我所有的休闲装中比较得体的一套服装,就是那套蓝色外套配黑色运动裤。(如果学年礼的时候买了西服就可以穿西服啦,不过面试的氛围就会变得更加紧张。😫)

我和团子都要被面试,不过HR的意思是让我们分开单独面试,我跟团子隔了半个小时左右。(最后我面完了留下来看HR和团子的对话。)我和HR约在雕刻时光咖啡馆面试。我对于雕刻时光的印象还停留在大一的时候曾经和wangfujian还有biu等期末时跑到那边去复习。

自我感觉我跟HR沟通的效率是比较低的。像做前端的团子考虑的事情就比较多,比如代码是否需要可维护,应该采用哪种技术之类的。我的话只能一问一答。(这或许跟后端的属性有关,后端应当尽量满足其他程序员/PM的要求。)

最后通过面试,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进入组织以后发现大家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将同一件事情完成的同事关系。Leia自己也说Boss的叫法并不妥当。

目前团队里包括我和团子在内有3名英语专业、3名绘画专业和2名软件专业以及1名经管专业的同学,共计10人。我们的项目是在“创青春”这个比赛框架下开展的,全称是“自然拼读模式下中国经典故事双语绘本的制作以及线上APP的开发”,周期视立项的情况而定,可能在8个月到2年,最终的目标是要做出产品并且有真实的家长用户使用,也就是以盈利为最终目的。


迷上了在寝室戴耳机,头戴式的也好,入耳式的也好。原因在于耳机能为我在一个相对开放的环境(寝室)中创造出一种相对不受打扰的私有的氛围。有利于保持专注的状态。

毽子现在能踢8个了。

为了写作收集素材的时候向朋友们求书单推荐,发现大家喜欢读的书的风格不尽相同,严肃文学和通俗文学在我的朋友中都有市场。🤪


进入新的一周之后各种意义上的事情在各个维度上增加了不少。目前最为要紧的事情就是那个半死不活的书籍爬虫。目前还只能爬取当当网的书籍信息。等技能清算结束之后首要任务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数据库软件是使用Oracle 11g,对于Windows 10操作系统来说是一个上古的软件。倒腾这个软件花费了一点时间,主要是在解决旧版sqldeveloper不兼容新版JDK和旧版Oracle C++ Call Interface(VS2010)在Visual Studio 2017上的调试问题。商业程序的兼容性还是挺好的,sqldeveloper和OCCI都换成最新版也能兼容旧版的数据库。

开始接触React Native。(团子曾经有考虑过weex和其他框架,但最终被用户生态和其他潜在的坑吓跑了。


计划本次周记的时,计划中特别提及“察”的部分。连续几周没有在周记里面反省自己了。第11周的行动大纲基本保持不变,此外明确了对待学校课程的态度是:完成课前课后的工作,并且“批判性地参与课堂”。在寝室里选择比较自由的生活方式,不早睡,不早起。时间管理方面没有多少变更,财务上要收紧(最近似乎变胖了QAQ)。

思想上借助马原的分类方法,在悬而未决的“骑士、君子和王”的精神榜样和自动恋等问题上明确自己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开始强调骑士精神中“礼仪”和“平等”的要素。尝试开始将“自动恋”等不符合榜样精神的态度和方法从自我中排除。

以上。

关于备份数据丢失的确认

做博客的一种境界是数据丢了之后之后自以为数据还在翻翻存档就能找出来(/≧▽≦)/

做博客很严重的一个失误是站点迁移的时候依赖Wordpress的导出功能,却没有确认数据导出不包含图像等上传内容,最终导致戊戌#21 | 西行记以前的博客文章的图片等全部永久丢失。在网盘等地的备份都没有包含图像,看来这部分的内容是无法恢复了。

惨案。(当时竟然没有从文件的大小看出端倪QAQ

己亥#9 | 循环往复的第一个星期

开学的第一周,往往从搬运课本开始。为了省钱,同时也是吸取了往年买回来的课本基本上没看的教训QAQ,自己今年没有买课本。班级里买课本的人也变少了,因此搬课本当天恰好有时间的人也变少了。出于帮忙和“找点事情干”的想法,我插手了团子和升级版我爱罗的课本搬运小组。搬课本的流程对我来说算是轻车熟路吧,因为自己连续三个学期一个不落的参与了搬课本的活动。

中午和团子吃饭的时候想到可以做一个比价助手的App。比价助手的前后端都挺难做的,前端由团子来做,后端数据的爬取等等由我自己来负责。目前的结论是后端信息比较难处理。淘宝设置了反爬虫手段,爬取信息不容易;相比之下,当当是最为开放的购物平台,可能是奉行着“多一个渠道多一条路”的思维模式吧。

初次接触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感觉比特币的交易不容易进行,因为没有官方的交易场所。比特币与人民币的汇率要看具体某一家卖家的意思。因为买得不多,所以买到的都偏贵。

听团子吐槽前端的就业问题时候,感觉如果认真学前端还是需要学习很多东西,而自己什么都会一点,然而稍微深入的部分就不了解了。也是就是知道“什么都能干”,但是“什么都干不成”,Ayiya~ 但像我自己去选择职业的话,估计是去小公司当全栈(打杂)浪浪浪吧。

第一周广州大学举行了开学礼,通知开始时要求我们穿正装(西装)参加。我还没有穿过西装呢,还错把校园动漫里男生们穿的校服认成了西装。(像《樱花庄》或者《这个美术部有大问题!》里面的西式校服真的挺好看的ψ(`∇´)ψ)本来是激动得要去买一套西装,但后续的通知变了风向于是作罢。在买西装这一件事情上,我是悬而未决的;算是一种拖延吧。

开学第一周,基本上确认了老师的教学风格。数据结构课程的老师,是教学上的新手,最大的特色是上课下课都很准时,也因为“数据结构这个课没有要求布置作业”而不给我们课后作业。不过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自己蛮惨的,因为我们课堂的活跃程度不够高,或许只要像离散老师那样让我们的“冷漠”的课堂活跃起来。数据结构是小班教学,周一的课程确实在阶梯教室进行,我们一个班47个人独占了能容纳150人的教室;周二的课程就是正常的小教室上课了。

计算机组成原理的古鹏老师,学识渊博的一位教授,上课的时候经常串联课堂外的知识,但是讲本课程的知识的水平不敢恭维。引用Biu的一句话,我们学到了“除了机组之外的所有东西”。

周二的马克思主义原理老师上课很精彩,重视实践,不是教条主义的老师。静待后续发展。马原到底怎么样,让我们“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周三上午的雅思阅读,我们英语拓展课程的老师,授课能力比大一的英语通识课老师要强许多,值得100%参与课堂。下午的毽球课程的老师,比任老师要严格一些,可能是毽球专业的老师?会给我们布置课后作业,如果遇到雨天不能上课会给我们布置抄写作业。

数据库原理老师是我们的系主任,可能是理工男之中的典型,课堂贴近实际开发,如果处于迷茫的状态听课应该会很有帮助。工程数学的老师,为人十分真诚,应该是很有才华的老师;但不是我喜欢的温和儒雅的类型。


开始收集Pixiv上的作品作为自己的绘画参考。(没错,那个绘画计划虽然没有什么动静但还没有放弃…

己亥#8 | 回校

提前一个星期回到学校,头两天因为发烧而产生的混乱的睡眠状态延续到了整个星期。具体症状为:晚上有精神,白天睡不着(+_+)?。2月17日我在日记中写道,“在这高潮迭起交织的时刻,我感冒并且发烧了。”QAQ

18日启程准备回学校,当天在6点钟就起床了,这是为了赶9点钟的高铁,同时也是为自己制作牛扒争取时间。给自己做了三份牛扒,或水煮或油炸,吃了半盘妈妈昨晚提前蒸好的黄金糕。水煮牛扒也真是没谁了●ω●。因为技术不够,偶然尝到半生的牛扒,意识到五成熟的牛扒比熟透的要好吃。7点钟出门坐11路车去往高铁站,正值上班的时间,11路车鲜有地坐满了乘客,多数人是在行政中心上班的公务员。抵达高铁站的时候,离检票还有大约半小时。

从英德西到广州南的距离,高铁只用了45分钟左右就走完了。

寝室里最早到宿舍的是我,毕竟提前了将近一个星期回来。头两天尝试做了Primum的设计,发现自己不擅长做设计,在这方面头疼不已。

周三上午尝试设置寝室路由器的ipv6,碰巧发现从前隐藏在路由器设定中估计有两个学期历史的的一个bug。修正之后路由器无线热点的稳定性似乎有所提升。不过,还是并不理想。后续室友反馈,2.4GHz的无线链接还是不稳定。

趁着开学前的三天一点休闲的时间制作了将广州大学教务系统课表的导出为ics文件的工具。以后几个学期将课表写入Google Calendar的工作应该就会轻松一点了吧。 (本来是想做四六级成绩查询工具的,但是在验证码问题上卡住了;于是改成了制作课表工具。)

尝试着在写周总结的时候听一听音乐,不知道音乐能不能激发写作时的思维呢?发散性的写作跟专注还是很不一样的。不过实验之后发现,除非是环境很嘈杂的情况,否则还是什么都不听比较容易静下心来进入状态。日后还是不要主动做分心的事情。

开始用Anki协助记忆单词。

到了周五,大家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团子也在周五的下午到了,从他那里顺手牵走了晚餐。现在吃冷的食物会觉得没有热的食物好吃,可能是我开始挑食了?晚上吃南五的时候把《这个美术部大有问题!》推荐给了他。

晚上的时候和团子商量微信小程序的主题,目前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主题。到哪里去挖掘商业的需求呢?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把Primum当作小程序主题的想法。

回到寝室的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晚上根本睡不着觉。也许自己仅有的几天在大学城孤岛上“独居”的生活让我每一根毛发都激动地竖立起来。我明明已经很努力地睡觉了,可还是睡不着。跟恶性的失眠不同,这样的睡不着仅仅是因为,全身上下都太激动了而已。睡不着也或许还有白天并不累的因素在。

周六去找了CatchWind玩,原来CatchWind转专业成了“艺术生”。还真是有一点羡慕。

己亥#7 | 一次去清远的短途旅游

受表哥的邀请到他清远的家住了几天。平时窝在家里没有怎么运动,这是假期里的唯一一次出“远”门。虽然英德理论上是为清远所管辖,但从地图上看,从清远市区到英德市区的路程跟从清远到广州的路程差不多。

到清远旅游实际上只是突发奇想,接到表哥的电话之后1个小时内简单收拾了行李之后就启程了。事出突然也没能购买汽车票,表哥为我安排了“顺风车”。这次乘坐的顺风车并不是在平台上联系到的,而是在跑短途的司机们自己的微信群里联系的。上车之前有点害怕,毕竟一段时间前曾发生乘客在顺风车中遇害的案件,兼上我还没有自己坐过顺风车。

来接我的车是一辆白色的11座厢型车,车上除了我还有其他的乘客。有一位乘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与司机攀谈,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司乘人员。车上有三排座位,每排座位至少可以坐两个人。第一排上坐了一对情侣,第二排和第三排都空着。我选择坐在了最后的一排。见到车上的这种氛围我便安心下来,这真的只是再正常不过的顺风车了。

开出市区之后司机接到了最后一位乘客。上车的是一位女孩子,她坐在第二排的座位上回过头来问我顺风车的车牌号码。我回答我也不知道,她就转过身去继续用手机聊天了。上车之前原本打算和车牌号来一张“合影”,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践。看来大家普遍有安全意识,不过有时会一笑了之。

确认车上的气息安全之后我就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清远市区了。

顺带一提,从清远回英德也是搭乘顺风车。回程时乘坐的是5座的家用小轿车。司机似乎是这个顺风车网络的一个管理员,在路上表达了他对部分司机抢走了其他司机的乘客的行为的不满。这位司机表示他曾长期负责在周末时接送去清远念书的几个小学生,有时候家长不在家司机还有顺便帮孩子做饭。真是“万能的顺风车司机”。

乘坐顺风车的费用比客运站的大巴票价要低一些,而且是门对门的接送。我不知道这样的经营是否合法,但这样的经历有点意思。这种形式的顺风车或许就是我所不了解的“熟人社会”的冰山一角吧。


下车之后几经波折我找到了我哥的位置,来到了他的住处。开门看见了多宝这只归属不明的狗。这狗也是很惨,因为身上长了🐕跳蚤而被剪光了毛。

被剪光毛的多宝,有点像吉娃娃,其实是一只泰迪(迷你贵宾犬)

位于二楼的公寓户型二房一厅附带阳台和洗手间,没有原生的厨房,我哥与一位室友共同分摊房租。客厅大概有大学的寝室大,一面墙上靠着一张沙发,对面墙上靠着电脑桌,桌上正是那台我6年前用来玩过《荣誉勋章》和《突袭油田》的电脑。(没想到它如今仍然健在。)客厅的落地窗外就是阳台。楼距很宽,因此阳台的采光很好。阳台连着兼当浴室功能的洗手间,使用储水式电热水器,一次完整的加热可以用15分钟左右。两个房间的采光并不好,有一个房间甚至没有窗户,可能是因为房间是经过改建的,原本的设计上是一个房间,后来被房东在房间中部用一堵墙隔开。实话说,房间里很乱。

如果我以后需要在类似的环境中生活起居,我一定要先将房间收拾干净。这不是Flag。


关于到清远后的活动。我哥在邀请我的时候说,“带上电脑过来一起宅。”因此我们的一大活动就是宅在家里,围在那台旧电脑前。短短3天的时间,我们补完了游戏《行尸走肉》的第二季和第三季,见证了克莱曼婷的成长。隐约记得《行尸走肉》的第一季是在高中前的那个暑假完成的。当时第一季的五个章节,我是一章一章从网上下载回来的,只是最后才(从下载文件的体积上)发现后面的章节是包含前面章节的内容的,原来只需要下载第五章就好了。这台旧电脑不知经过了多少次搬家和系统重装,第一季游戏存档的信号恐怕早已消失在硬盘的深处了。

除了宅,我们还吃。吃东西的地方主要在万达广场。某天我们在万达的“牛蛙恋上鱼”吃牛蛙。我们先吃了一锅炖牛蛙,接着吃了一锅炒牛蛙。两锅牛蛙都下了许多辣料,辛辣。我还是第一次吃牛蛙。餐厅的餐具算得上是精致。

牛蛙是两栖纲无尾目赤蛙科牛蛙属的生物,据说叫声洪亮如牛,肉量大,是现存体积最大的蛙类之一,也是常见的食用蛙之一。

互联网上的资料

除了吃,我们还玩。玩耍的主要的地方还是万达广场。上周看了《密室逃生》的电影,本周就在万达广场来了一次密室逃生。所谓现实生活中的密室逃生,就是被出题人关到封闭的房间里,与房间内出题人设置的机关互动;如果正确地做出互动,则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就会开启。在万达的密室逃生有几个主题,这次尝试的是一个“通天古塔”和另一个奇怪的主题(忘了名字(/≧▽≦)/)。解谜主要靠数字梗和谐音梗,也有一些奇怪的方法,比如“在佛像前的坐垫上坐一分钟”(在坐垫上可以摸到一个感受压力的按钮),“在烛台上拍几下把蜡烛点亮”(估计是烛台里有压力感应装备)。

万达广场三楼有一个游戏厅,好像叫Play 1。不知道为什么游戏厅内的空气是暖和的。不过电子游戏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幸运的事情是,某天到游戏厅的时候,在门口的跳舞机上看见了一对Coser。根据服装的样式,应该是《魔法禁书目录》中出现的常盘台中学的制服。这一对,看起来好甜ヾ(≧▽≦*)o

在游戏厅期间,我哥估计拿到了几万票;激光打气球二等奖赢了几个公仔。

在清远的时候呢,决定跟dangosky参加微信小程序比赛。具体情况,下回再表。


周五的时候搭顺风车回到英德,可能是在汉堡王积累的🍔毒素太多,周六发烧躺了两天。正是这段时间了接触到了《这个美术部大有问题!》和《月刊少女野崎君》两部动漫;这样轻松愉快的校园恋爱作品,很对我的胃口。

己亥#6 | 荧幕

本周看了两场电影,其一是《密室逃生》,不知为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本人没有玩过密室逃生,或许这样的熟悉感是因为曾经在流媒体网站上看到过这部电影?不清楚《密室逃生》是不是先上了国内的流媒体网站再上院线,但我知道《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的第一章确实是先登陆优酷再在院线上映的,或许对票房产生了一些影响。

《Heaven’s Feel》的受众实在是太少了,在中国的票房或许不太好看,而且在我所居的三线城市似乎没有排片。这样强世界观的作品,对于非型月党的观众卖点也许只有流畅的打斗场景了,很难想象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是如何讲清楚世界观并且塑造起人物形象的。

2019年号称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和《疯狂外星人》都选择在大年初一上映。周三和哥哥去看了“中国第一部硬科幻作品”《流浪地球》,电影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北京市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电影《流浪地球》旁白

我发现我哥特别吃万合天宜这一套,电视剧有看《报告老板》、《学姐知道》,电影有看《娇羞的铁拳》和《夏洛特烦恼》。这个星期我哥到我家睡了两晚,我也见识到了万合天宜这群人的才华。虽然他们的全盛时期已在10年之前。


为自己Pick了世界观,用四个短语来概括就是“认同多元,变形适应,利己利他,发展演变”。本周继续加强管理的重要性,希望Primum能够早日完成。


看好《领风者》的发展,第2集和第3集渐入佳境。

己亥#5 | Unlimited Blade Works

本周放弃了对《编译原理》的学习,还是将学习留到开学吧。(假期的生活好悠闲呀。)零零散散地了解了Node.js上的开发前景。Node的生态环境到底是怎样建立起来的?应该是自己没有看到Javascript的潜力忽略掉了这一块历史。或者说自己对解释型语言都缺乏了解。(函数式编程,不好意思你在说啥?(/≧▽≦)/)

想到信仰的力量,《死神的遗言》里面有一句八神隆之对生野洋司说的,“一个人变得最残酷的时候,就是当他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时候。”

看完了FSN的Unlimited Blade Works共计25集的番剧。骑士王仍然美炸。ubw差不多是最喜欢的世界线了。FSN还剩下去年今年和明年的剧场版Heavens Feel待补完了。Saber Alternative,让人心疼的凌厉。啊,《幻想嘉年华》就温馨许多。

从《家有女友》的Openning了解到美波这位录音室歌手,如同Aimer的存在一样,意外的惊喜。还有药师丸悦子这位在《高分少女》的Ending中献声的歌手也刷新了我对歌手的看法。

私心觉得《家有女友》是很有意思的番剧,对后续的展开保持期待(不过一周只更新一话呀)。

像ubw和《家有女友》这样强世界观的番剧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亦让我坚定“相比起结局,发展与变化的过程更为重要。”这真是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大家抱有各自不同的信念,为自己所相信的努力奋斗着。对许多事情,爱情呀亲情呀友情呀学习呀工作呀,我自身并没有明确的态度。这跟迷茫不同,或者说我是有自信地在空白的状态下探索。对于一件事,并不能明确地判断对错。对于一次抉择,或许两个选项都是对的。

在大千世界中找到自己所相信的价值,完善保持信仰的体系,也是目前探索的方向吧。

己亥#4 | 编译原理、初探Fate和一种爱情观

这个星期开始着手学习《编译原理》,看到了编译原理里面提到的“正规表达式”。(虽然这个术语的现代翻译应该是“正则表达式”吧。)在这一点上越发理解到学术界与业界的不同。对于原理性质的知识,教材上讲述得更为细致,总结得更为清晰;看教材这段时间的收获感觉比过去没看书自学的收获要多很多。(也可能是自学时看的材料比极少吧。)

大学还是珍惜这样学习的机会吧。


这个星期里大量接触了Fate世界的作品,包括06年的动画《Fate/Stay Night》、动画《Fate/Zero》和Fate系列始祖PC游戏《Fate/Stay Night》。还看了型月世界的《幻想嘉年华》这种彩蛋作品。(正作时间线上的FSN的ubw线的TV动画和hf线的剧场版都还没有看。)简单了解型月世界的话这样子就差不多了。嗯,大概了解了大一在ACM训练时看到的那段关于Excalibur的传说。

偏爱像魔法禁书目录和Fate这样世界观比较大的作品,一言难尽。

在06版的FSN士郎和Saber中看到一种爱情观,“爱她便是要爱她的全部,维护她的尊严和荣耀。”。这一篇FSN的长评写得很清晰。

相比于FSN,前传性质的《Fate/Zero》才更是成年人的浪漫。虚渊玄并非浪得虚名。

关于Fate多重结局这一点,创造的力量真是无穷的。如果不同意作者的写法,自己创造一个出来便是。

我已经中了“王毒”。


这个星期在听的一首歌FLOWER的《白雪姬》,是一首基调悲伤的歌曲。

逢いたい逢わない 逢えば私はまた
あなたに抱いてほしくなるでしょ

Flower《白雪姬》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