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记

庚子#8 | DayPrimer on Sail

雨水过后,天气回暖。作息时间基本恢复到23时入睡次日7时起床的标准。

V1070的无线网卡使用时,系统时不时地蓝屏,网卡估计是彻底坏掉了。每次蓝屏都会丢失一些正在编辑的文本,对此我习以为常,丢失的数据重做一次就好了。但有次蓝屏时explorer.exe的数据丢失导致历史记录和“快速访问”栏上的这些快捷方式全部没有了,重建花了一些时间,这让我决定禁用掉这张网卡。(起初我以为这张网卡不接入网络就不会导致蓝屏。但事实证明只要这张网卡启用,Windows就很有可能蓝屏。)

禁用网卡后我使用USB桥接手机的数据给电脑。每次使用USB桥接,Windows上显示的连接到网络的序号有可能就会增加1,现在我已经连接到第65个网络了。最近,USB桥接也出现了时不时断网的情况。

最终解决方案是购买了一片USB无线网卡。吸取上次无线网卡的天线被我不小心折断后整张卡坏掉的教训,这次买了没有天线的袖珍无线网卡。因为没有天线,5GHz的信号弱了一点,但是不影响使用。得益于没有天线,网卡的体积跟无线鼠标信号接收器的体积差不多,平时可以一直插在笔记本电脑上,携带电脑移动时亦无需拆卸。遗憾的是Comfast的这块无线网卡只支持Windows操作系统。

DayPrimer基本确定了开发时使用的工具。第一版计划支持CLI和移动端,目标里程碑是两端间数据同步机制完成。使用GIMP和Inkscape进行图像处理,使用Pencil作为原型工具。开发时杜绝使用商业软件,Windows例外。

DayPrimer在第9周的开发计划是:

  1. 思考并撰写清晰的DayPrimer文档,使得即使是一名对GTD一无所知的用户也通过手册快速上手。
  2. 绘制CLI/移动端产品线框图。
  3. 修建必要的轮子。

其实我曾经在“先设计好文档再进行开发”和“先开发一部分功能再逐步完善”这两个选项之间徘徊。选择了先文档再开发的“文档驱动模式”,稍微尝试一下与以往不同的开发方法。

本周看完了《心灵链环》(又名:《恋爱随意连接》)和《银河英雄传说》,这两部都是难得的佳作。读完了《文学少女》的前六卷,“轻小说之冠”名不虚传。

2020年2月16日至2月22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7 | 抛却“骑士”的虚名🏇

西伯利亚寒流入侵,天气变冷了。去年11月15日,我宣誓不会背离“骑士”的誓言。我在《lightyears1998.md》中写道,我将“遵循比平常人更严格的指引,秉持骑士优雅,践行骑士精神。”在博客中,我提到“当我准备好向世界宣告的时候”,我会将我所认为的“骑士精神”登载在博客上。本周暂且来谈论骑士的概念吧。

骑士是什么?我对骑士的第一印象来源于即时战略游戏《帝国时代Ⅱ》中🏰城堡时代后可以在马厩中生产的兵种——轻骑兵和骑士。他们身披坚甲,手持利剑,是游戏中移动速度最快的单位。最高等级的骑士为游侠,这是原版《帝国时代》中攻击力最高的兵种,并且也是唯一能扛住一发火炮的单位。小时候我被作为战斗兵种的骑士形象所深深吸引。

在高中一年级某次的口语课上,我大概是用了“I want to be a knight, because knights are brave and kind”这一句来回答提问。后来学习了世界史,开始接触作为一种政治力量而存在的骑士概念。历史上,在马背作战上的不全是贵族“骑士”,多数人只是骑兵。高中文学社的一篇文章里有同学用“刺破无数玫瑰的长枪”指代十字军东征中的骑士,这显然有悖于正统的骑士精神。在大学接触了型月世界,接触到亚瑟王若干人等真正古典意义上的骑士,心生向往。

这几个月我有时候会想,当我使用“骑士精神”的时候,我在借用这个词汇指代怎样的原则呢?最初使用“骑士精神”的意图是将内心中的崇高概念和自己的所作所为联系在一起,督促自己按原则作为以免玷污神圣。在我的用法里,骑士精神只是作为监督概念存在,而它自身的含糊导致它不能直接作为判断行动是否合理的依据。

于是,我决定放弃使用“骑士”这个词汇,也放弃“遵循骑士精神的指引”。取而代之的是直接地宣言:自己将不会背离在《lightyears1998.md》中写就的根本原则、核心原则、统筹方法和准绳。要采取诚实、平静和柔和的态度,以输出幸福、脑力运用和体力发挥为价值判据,践行自我意志,统筹规划并行动。


Wenku8缓存工具暂告一段落。目前实现了将小说缓存到本地功能,并未实现直接导出为EPUB格式功能。日后将尝试使用Node JS重写。

为了实现整齐的命令行界面开始整理chjj/blessed的文档。blessed作为Node JS唯一的命令行UI实现自然是(在我心中)非常重要,但文档只有一篇GitHub上的README,可读性堪忧。

家里的宽带升级到了100Mbps速率(100Mbps在三线城市竟然是最低档的速率)。Waston送我的那台水星路由器WiFi只有2.4GHz频率,现在终于要退役了。购买了华为路由器WS5200,我家也进入5GHz家庭WiFi时代。遗憾的是ISP尚未提供IPv6网络。

应网站备案的管理要求,在qfstudio.net上建立了笔记站点的镜像。随后在青锋网络全站开启了gzip压缩。以前我对启用gzip压缩不置可否,但根据Page Speed Insights的建议和实际测量的结果,gzip对text/html、text/css、application/xml和application/json以及未压缩的application/javascript的压缩率可达40%,相当可观。原来只有1Mbps的带宽对小站也是绰绰有余的。

开始观看“太空歌剧”《银河英雄传说》。据传这部剧在日本很有人气,刘慈欣和马伯庸都是此剧的粉丝。

开始阅读被誉为“轻小说之冠”的《文学少女》。

2020年2月9日至15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6 | 恋爱像是一杯草莓牛奶🍓

日子day by day地过去,去香港玩过之后回到家,连按时起床都成为了难题;日记step by step地记录着自己的生活,时序进入到二月份第一个完整的星期,南方的天气还不太冷。本周看不少关于恋爱的动画作品。如果要用一种字体来表达恋爱的心情的话,那一定就是这种圆圆的可爱字体:Noto Sans SC。(这种胖乎乎的字体拿来当Heading真的没问题吗?)

恋爱可是人生中的一桩大事。

《徒然喜欢你》第112话截图
出自《徒然喜欢你》第112话,“都已经是高中生了,不聊恋爱要聊什么啊?!”

周日晚上看了岩井俊二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烟花🎇》。这部动画让我想起了宫崎骏,也想起了高二时看宫崎骏的《千与千寻》、《龙猫》或《哈尔的移动城堡》时的迷惑。

小孩子看动画电影会觉得愉快,长大了再看电影会思考情节这样安排有何意图。宫崎骏老先生的电影我是“看不懂”的。我到底有没有看懂宫崎骏的电影呢?我觉得宫崎骏的电影就像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生活札记,并没有要表达特别明确的主题。或者像是孩童所创造的想象世界,若成人的我戴着推理的眼镜看电影,或许永远不可能预测到剧情下一步会怎样发展。巨婴的头为什么这么大?龙猫为什么要飞?龙猫的大肚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软?公交车站为什么要停靠毛茸茸?吃得太多为什么会变成猪?(等下,我好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另外,《千与千寻》真的不会吓坏小孩子吗?婴儿肥真的在高二的我身上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我以一种目标驱动的方式生活着,而宫崎骏永远出乎我的意料。

回到《烟花》本身。《烟花》的意识流蒙太奇一方面源于岩井俊二的原作,一方面要归功于新房昭之这位导演。新房昭之的代表作为《伪恋:》、《化物语》、《魔法少女小圆》、《烟花》等。理性在面对《升起的烟火,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这个问题时会迷路,循着感性去寻找浪漫就好。

我对岩井俊二这个名字并不感到陌生。大学某日和DangoSky看过他的上一部电影《你好,之华》,而再上一部电影则是我高中时曾借用名字来向喜欢的人告白的《情书》了。

只是当时未能理解《情书》。

周一上午试图拉着妈妈一起看的动画电影《企鹅公路》未果,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在电视机前看了这部不久前上映的电影;晚上的电影是《穿越时空的少女》,这部电影还不是现在的美型画风,像是草莓味的酸奶,别有风味。

这周开始尝试写一点小说。在半梦半醒之间构思小说的情节,然后倒下睡了一个回笼觉。刷完牙故事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坐到电脑面前打字的时候,故事情节只字不剩。我将以前写过的大多只有开头的小短篇集合起来取名“次元异象”,共有六千字,还没上学期写的软件工程说明书多。

决定配合野心买一支钢笔,在淘宝上选择了英雄1506。网上一些评论说英雄钢笔有品控问题,质量不比往昔。但是我的第一支钢笔就是英雄牌钢笔呀,斟酌之后我决定下单。

准备在网上寻找《文学少女》的资源,正在制作将wenku8.net上的小说缓存为本地内容的工具。计划是使用Python,顺便复习一下Python的语法。

2020年2月2日至2月8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5 | 新型冠状病毒

在病原体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病的流行的影响下,大家积极响应国家防控传染病的要求,尽量减少出门,出门时佩戴口罩。有点遗憾的就是在香港的一星期我们都没有怎么出门玩。不过,即便是在有着购物之都称谓的香港,我家附近也买不到口罩了。

香港方面应民众诉求陆续关闭了口岸。我们在29日离港,离港后一天,开放口岸就只剩下一个了。再不出港或许就出不去了。笑(◕ᴗ◕✿)

入境深圳的时需要填写健康申报表。我写在表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的,这让我萌生了写钢笔字的想法。小学时候曾用过一支英雄牌钢笔,但那时因为写字力气太大导致笔尖常常戳破稿纸,并且嫌弃钢笔吸墨水太麻烦就改用中性笔了。时隔十数载,种种因素,我竟又想来折腾钢笔了。


28日我们到大榄郊野公园爬山。大榄郊野公园地界内是一片山连在一起。我们从兆康一侧进入公园,山脚下先是一段能通过汽车的柏油路。爬到一定高度,可以拐个弯进入登山径,一阶一阶的石板路从山腰缠到山顶,可供三两人并行。行至山顶后,又可通过山脊上的泥路前往另一座山的山顶。

公园最高处设有一个无线电站。登顶路线上是石阶路,石阶的高度比刚上山时的那些石板路上的要高出许多,险要处在路径一侧设有扶手,更险要处设有两侧扶手。我们登顶过程中休息数次,一路上遇见许多前来登山的市民。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那时我总算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意。登顶之后我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另一侧下山。另一侧没有预先铺设的石阶,我们要踩着前人踏出的泥径下山,路上也没有扶手可借力。下山的方向则需要通过目视确定,有时候还要借助其他登山者留下的标记。因为鞋底容易打滑,有还有右脚扭伤未愈的缘由,我有好几次一屁股坐到沙地上。原来相麻堇遭遇山难真不是作者随意交待的情节。


在港期间看完了日常番的经典《男子高中生的日常》。虽然是男高,但我比较在意的是期间发现的“文学少女”的设定。对此的好奇使我最后发现了享有盛名的轻小说《文学少女》,计划近期开始阅读。

29日离港之后结束了《神的记事本》这一部番剧。这是松岗祯丞获得新人奖的作品,也是松岗和茅野爱衣合作的一部作品。这个番剧的第一集有40分钟,我是在2019年的10月份国庆期间看的,不过看完第一集之后因为感觉不太合口味就跑去看《杀戮的天使》了。看完《神记》之后微妙的感觉一言难尽,请允许我缓缓打出一个‘?’。《神的记事本》动画的副标题是“It is the only NEET thing to do”,讲的是尼特族(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的故事。动画有一定的推理元素,但本质是日常番。完整的剧情还是该到同名的原著轻小说中找寻。

2020年的1月新番已经放送几集了,目前正在追的日常番有:《科学的超电磁炮T》、《恋爱小行星》;爱豆文化相关的番剧有:《22/7》、《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推理番:《虚构推理》、《异度侵入》;异世界卖萌番:《无限系统树》、《因为太怕痛就全点防御力了》。另外目前在看暂时无法分类的旧番:《恋爱随意链接》。

2020年1月26日至2月1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4 | 务贵有恒,事须有常

时节如流。我在屏幕前一成不变的荧光中迎来了庚子年的第4个星期。

不过,日子也并非真的一成不变。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虽仍是盘踞在家中,但不同以往地离开房间,将餐厅作为自己的据点。将14英寸的笔记本摆放在4人入座的圆形餐桌上,电源线悬吊在地面上方20厘米处,一头连接着笔记本的电源插口,另一头插在厨房里的插座上。我家的客厅和餐厅是连在一起的,“玄关”就在我所坐的位置的对面。妈妈若是回家了,我一抬头就能看到。我使用电脑时,在客厅里活动的妈妈也能感知我的存在。我试图通过这样的形式,增加我和家里人相处的时间。我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明年毕业我再离开家的时候,或许与长辈们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

玩移动游戏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有打开过手机或电脑上的游戏;写作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我就再没打开过文字编辑软件;阅读的日常行动取消之后,Kindle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灰尘。但我觉得这样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相对的,时间统筹的周期可以变得更长,以一周的视角来管理时间和安排行动,使每个行动都能获得足够长度的时间从而充分地实现目标。现在我每天的日常就是晨间日记、晚间日记和强时限的每日学习强国和广州大学的“经典诵读”小程序任务。日常行动变少,这些日常行动本身能在一天内安排到合适的时间段得到执行,而不会推迟到第二天。

Phase软件改名为DayPrimer,时间管理方法仍暂定名为PHASE。DayPrimer这个名字来源于上个学期洗澡后想到的软件中文“日引”。目前确定了CLI(Blessed)和Desktop(Electron)两条开发方向,公共的部分放在Core。但是代码如何复用我还没有想好。我果然还是放不下Blessed,美丽的命令行界面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春节临近,迎春花市摆了起来。今年是我和年长我十岁的表哥带着他的小女儿逛花市。十多年前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某一年的春节表哥带着我玩《大航海时代4:威力加强版》。(我真是对这个“威力加强版”记忆尤新。)人类成年以后身体就不会再成长了,或许不需要再过十年,后辈的身高就可以追上我了。哎呀,又到了感叹岁月如歌的时候吗?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

春节探亲自然也少不了,今年的春节我家在香港过。我们出门乘坐动车到深圳,然后从福田口岸过关到香港。在高铁动车和深圳的地铁上,许多人因为预防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而戴上了口罩。香港这时候戴口罩的人并不多,但今年的年味确实不比往年了。因为预防病毒,过年的时候我们在家里也没怎么出门。香港无线电视台正好引进了《庆余年》,我们就在家里看电视,几天就把第一季48集看完了。偶然得知《余庆年》的作者猫腻和《将夜》的作者是同一人,正好今年《将夜2》在网络上开始播出,我们看完《庆余年》后开时就看《将夜1》。

本周出发去香港前看了《重启咲良田》这一部番剧。我特别喜欢这部番剧,因此在这里重点介绍一下。但我又不想过度剧透,因此只能简单介绍一下。

《重启咲良田》原著为轻小说;动画版在2017年由David Production制作。从数据上讲,《重启》算是比较冷门的番剧。作品属于青春校园题材,讲述一群拥有超能力的高中生的故事。作品亮点其一在于角色有趣的能力,其二是持有不同能力的角色之间不同观点的冲突。动画的特色是静止画面较多,剧情主要依靠人物间的对话撑开。主要角色的配音员包括悠木碧(曾为《哥特萝莉探案集》里的维多利加、《谭雅战记》里的谭雅配音)以及花泽香菜。(欣赏悠木碧起伏的性感声线实为看番的一大乐趣。)不过,看番更深一层的乐趣则应当来源于观众自己对剧情的思考和理解。换言之,这确实是需要关掉弹幕并静静地思考的番剧。

2020年1月19日至1月25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3 | Phase v2

周一时和一位后辈到电影院看了《紫罗兰永恒花园:永远与自动手记人偶》。京都动画的风格无恙。

这星期着手进行年终总结并改进PHASE方法。主要对静态的时间分配方法做了改进,删除了固定时间的日常,强调行动的实时选择和时间的动态分配。本文为改进后的Phase方法全文。

分类
生活记

Goodbye 2019; Hello 2020

2019已经远去。

2019年在Github上有2530次Contribution,收到了自己的第一个issue,还在自己的notebook收到了第一个PR。98%的活动是在笔记本和PaperStack两处提交commit,2%的活动是给同学的仓库PR和Issue。没有做独立的项目,没有太出彩的表现,在PaperStack上的实践还算扎实吧。

2019年我写了367篇日记,在博客上写了18篇周记。日记的数量相比全年的天数略多,有些月份有40篇日记,有些月份只有20篇。这些日记里面,短则寥寥数语,长则不过百来字,但都是当时真实情况的记录,遵从了写日记的初衷。周记的数量偏少,来年继续努力。

Milestone

翻开日记就是翻开了自己的黑历史。

1月。做完了大学第一份课程设计——一个MFC的图形绘制程序。买了《帝国时代Ⅱ高清重制版》,开启了和室友联机刷夜打战役的支线。

考试顺利结束回到家后,在B站上看了06版的《Fate/Stay Night》,第一次接触到了型月世界,也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认识了骑士王阿尔托莉雅。(跟时间的守望者聊到她时,我才发现守望者比我接触二次元要早太多辣。)

(话说,今年考后的心情与往年大不相同。考后有段时间不时忐忑地查询成绩,也是遭了上学期学习态度的影响吧。)

这段时间重新当了一阵子云玩家,看了JoyKing的《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翻日记的时候找到了下面这段话:

一个人变得最残酷的时候,就是当他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时候。

《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 八神隆之

2月。开始正式接触Node.js,并为它的生态所惊奇。写JS不用NPM,就好像写PHP不用composer一样。寒假看番不少。DangoSky那时吐槽前端的工作不好找,结果这时他已经找到字节跳动的实习了(●ˇ∀ˇ●)。当时他在千年的年终总结下面留言说,感觉2019会是个不一样的一年。对他来说,真的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3月。大学第一届学年礼;马基课成为自大学以来上课体验最好的课程;古鹏老师授课形象崩坏;寝室无线热点更名为Akane313,配置unbound;NieR捡到了第一把战术枪;检查数据库配置时发现灾难性安全问题;与winnerwinter的博客成为了友站关系;入手游玩《FGO》、《Unheard》;在毽子丢失一事上感觉到自己的成长;接受Leia的面试并加入“制作绘本”的创青春项目;目前项目实际的代码还没有动工。

4月。购入隔音耳罩,开始“寝室中心的学习策略”;参与了搜索之星大赛;wangfujian安装了《不义联盟》游戏。

5月。在《明日方舟》安卓服正式上线第一天参与游戏;明确PHASE中的“目标优先级”概念;在Bilibili上初次投稿了明日方舟的视频;wangfujian安装了《全面战争:三国》;DangoSky通过字节跳动面试。

6月。开始使用Insider版本的Windows和VSCode;表白cyt未果——糟糕,我好像搞错了什么,表白之后交往什么的,想想都是不可能的,而且突然表白很让人恶心!请务必停止恋爱的妄想。

与DangoSky合作的数据库课程设计的工作开始堆积,由我负责的部分开始崩溃。

7月。暑假;观看《少女与战车》和日常番《归宅部活动记录》。假期看番不少。

8月。了解东方Project;不再希望与tsuger联系并移除电话和实时通信两类联系方式;手机上的邮件客户端从Outlook改为GMail;电子笔记本站点落成。

9月。林俊杰《东西》;第一次以“前辈”的身份与后辈进行专业方面交流;第一次以有“后辈”同伴的方式走出大学城;开始组织进行作业收集平台PaperStack项目;启用寝室网络IPv6;开始将CI融入代码开发流程中。

10月。《Angel of Death》;Afterglow的《アスノヨゾラ哨戒班》以及《ロストワンの号哭》;退出Windows预览体验计划;第一次帮助“同辈”同学隔空解决了minieap问题;回家庆祝外公的生日;开始备战字节跳动的“雪国计划”。

11月。开始“自习室为中心的学习策略”,“寝室中心策略”宣告失败;与cyt关系正常化;“雪国计划”取消;超大量文本工作的软件工程报告、面向对象分析与设计报告在本月受限制的有限的时间内完成;第一次,也是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唯一一次向老师面对面地报告PaperStack的设计;与Tsuger进行《最后的见面》;第一次投稿校内文学社团开办的比赛;

12月。接触硬百合作品《恶魔之谜》;第一次在大学的圣诞节收到了苹果;在PHASE是否需要设置“紧急状态”中辗转,最后不承认“紧急状态”,将其合并到常规方法中;确定“自习室中心的学习策略”为今后策略;在生日前后展开超大量代码工作,“泥潭般的三周”;对自我进行思考,定下约定,进行“骑士的誓约”。

Record

前年的年终总结中,我写道:“好像花了很长时间在动漫和电影上面”。然而,去年看过的动画和番剧还真比前年更多,这一年的二次元也给了我许多惊喜:

  • 1998版TV动画《百变小樱》 参见初代萌王:这是在寝室和wangfujian还有MonressStudio一起看的番,晚上大家吃着鸡肉卷喝着南方五号市场的芒果牛奶,前后断断续续看了两个学期左右。
  • Fate系列
    • 《Fate/Stay Night》 也就是06版Fate,这时飞碟社还没有接手Fate系列的动画。从这部动画认识Saber开始我就中了“王毒”。
    • 《Fate/Zero》FSN的前传动画,原作是虚渊玄。作画由飞碟社负责。
    • 《幻想嘉年华》型月的粉丝向动画,官方发疯系列,里面还有来自月姬的人物。
    • 《卫宫家今天的饭》有不少Fate的梗(废话。
    • 《Fate/Stay Night: Ulimited Blade Works》质量最高的Fate系列动画之一,从此由“王厨”走向“多角色厨”。
    • 电影《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包括目前已经上映的《恶兆之花》和《迷失之蝶》两部,能成功引进国内真是太好了,国内的文化环境越来越开放了。
    • 《Fate/Apocrypha》16骑从者的圣杯战争,评分很低,大家吐槽主角形象刻画不足,但个人的观感不错。
    • 《Fate/Extra Last Encore》红Saber,电子世界的圣杯战争。
    • 《魔眼收集列车》Fate外传。
    • 《绝对魔兽战线》手游《FGO》剧情的动画化,成片质量很高。
  • 《月色真美》 狗粮真甜
  • 《家有女友》片名翻译真是鬼才。
  • 《领风者》 国漫,介绍马克思的短片。我与Dap的观点不同,尽管存在着一些瑕疵,但个人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 《这个美术部大有问题!》 这个美术部狗粮咋这么多?
  • 《月刊少女野崎君》钢铁直男野崎君。
  •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天才们的恋爱头脑战~》19年的恋爱霸权番,也因此得知初中同学做了一期辉夜的MAD
  • 《文豪野犬》系列 挂着日本文豪名字的神仙打架。
  • 《失落之歌》奇幻冒险元素音乐番剧,有神转折。
  • 《游戏人生》及《游戏人生:零》 智斗类番剧。
  • 《LoveLive》第一部音乐番。
  • 《轻音少女》第二部音乐番,日漫销量之壁。从此认识京都动画。
  • 《凉宫春日的忧郁》当年的凉宫放到今天也没有过时。“别叫啦,长门不会来救你的。”——AcFun答题模块看板娘语。
  • 《冰菓》用巴赫作为BGM的一部番。所以他们古典文学社到底跟古典文学有什么关系?
  • 《Cop Craft》异世界侦探番,女主有种另类的美。
  • 《刀剑神域》、《刀剑神域:Alicezation》、《刀剑神域:异界战争》
  • 《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水彩风格的背景是一大特色,认真的异世界番。
  • 《Angel Beats》从AB中读“人生”。从此认识立华奏,从此认识PA社。
  • 《上低音号》又是一部京都动画的作品。
  • 《利兹与青鸟》隐喻手法需要仔细体会。
  • 《白箱》PA社“工作中的女孩子”三部曲之一,PA社口碑之壁。
  • 《小林家的龙女仆》萌系,京都动画擅长的人物情感刻画。
  • 《加百列的堕落》萌系,人设。
  • 《归宅部活动记录》冷门番,电波番,制作组在第4话放弃治疗后信号质量更好(lll¬ω¬)。
  • 《少女与战车》治愈系坦克战。
  • 《荒野的寿飞行队》认真的空战,3D制作。
  • 《希德尼娅的骑士》(又名《银河骑士传》)硬核太空战,同样是3D制作。
  • 《女高中生的虚度日常》搞笑日常,附赠糖。
  • 《谭雅战记》把故事的背景挂载了WWI的钉子上,魔法战斗,异常价值观。
  • 《科学一方通行》《魔禁》外传,可能还没有《超炮》一半好。
  • 《青春波纹》(又名《高校舰队》)治愈系海战。
  • 《甘城光辉游乐园》千斗五十铃“裙底掏枪”,而且是来福枪。你一定见过这张表情包。
  • 《街角魔族》萌系,魔法少女与魔族都是可爱的女孩子。
  • 《Carole and Tuesday》音乐年番。
  • 《花开伊吕波》PA社“工作中的女孩子”三部曲其二。
  • 《GoSick》(又名《哥特萝莉侦探事件薄》)
  • 《敦君与女朋友》恋爱元素的泡面番。
  • 《Upotte》枪械少女,前几集的表现很好。
  • 《可塑性记忆》科幻类治愈系。
  • TV动画《青春猪头不会梦见兔女郎前辈》、剧场版《青春猪头不会梦见怀春少女》标题中的伏笔在剧场版中才会得到解答。
  • 《Angel of Death》靠谱!这就是另类的爱情。
  • 《樱花任务》PA社“工作中的女孩子”三部曲其三。
  • 《Darling in the Franxx》考前一个通宵看完的,蛮喜欢这个有着优秀设定的故事,可惜结局有雷。快天亮的时候看到期待已久的结局是这样的,我的心情:( ̄▽ ̄)
  • 《徒然喜欢你》实质狗粮番。

在三次元看了一部电影和几部电视剧:

  • 和同学三刷的电影《流浪地球》
  • HBO电视剧《切尔诺贝利》
  • 医疗记录片《人间世》
  •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
  • 和妈妈一起看的电影《烈火英雄》
  • 电影《环太平洋:雷霆再起》
  • 和妈妈一起看的电影《超体》
  • 日剧《非自然死亡》
  • “美国空军宣传电影”《壮志凌云》
  • 《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
  • 和室友看到一半的《达芬奇密码》(大家都快睡着了。)
  • 在csx推荐下看的《沉默的证人》
  • 以二战中的德国普通人为主角的《我们的父辈》
  • 《攀登者》
  • 《中国机长》《紧急迫降》
  • 《我和我的祖国》

全年只看了两本轻小说:

  • 镰池和马的《魔法禁书目录》
  • 渡航的《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试着玩了新的游戏:

  • 《Anno 1800》
  • 《Fate/Grand Order》
  • 《Arknights》
  • 《Girls Frontline》
  • 《BangDream》
  • 《Homeworld》
  • 《Unheard》
  • 《异星旅人》游戏的中文译名比英文要有感觉。
  • 《Azur Lane》
  • 《双生视界》
  • 《战双帕弥什》

当过三次云玩家:

  • JoyKing解说的《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
  • [AKO]Keng解说的《瘟疫传说:无罪》
  • 黑桐谷歌解说的《死亡搁浅》

真不少。

Atarashi Flags

时节如流,日历翻了一轮回到了新的起点。在新的一年里,希望自己重拾回生活的质感,不疾不徐,慢下来看足够多的风景;有足够的动力,做成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在实现梦想的方向上不断前进。借此机会立下新的Flags:

  • 当个合格的大学生:平日勤勉,不再使用“考前再说”复习法。
  • 完成PHASE的初步开发:在网页端、桌面端和移动端的开发度达到能日常使用的进度。

谨以此文,辞旧迎新。

分类
生活记

庚子#2 | 破雾计划

周日是在家醒来的第一天。当天零零散散地看了黑桐谷歌录播的《死亡搁浅》以及哔哩哔哩出品的《派出所故事》,但不能静下心来看B站;打开Steam,观察《帝国时代Ⅱ》中新版的AI打架,却没有动手操作的动力。

既然如此,决定在这个寒假干一票大的,就是正式开始PHASE的设计与开发。若开发过程顺利,这个承载着生产力恢复愿景的假期将在人生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一直以来我心中有个疑惑:虽说自己立志成为全栈开发者,但自己到底掌握了多少知识尚不明确,与梦想的距离也如隔迷雾。因此,在寒假的第二个星期开始执行破雾计划,旨在借助已经建立的笔记本仓库和网站,通过全面复习笔记、补充笔记中的知识盲点以及开发实际的项目,在投入PHASE的开发和学习前,对自己的开发能力进行全面的检查。

破雾计划正在进行中,预计初步的笔记整理将持续到下周一或者下周二,完成后开始进行“迎接未来”阶段行动中包括包括PHASE的开发在内的其他计划。


本周周一时尚处于容易疲惫的状态,周六时精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持续作战的能力处于正常水平。本周在决策时曾经举棋不定,考虑到工作和普遍探索之间的问题:是该全面推进,还是先集中力量在工作上取得进展再进行普遍探索行动?( “ 处理好全面推进和重点突破的关系。”)

从周二至周六的行动情况上看,虽然全面推进的愿景是美好的,但是实际的工作能力是一块短板。因此,在阶段行动计划的制定上采取“全面方针”,在局部计划中采用“局部突破”,在每天的行动中借助PHASE保证资源向高优先级目标倾斜的同时适当全面发展目标,是较为妥当的办法。从实践的结果上看,这种策略的成效最好。


这周将考试前开始看的《恋爱俱乐部》看完了,这是一部非常轻松的日常番。(女主角莉子的形象真的有点像御坂美琴。)

2020年1月5日至1月11日

分类
生活记

庚子#1 | 考试的结束标志着新年的伊始

考试前与考试后完全是两种气候。我虽然不喜欢这样,但这也是的本学期策略“上课不听课,专心做其他;最后两周再学习课程内容”的必然结果吧。最后这一星期采用了PHASE实验性的新方法“专注部署”,实际的效果还不算很好,学习过程中容易开小差。(但在教室的氛围倒是很好。)最终决定不将“专注部署”作为PHASE中一个专门的条目,而是作为补充并入已有的规则中。

考前给几度已渡安利百度最新出品的《一刻相册》。或许是出于“需要一名好友使用自己的邀请码注册软件才能获得无限空间”的设定,一开始我过于着急地向把这个软件安利出去。在此过程中忽略对软件特点的宣传,而是选择“把了解这个软件的责任”推给对方,很容易招致对象的反感。日后安利软件是要注意讲清楚软件的特点,让对方看到切实的好处。

说句题外话,我觉得百度的《一刻相册》是对标Google Photos的一次尝试。《一刻》吸引用户之处是免费的无限空间和其优秀的拼图功能,这两点都比Google Photos要优秀。这是本土作战的百度的优势。

考试前的这一周历来是用来看番和补番的,今年也不例外。本周周日回看《声之形》了,取得了三刷的成就,看到了一些往年未加留意的细节。在哔哩哔哩漫画上面看了《声之形》的漫画,才发现电影为了叙事的节奏删掉了一些情节(⊙o⊙)。在动漫之家上看了漫画《剃须。然后捡到女子高中生》,还有同名的轻小说原作。听说原作今年就要动画化了,有点期待。游戏方面继续在看黑桐谷歌玩小岛秀夫的新作《死亡搁浅》。屯了两个月的《刀剑神域Ⅲ》第二季,结果考试前的一天就看完了;当天还看了狗粮番《徒然喜欢你》。年末的战斗力也不差呀。

考后正巧哔哩哔哩引进了《卖房子的女人的逆袭》。(没错,正是《卖房子的女人》的第二季。青春的回忆:《卖房女》我当年边喜欢着juice-juice边看的,除了juice-juice的《武道馆》之外,是我看过的第一部日剧。)看了两集,觉得有点跟不上新版电视剧的节奏了,还是第一部的对我的冲击比较大。

大三的期末考只两天就结束了,如果没有意外,这就是我人生中(至少是本科中)最后的考试了。3号考完,4号就乘坐高铁回家。

Anyhow,我现在回到家啦!天高任鸟飞~(至少是成绩出来之前。┭┮﹏┭┮)

考试的结束标志了新的一年的开始,今年又要立下哪些Flags呢?且看年终总结《Goodbye 2019, Hello 2020.》。

2020年1月1日至1月4日

分类
生活记

己亥#50#51#52 | 泥潭般的三周是对骑士的试炼

己亥年的最后的三个星期也一点都不平静,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50 | PaperStack

#49刚刚看完《恶魔之谜》后,在#50末要提交软件工程作业和面向对象设计与分析的作业,这两个课程的大作业是由我主要设计的PaperStack。PaperStack进入编码阶段许久,尽管每周都推进一点编码阶段的工作,奈何要完成PaperStack就好比要在帝国时代Ⅱ修建世界奇观,工程量太大。#49刚刚建立的日常制度,到#50的周二重温了《恶魔之谜》和《黑组Party》,周三《樱花任务🌸》完结,周四开始“安排加量的PPS工作”,周五疯狂赶工,周六整天赶工,声称要“在破晓之前等待黎明”,周日“向夜晚借几点钟”,一直做到#51的周一下午毛概课前……日常制度维持到周三就崩坏了。(有趣的是周二我还觉得日常制度进行得很好。)直到周二下午正式将PPS阶段性完结,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宿舍了,“走出寝室之后,我想赞美太阳,赞美脚下柔软而坚实的土地,连这带有一点霉味的空气都如此可爱”。就像是完成几千字稿件的那个星期,双臂发疼,手指僵硬,误码率高。那几天的恐怖情形,若非亲身经历是难以体会的。

本学期PaperStack引发了我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诸如:

  • 如何在一个团队中协调工作进度,而不仅仅只是“孤军奋战”。
  • 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无法完成的工作”,以及如何调节工作进度。

关于PaperStack,起初我自己的想法是“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并且项目涉及的范围太广;项目语言使用TypeScript,不希望大家在学习新的语言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另外项目使用Git进行代码协作;而大家使用Git的经验不足……种种原因,在项目后端代码的编写上主要由我来进行。直到最后一个星期赶工的时段我才发现,这些理所应当的程序逻辑,要使用编程语言的文法书写出来也并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若是缺少了DangoSky和MonreeStudio在前端界面和用户界面的设计等方面的工作,而这些重要的事情完全由我一个人来进行,那么我或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来完成。(或许永远都无法完成。)

这次任务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度的,团队的协调配合也是很重要的一环。要懂得借助他人的力量来完成工作。


关于“无法完成的工作”,前一段时间我否定了“危机心流”行动和紧急状态;而现在的我,在经历PaperStack的工作量危机后,需要重新思考否定掉紧急状态的想法是否合理。

在一些时间分配比较紧急情况下,确实需要用到类似于“紧急状态”的方式来协助调整目标。此种情形下,若将多数资源集中到亟需实现的目标上,确实会使日常受到极大的影响。自新PHASE改革以来,日常行动作为“梦想的阶梯”般的存在,我已经充分地认识到了它的重要。

虽是如此,人首先应当立足于现实,梦想的实现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缺乏现实基础的梦想是不可能达成的,因为梦想的实现过程是一个将理想坍缩到现实的过程。

虽是如此,人首先应当立足于现实,梦想的实现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缺乏现实基础的梦想是不可能达成的,因为梦想的实现过程是一个将理想的光景拉近到现实的过程。若是没有现实基础,即使达成了也会迅速崩坏的,就像#50的日常制度的崩坏一样。

因此,PHASE方法中新增了一项“专注部署”,允许在一定的条件下,将多数资源向特定目标倾斜,包括暂停日常和改期探索以获取更多的资源。从#51的实践看来,专注部署在目标资源需求量巨大的时期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此外,本周PHASE还强调了“再部署”阶段。

顺带一提,#50的周六,那个接近要“向夜晚借几点钟”的日子恰好是我的生日。这个生日因为工期问题从早到晚写代码,算是史上第一个具有重大教育意义的生日吧(苦笑)。本周决定买《恶魔之谜》的原作漫画,这是我购买的第一部纸质漫画,也是继Bilibili大会员以来,在ACGN领域上的第二笔开销。

#51 | 人工智能大作业

#50的高工作量延续到了#51。实际上,#50的PPS在本周二才算是完成了。周三时从图书馆借了《代码本色》,并正式开始制作人工智能大作业。我们小组的人工智能大作业由我、DangoSky和几度已渡和一只东永共同完成,主题是“使用细胞自动机模拟简单的生态系统”。主题初定的时候我设想让团子做一个前端,用于演示生态系统中生产者和消费者分布的动态变化,但是工期不足,最后不得不取消。本次作业过程中也是第一次尝试使用LaTeX做学校的作业。在做人工智能的大作业的同时也再次尝到了在课室里学习的甜头,课室里面的学习可以保持极高的专注程度。“避免腐坏和堕落的方式就是离开寝室,到教室里面去。”,我如是想。

此外,使用台式电脑帮助Joye完成了人工智能大作业的计算。周三是战双特别行动的最后一天。周三还有一段小插曲:在Steam上和wangfujian买了帝国时代Ⅱ决定版,但是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还是无法联机,似乎因为决定版或者说Xbox Live没有在中国国内开设服务器,于是向Steam申请了退款。

关于自身性格的一点反思

长久的岁月以来,我一直强调个人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对家庭应有的责任,强调成员对于小组的责任,强调个人作为社会的成员对社负有的责任。但我竟然忘记了责任产生的本源。直到我进行积极心理学期末测试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将“爱”放置在十种正面情绪之首。承担责任是爱的形式,而爱是包括负责任在内的种种行动的本质。

当我决意要尝试向世界输出能量的时候,我忘记了输出能量应该源于自己对世界的爱。反观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也缺少对爱的认识和表达。

比如,我不喜欢寝室的学习环境了。不喜欢寝室的环境是因为不能认同寝室里浮躁的氛围,以及室友关于一些关于现世身边人物的议论和在特定问题上的看法。因为这样那样的举动,我对一些人出现了反感甚至是厌恶的情绪。但是,“厌恶”是情绪的不正确表达,因为这种情绪使得对某人在某件事上的态度或观点的反对被提升为对人的厌恶,继而诱发对此人其他举动的反感,同时一昧地“忍让”为日后埋下了冲突的根源。相对的,就某件事情表达明确的“反对”意见才是正确的表达情绪的方式。

之所以会产生厌恶的情绪,正是因为我“忘记了”人要爱自己,要爱自己的生活,也要爱与自己相处的人。要转变自己的想法,先爱他人。从爱的立场上出发,设法将自己的爱传递给他人。仅仅是“有爱”是不够的,作为骑士要更进一步地,设法将爱“传递”给对方。

大一学习新入学的时候,我作为寝室长曾经给每位同学办过一次生日庆祝。大二开始之后就是大家零星地组织活动了。有机会的话,下学期也应该继续筹备这样的集体活动。

最后思考的结论是,应当为自己长期以来阴晴不定的性格树立一条骑士的性格准绳:“爱自己并坚定自我;于事积极思考;爱他人并传递爱”。

如果自己已经破坏掉了某些东西,那么就要用实际的行动去弥补它。若是平常的生活中没有爱,那就去创造它。这将是一场长久的与自己内心地懦弱、阴暗或黑暗面进行的斗争,但我确信最终的胜利是显然的。我将认清自身与此世间全部的恶,并热爱自己与身边的一切。

#52 | 今年最后的作业与期末复习阶段

本周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掉本年最后一个需要提交的作业——操作系统课程设计之后,正式进入到期末复习的阶段。

今年CF的Goodbye 2019定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星期日,由于临近期末的复习, 似乎今年我要缺席这场盛宴了。但让我高兴的是PHASE工作得很好。并且,我还保持着我骑士的誓言。

回头望望,这泥潭般的三周我竟然平安无事地度过了,真是一个奇迹。多睡一点,用于犒赏连日的劳作。料峭的寒冬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决定在庚子年开一个好头。来年的第一周见!


今年的年终总结定在1月4日至1月5日。稍微翻了去年的年终总结,当时立下的flags现在倒了一地。DangoSky去年留言说,感觉2019年“会是不一样的一年”,而今年的我仍然不急不缓地走在自己确定的道路上。I’m a slow walker, but I never walk backwards.